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不小心走神儿了

    乔清澜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之驱逐出自己的脑海之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将其彻底忘记。冰@火#中文wwW.Bhzw.cC

    她只能勉强冲着成旭笑了一笑,心头琢磨了片刻,还是暂时打消了直接开口询问成旭的念头。在这里的这么多人当中,既有可能有法子回答自己的疑问,同时又跟自己算得上熟悉并且关系亲近的人选,思来想去也就是萧痕宇了,待得这阵子人来人往乱糟糟的热闹景象过去,其他两大分舵前来的人员都各自安顿妥当之后,自己在去询问义兄也就是了。

    一念及此,乔清澜的心神倒是安定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从僵硬转而变成了尴尬,讪讪地咧了咧嘴,半是解释半是掩饰地说道

    “我没什么事儿,刚才只是突然间想到了一些别的事情,不小心走神儿了。”

    乔清澜说得倒也不假,只不过是避重就轻,模糊地一带而过,并没有将最关键的,自己走神了之后想的是些什么事情给说出来罢了。不过,落在成旭耳中,此桩事情却是颇为不同,乔清澜不仅在回过魂儿来之后,特地同自己解释了一番,而且还半点也不曾遮遮掩掩,如实承认自己方才是开了小差,即便她笑得很是难为情。

    这等磊落风范,依稀之间,让成旭仿佛觉得自己有一刹那,又见到了当年有一说一,而且从不在下属面前摆架子的秋夫人。

    “好了,不必纠结此事。若你不介意的话,可否同我粗略说一说,现如今成氏分舵的大致情形?”

    两大分舵代表抵达的日子,自然不会是真正举行新任盟主继任大典的日子。这样隆重的事情,理所应当要精心地挑出一个良辰吉日来,然后再选出一个吉时,将所有事情都在这一日之前准备妥当,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整理完毕,细微到连一颗尘埃一捻香灰都不放过。

    如此,方才能够让暗羽盟盟主继任大典以最完美的状态进行完全过程,也方才是属于暗羽盟的一个最良好的新开始。

    不过,今日见到了左之章和成旭二人,对于乔清澜来说,还是获益良多的。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终于可以彻底确定其他两大分舵的态度了。

    对于三大分舵合而为一这件事情,出人意料地没有任何阻碍,乔清澜甚至于觉得,无论是早就主动提出此事的萧痕宇,还是突然得到通知的左之章与成旭,在这件事情上,非但没有丝毫抵触情绪,反而还表现得颇为向往,他们等这一天,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看来,自己再一次地低估了他们对暗羽盟的感情和忠心。

    其次,就是自己对三大分舵的现状,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萧氏分舵还好,先前在南境,自己就已经见过了萧痕宇,尽管那个时候的自己并不想违背母亲的遗愿,所以为了避嫌,也从来没有主动询问过任何与现在的暗羽盟有关的事情,但架不住萧痕宇对她这个少盟主一心一意,于是几番见面下来,她对萧氏分舵的了解程度便已然不浅了。

    然而左氏分舵和成氏分舵则不然。自己对他们全无了解,唯一算得上一丁点儿擦边的,顶多也就是知道左氏分舵曾经打过刺杀卫国国君的主意。至于这个主意到底是谁先想出来的,都有哪些人知情,最后是左老爷子自己拍的板,还是他底下的四大长老达成的共识,所有的一切就都一无所知了。

    更不要说,乔清澜眼下最需要弄清楚的,并不是哪个分舵近期执行了哪个任务,而是这三大分舵各自的发展状况,毕竟数十年过去,暗羽盟不可能不增不减,和当年母亲在的时候没有两样。

    虽说一分为三,让暗羽盟的力量分化,从而不可避免地因此削弱,名头也堕了一些,从称霸武林界变成只能在杀手界居首;但乔清澜其实一直都觉得,这只不过是三大分舵因为盟主之位空悬,故而谁都不想抛头露脸去争什么风光无限,宁可对外自降身价韬光养晦低调行事罢了。

