第327章不约而同抵达此地

    现在就只剩下她自己一个人了,因为这是她年少之时,母亲私下里唤她时用过的乳名,除了秋夫人和她爹,至今为止再无第三个人这般叫过她,就连唐悟瑾也并不例外。冰(火中文www.bhZw.Cc

    所以,使用这个名字,想来便不会轻易引起朝廷和皇室中人的注意了。

    “是,属下遵命。”

    对于少盟主如此作为的顾虑是什么,萧痕宇稍稍一想便心中明晰。想想少盟主这般做也自有其道理,暗羽盟本来就是做足了准备,时刻预备着要为唐悟瑾的复仇大业添柴加薪的,若是突然间昭告天下,暗羽盟有了一位新盟主,而这位新盟主还是励王的侧妃的话,到时候引发无数江湖谈资事小,引起那狗皇帝的特别关注,就要出乱子了。

    “这里既然暂时无事,那你帮我寻一间静室吧,这些时日只顾着赶路,连修炼都落下了,我要打坐修炼一段时间,在我没有出来之前,若无重要之事,就不必进来找我了。”

    时间总是一点一滴悄然而逝,看似过得十分缓慢,然而蓦然回首之时,才会发现原来光阴似箭并非一句虚言。

    在乔清澜抵达总坛的第二日,祭明炬便如期而至;又过了一日,当乔清澜终于运用母亲留下的那份燃料配方,准备好了足够的,可以让祭明炬火焰重燃之后,至少一月之内火焰不熄的燃料分量之后,其他两大分舵前来的人员,也终于分别踏入了总坛之内。

    旁的不说,这两个分舵的人马彼此之间倒可以算作是默契十足,分明是从两个方向,两处郡城赶来的,然而两方代表跨入总坛的时间,竟然相隔了仅仅半刻钟。看他们彼此看着对方之时,略带惊诧和意外的神色就知道,这两方人马并非提前说定一同前来,只是不约而同抵达此地罢了。

    不过,这些念头也只是在乔清澜脑中一闪而过,有默契又不是什么坏事儿,大家份属同门,彼此之间有默契理所当然该是好事儿才对。既然是好事儿,那就没有必要多加深究了,况且现在的自己也没有那等闲心。

    左之章虽说和成旭一样,对乔清澜此人都是素未谋面,在得到那封飞鸽传书之前,他也同样地根本不知道乔清澜的身世背景,更加料想不到暗羽盟会有一个新任盟主从天而降。但是对于乔清澜的大名,他却是听过不短的一段时间了。

    当初因为左氏分舵内出了奸细的缘故,差点儿因为刺杀卫国国君一事,让整个左氏分舵乃至于整个暗羽盟都引火烧身,变成被卫国朝廷发令通缉的头号对象。

    那个时候,若非如此幸运地恰好被乔清澜提前知道了一切真相,并且暗中运作,绞尽脑汁地帮助左氏分舵隐瞒事实,让卫国国君最终没能查到幕后主使是谁的话,只怕他左之章今日便很难立于此地,与旁人优哉游哉地谈笑风生了。

    一想到自己还没见到人家一面,就先承了这个小姑娘一份如此巨大的人情,左之章好长一段时间,心里头其实都很有些不大是滋味儿的。不过现在不会了,当他在接到萧痕宇的传信,得知原来那位本事通天的小姑娘,竟然就是他们暗羽盟的少盟主,并且即将成为暗羽盟的新任盟主之后,这种有些古怪和别扭的感觉,便立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既然她是秋夫人的亲生女儿,那么拥有这样厉害的本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既然她从一生下来就注定是暗羽盟的人,而且是少盟主的身份,那么为同属暗羽盟一部分的左氏分舵做些事情,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尽管左氏分舵依旧承了她的人情,可承自己家盟主的人情,和承外人的人情,那种感觉到底是有很大差异的。