    若是真要论起来,只怕三大分舵各自默默发展至今,加起来的能量定然很是了不得,也许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努力什么,只要让三方重新统一起来,再对外一亮招牌,暗羽盟就会自动重返巅峰,江湖第一大帮派的名头,任谁也甭想抢走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三大分舵在分裂之初,论实力就是萧氏分舵为首,成氏分舵其次,左氏分舵在最末,如今三方的发展速度大抵相同,实力的高低次序也不曾改变过,然而总体来说,三方势力都有了不小的增长,不过其中发展最快的仍是萧氏分舵,当年秋夫人慧眼如炬,精挑细选出来的义子果然不是池中物。

    此后,左之章又特地当着所有人的面,郑重其事地为乔清澜当初力挽狂澜,帮助他们左氏分舵度过了一次灭门危机,并且还帮助他们揪出了隐藏极深的一批细作一事,向她致谢。

    左之章嗓音朗朗,苍老的声调由深厚的内力裹挟着徐徐传出,一字一句,清晰无误,前因后果,谢语敬言,全都说得一清二楚。乔清澜只微微愣了一瞬,紧接着眸中便是一阵儿闪烁,最终还是将一切波动都按捺了下来,任由左之章这么喋喋不休地叙述和道谢下去。

    她心中已然明了,这必然是左老爷子在用这样的方法为她开道,想要帮助她在众人面前树立一个好印象了。

    果不其然,包括成旭在内的许多对乔清澜没有过任何了解的人,听得左之章如此言语,他们再度看向乔清澜的时候,眼神之中已经多出了许些同方才不一样的东西来。

    虽说绝无可能就仅凭着左老爷子的这样一番话语,就能够让其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完全改变,从之前的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世背景而支持自己,一下子就变成了对她乔清澜的能耐心服口服。但是,眼神有所变化,这就是一种可喜的变化,许多事情都需要循序渐进,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这个道理乔清澜也很明白,所以,她并不着急。

    而对于现下的乔清澜来说,她最记挂于心,急于解决的一桩事情,也并不是想要让暗羽盟人尽数认同自己的能力。与之相比,眼下的她更加在意的,还是方才心头陡然间冒出来的那一番推测与疑惑。

    因为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暗羽盟这个门派的组成结构方式,都很不同于一般的江湖势力,反而更像是沿用了朝廷的一系列法度,就差没有再统治一方百姓,彻底占领一方疆土了。暗羽盟是自己的母亲当年一手创建的,而从创建之初,母亲所使用的管理与发展方式,就如此与众不同,这一点想不到也就罢了,一旦想到了,便无法让乔清澜等闲视之。

    试想一下,若非自己这一年来嫁入了励王府,励王又对自己如此信任,朝野内外的大小事情从不隐瞒自己的话,只怕她乔清澜这一辈子,也未见得能够如此了解朝廷的结构组织。然而,自己的母亲又是从何得知这一切的?她难道也曾经与哪一国的朝廷有着不为人知的密切联系么?

    暗羽盟创立之初,只怕母亲连许禾忠都还不认得,到底为何能够一手创建出这样一个江湖中的“朝廷”来?

    乔清澜第一次对自己母亲的身世背景产生了极其浓烈的疑问与兴趣。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了所有人都各自散去,在萧氏分舵事先已经安排妥当的不同向导的带领之下,前往属于他们各自不同的客房歇息去了;乔清澜才总算是逮住了一个十分完美的机会,单独将萧痕宇截在了半道儿上,又转而把他带上了另一条小路,穿过地下回廊,直至自己在总坛暂时栖身的房间之内。

    萧痕宇一见乔清澜的动作神情,就知道少盟主肯定有事要问,而且是那种不想让其他人轻易听见的秘密之事。所以一路之上,萧痕宇都只是默默跟随在乔清澜的身后,一直等到房门从自己的背后被关了上去,也确定这附近不曾隔墙有耳之后,萧痕宇方才主动出声,抱拳沉声道

    “不知少盟主有何事相询?属下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乔清澜暗叹了一声义兄不愧是义兄,当下也不多说废话,径直问道

    “义兄,我问你,你对母亲的身世可有了解?”