    或许是先承了一份情的缘故,也或许是先前发生的那场交集,已经让左之章见识到了乔清澜超凡本领的冰山一角,总之他面对着初次见面的乔清澜之时,看起来无比热忱,眸中更是交织着对优秀后辈的欣赏之色,以及对新任盟主的忠诚之意,从头到脚的每一寸,都布满了大写的“我支持您当盟主”。

    相比之下,成旭的状态果然和乔清澜在此之前预料的基本一样,他从跨入这个地方一直到现在,已经快过去小半个时辰了,然而除去例行性地同萧痕宇和左之章分别打了一声招呼,对着乔清澜这个少盟主行了一礼之外,就紧紧地闭住了口,再也不曾从中迸出半点声音来。

    如果不是成旭本人长得足够高大,加上相貌也还算出众,在一众人群当中显得鹤立鸡群的话,只怕他这个堂堂的分舵舵主,从前的三大长老之一,就要被淹没在人群之中了。

    既然成旭是这样沉闷的性子,乔清澜也没有别的方法,她对此人颇为陌生,然而此人在暗羽盟中又是举足轻重的人物,将来恢复长老身份,也一样是自己的左膀右臂,自己必须对他尽快熟悉起来才行。而眼下看来,自己想要了解他,就只能主动去接近他了。

    “成舵主,你我明人不说暗话。你今日肯亲自前来,这一点我很感激,只是我仍想问上一句,对于三舵合而为一,并由我继任暗羽盟盟主之位一事,你的看法如何?”

    成旭在旁人口中所描述出来的性格,就是一个寡言少语,同时性情耿直的人。跟这样的人交流,首先话痨是肯定不能当的,其次就算不到话痨的程度,但言语之间拐弯抹角旁敲侧击,只怕也很容易引起成旭的反感。

    所以乔清澜用了最简单直接并且能够行之有效的方法打开话匣——她开门见山地问出眼下最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光自己关心,想必今日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关心。

    成旭大约也同样未曾料到,乔清澜的行事作风会雷厉风行得到这种程度,冲过来之后连半个字寒暄都没有,张口第一句话就如此单刀直入,切中主题最核心。

    他凝神将乔清澜上上下下端详了好一番,眼眸之中透出隐晦的探究意味。片晌之后,成旭轻皱了皱眉头,也分不清楚他到底是从乔清澜的身上看出了什么特别的东西,还是发觉自己并没能够看穿眼前这个貌似毫无城府的年轻小姑娘。不过,他毕竟没有无视乔清澜方才的询问,这时便徐徐开了口,沉声应答道

    “您是秋夫人的亲生女儿,既然秋夫人已经羽化升仙,盟主之位由您继承,自是天公地道的事情,属下没有资格反对。”

    这委实是一个标准得不能再标准的答案了,这样的答案,乔清澜曾经也在萧痕宇和秋婷的口中听到过,而左之章虽说尚未问过,但相比若是自己一会儿开口发问了,能够得到的答案也大抵如此。

    说句实在话,对于这个听过无数遍的说法,乔清澜已经从诧异到震撼,从震撼到感动,再从感到麻木,而如今自成旭口中又一次传来之时,乔清澜忽而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开始有些厌倦了。

    或许是因为以前和现在的选择不同了吧,那时候的自己并没有打算要扛起暗羽盟的重担,而现在的自己却早已决心要当好暗羽盟的新盟主,带领暗羽盟重返江湖势力榜首的地位。正因如此,自己的心态也产生了变化,从前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看待暗羽盟众生,只会被他们对自己母亲的一片丹心所感动;而如今更换了一种立场,却觉得自己的能力似乎被忽视了。

    所有人都无条件地支持自己,然而所有人对自己的支持,都是建立在自己是秋夫人之女的基础之上。有一个如此伟大的母亲珠玉在前,也不知道对于自己而言,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当然了,乔清澜自己也很明白,自己和成旭今日才不过是第一天见面罢了,他能记得住自己叫什么名字,长得什么模样,在他自己的记忆当中,能够将她这位少盟主的名字与样貌对号入座,就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事情了,至于指望他现在就对自己心服口服,抛却自己的身世背景,也依旧能够心甘情愿地奉自己为主,这就未免太过异想天开,强人所难了。