    萧痕宇不由得一怔,紧接着便是心头一震。他并不知道为什么乔清澜会突然之间问出这样一句话来,也不知道乔清澜本人到底是否是知情者,更加摸不透乔清澜这个问题背后是否还带有什么其他的用意,于是迟疑片刻,方才斟酌着开了口,道

    “少盟主,敢问您对秋夫人的身世……”

    “一无所知。”

    在萧痕宇的面前,乔清澜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需要不懂装懂,明明什么都不晓得,还非要装出一副自己已经成竹在胸,所有真相尽在掌控之中的模样来,然后再用这样一副外强中干的伪装去套取对方口中的情报。如果萧痕宇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新任盟主来看待和效忠的,那么他就不应该对自己有任何隐瞒,尤其是事关自己的亲生母亲。

    乔清澜如此直白和果断,倒叫萧痕宇越发迟疑不决了起来。对于秋夫人的身世背景,他虽然并不算是知道得特别详尽细致,但跟一无所知的乔清澜比起来,还是知道不少事情的。只是,既然乔清澜对于暗羽盟的过往诸事那般了解,对暗羽盟的各种武学秘技也知之甚详,然而偏偏是秋夫人自己的身世却毫不知情,那就说明秋夫人根本不愿意让她的女儿了解这些。

    若是自己就这么说了,会不会违背了秋夫人生前的意愿?

    一位是将自己养育长大的盟主,一位是即将继任盟主的少盟主,都是自己誓死效忠的对象,当他们二人的意志产生冲突的时候,萧痕宇着实不能不为之头疼。

    “义兄,你一定知道,至少知道一部分,对不对?”

    见到萧痕宇这副欲言又止的纠结表情,乔清澜就知道他肯定不会和自己一样,于母亲的身世一事上一片迷茫。只是他显然还没有拿定主意,到底要不要对自己和盘托出,为何会有这等犹豫,乔清澜也同样很明白。

    “少盟主,属下……”

    “你不必说,我能理解。你觉得母亲既然不愿让我知道,那我就不该违背母亲的意愿,非要从你这里知道这些事情。不过,你真的就那么希望我完全按照母亲的意志行事做人,终此一生,都绝不让自己的意志逾越雷池么?”

    “什么?”

    萧痕宇一时间有些惘然,没能立时反应过来乔清澜这番话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如果在你看来,但凡是我母亲的意愿,就决计不能有丝毫违抗,那你又为何那般坚持,要我继任盟主之位?你总该不会忘记,我起初不肯应承此事的原因是什么吧?”

    萧痕宇的脸色刷地一下苍白了起来。

    他当然不会忘记。他怎么可能忘记!

    乔清澜为什么要搬出这一桩事情来,原因显而易见,她并非突然间又打算反悔,撂挑子不干了,只是想要用这个说法来让自己妥协让步,从而能够从自己的口中听到她想要听到的那些消息罢了。不过话说回来,乔清澜的这个例子举得委实叫自己无从辩驳,她完全是占理的那一方,而且就算话里行间并无多少隐含着的威胁意味,萧痕宇自己也忍不住要多想。

    且不管乔清澜说得有没有错,但若是因为自己不肯松口,让乔清澜觉得她在暗羽盟中得不到任何人真正的忠心与诚服,从而生出了逆反心理,真的就这么直接打道回府,自行回去继续做她的励王妃去了,那暗羽盟准备了一般的盟主继任大典,岂非完全变作一场笑话?

    更严重的是,经此一番折腾之后,非但乔清澜这个最有资格继承盟主之位的人,再也没有机会拥有足够的号召力,三大分舵统合为一也会变得遥遥无期,而且萧氏分舵肯定亦会受到牵连,声誉名望和地位都会因此一落千丈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