    将心里头那一丝隐隐约约的不快之感迅速抛开,乔清澜微微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能够得到这样的答案,总还是要比听见成旭对此有异议要好很多的

    “多谢你的支持,不过你也无需有太多顾虑,我并非蛮不讲理之人,也不喜欢弄什么一言堂。日后,你便是暗羽盟三大长老之一,若是对我的决定有不同的看法,你随时都可以同我提,只要不是故意找茬挑刺儿和我对着干,我是肯定不会将你拒之门外的。”

    成旭又深深地看了一眼乔清澜,不过这一回,他的回应速度就明显要比方才快得多了

    “这是一定的,当年秋夫人在的时候,属下的主要职责原本就是向上谏言,秋夫人要求属下做到事无巨细,有言必谏,说起来,与少盟主现下所提的要求不谋而合。请少盟主放心,同样的事情,属下行之良久,经验颇多,定然会牢记自己的职责所在,必不辜负少盟主和秋夫人的在天之灵。”

    乔清澜着实未曾想到,原来当年自己的母亲要成旭做的事情,竟然和自己现在随口这么一说的一模一样。想想其实也不奇怪,成旭的性子本就耿直,让他来充当谏臣,的确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也许当年成旭之所以能够和萧痕宇一样,年纪轻轻就被提升为三大长老之一,正是母亲看中了他能够逆耳忠言的缘故吧。

    只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母亲在自己的麾下安排了三大长老,一个是用来培养以继承自己的衣钵的,一个是德高望重,资历极深之辈,感觉就是用来坐镇长老之位,保障三大长老在暗羽盟中的权威和地位的;还有一个,如今看来主要是用来给她自己有事没事提提意见,唱唱反调,好让她保持清醒,不至于因为长期的一呼百应,而逐渐迷失自我,变得自负的。

    这样的配置方式,怎么看,怎么都有一丝丝一国朝廷的味道啊?

    如果将母亲当成是一国之君,当年的萧痕宇就是太子殿下,左之章是当朝阁老一品大臣,成旭则是六部尚书,同时发挥了谏臣的作用。

    在三大长老麾下,自然还有更多的等级,包括在总坛的和在各地分坛的大小头目,便如同满朝文武,各级官吏,乃至于地方父母官一般,层次分明,等级森严,各盟众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又尽皆效忠于母亲,由此构成了一个完完整整的暗羽盟。

    天哪,如此细想起来,当年的江湖第一大门派,当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根本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国家啊!

    而如今,自己这个亲生女儿替代了萧痕宇这个干儿子的地位,于是自己即将成为新任盟主,而萧痕宇则继续回归三大长老的行列,这岂不是等同于卫国的太子登基之后,励王殿下就会成为辅佐皇兄的王爷一般?

    也就是说,当暗羽盟重新统一起来之后,又会变成一个缩小版的国家朝廷!

    乔清澜被自己这突如其来一连串的联想给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愣在了原地,怔怔地竟是难以回过神来。

    这般明显的异状,自然瞒不过就站在乔清澜对面的成旭的眼睛。他显然没有料到,自己同乔清澜保证了一番绝不会有负她的期望之后,后者就这么直接呆住了,来来回回地将自己方才那番话琢磨了好几遍,成旭都愣是找不到半点儿有可能会引发乔清澜如此强烈的心绪震荡的细节所在。

    于是,思索无果的成旭只好暂且不去管什么原因,回到眼前的少盟主身上来。他想伸手去晃,又觉得这样有些失礼,也容易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于是抬了一半的手又重新缩回去,只刻意压着嗓子,一遍遍低声唤道

    “少盟主?少盟主?”

    成旭一连喊了五声,少盟主才总算如梦初醒。

    第一次见面,自己就在成旭面前如此失态,这委实很有些出师不利。可方才的那样一番联想太过可怕,也太让人印象深刻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