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覆灭的结果已经变成了必然

    不再如以往那般,被其他两大分舵赤诚相待,若此事不慎泄露了口风,只怕整个暗羽盟还会沦为江湖的谈资与笑柄……

    萧痕宇再也无法继续想象下去了,如此沉重的结果,只怕这个世上没有一个人有信心可以承担。冰@火#中文wwW.Bhzw.cC

    “义兄,你在做什么?我只是想知道母亲的身世,又不是让你去上刀山下油锅,这件事情真的有如此严重么,何至于露出如此难看的脸色来?”

    乔清澜自是不知道就这么片刻工夫,萧痕宇已经一路把事情的严重性想到了有可能导致暗羽盟四分五裂彻底衰败消亡的地步上去。

    乔清澜站在旁边看着,只觉得萧痕宇的脸色越变越是惨淡苍白还泛着乌青之色,心下不由地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了起来。

    自己母亲的身世就当真这么说不得么?在母亲的身上,难不成隐藏着什么足以致命的秘密?千万不要告诉我,我娘是个天字第一号通缉犯,或者说比唐悟瑾还要凄惨,其实是一个早该被满门抄斩全族上下杀得连条狗都不能剩下的家族里边,唯一秘密存活下来的孤儿……

    “少盟主恕罪,属下并非有意对少盟主隐瞒不报,少盟主方才言之有理,既然事关您的生母,秋夫人的事情,属下自然没有资格对您知情不报。”

    乔清澜神色猛然一振,她最想看到的就是萧痕宇这样的态度,只是他松口的速度,竟然比自己预想当中的还要更快,连乔清澜在惊喜之余,都不免略感意料之外。

    再度顿了一顿,想必是在斟酌自己接下来的一番言辞该从哪里开始,随后,萧痕宇幽幽开了口,然而只说出第一句话来,就直接把乔清澜骇得好一阵儿天旋地转——

    “秋夫人在十六岁之前,原本是诸黎国的公主殿下。”

    诸黎国公主?!

    这个诸黎国,虽然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历史名词,但乔清澜对此还是略有耳闻的。诸黎国曾经也有过相当辉煌的时期,在它的国力达到最巅峰的时候,西燕国还未曾诞生,卫国也只是一个附庸于诸黎国,在这个上国的威严下小心翼翼存活着的小国家而已。

    那个时候的卫国,每年都要向诸黎国进贡不说,其边境还时常会被驻扎在诸黎国的马贼滋扰,其处境简直比现在附庸于卫国的东伏国还要凄凉十倍不止。

    但后来,因为诸黎国的国君要么昏庸,要么残暴,要么就酒肉池林,要么就穷兵黩武,于是偌大一个国家,国力逐渐被耗空,同时民怨四起,邻国也开始生出别样的心思来,内忧外患之下,其最终覆灭的结果已经变成了必然。

    而在最后那场灭国之战中,诸黎国被数股势力瓜分,其中最大的那一股,是诸黎国内部发展出来的起义军,在故土建立了新的国家,正是西燕国。剩下的一部分给了北坞国,一部分给了南羌国,东伏国向来武力不佳,也没有太大的野心,不曾参与战争,自然也无从瓜分战果;至于卫国——

    “当年的那个卫国老皇帝可能是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想要韬光养晦休养生息,所以他们竟然也同样置身事外,诸黎国的灭亡与卫国无干,也不曾瓜分到任何城池战俘与财宝金银。说实话,当年的那个卫国老皇帝还是挺聪明的,扮猪吃老虎,把其他所有国家都耍了一道。”

    所谓的耍了一道,其实就是说当年的卫国老国君因为全程不参与此事,所以在其他国家的国君心中留下了此人不值一晒,此国毫无威胁的印象。

    所有人都有意无意地忽视了卫国的发展潜力,由得卫国自己去闷头发展,直到有朝一日,发现卫国的国力竟然奋起直追,开始隐隐压过他们一头的时候,再想做出任何防备和遏制措施,也都追之不及,悔之晚矣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卫国变成了如同当年最盛之时的诸黎国一般的存在,乃至于发展出如东伏国这等附庸国来。

    “诸黎国灭国之后,皇室之人自然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当年的秋夫人只差半月就满十六岁了,原本连夫家都已经定好,然而一场战争,所有的一切都化为飞灰了。秋夫人幸运地逃了出来,在江湖中隐姓埋名躲藏了两年有余,直到诸黎国灭国风波逐渐平息,所有搜索皇室残余的人也都陆续收手放弃,一切趋于平静之后,秋夫人才重新行动起来。”

    不用说,按照年龄和时间来算,秋夫人的这番行动,肯定就是创建暗羽盟了。

    按照萧痕宇的说法,当年秋夫人创建暗羽盟的初衷,是想要用江湖帮派的名头迷惑众多敌国,尤其是这个灭了她的母国和皇族的罪魁祸首西燕国,让他们没有那么轻易地就注意到秋夫人的存在,乃至于发现秋夫人的真实身份与真正目的,如此才可得到充足的时间,在江湖中逐渐壮大自己的势力,最后找寻良机反攻复国。

    因此,秋夫人在创建这一江湖帮派的初期,就想方设法地联络了不少诸黎国中尚且活着,并且没有被其他国家所招安挖走,对诸黎国依旧忠心耿耿的旧部,不管是会武功的不会武功的,曾经是文臣还是武将,只要他们有一技之长,也可以被给予足够的信任度,秋夫人就会一个不落,照单全收。

    当然了,暗羽盟一路发展到了今天,很多事情已经变得同以前不一样了。至少,现在的暗羽盟内,上上下下所有人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之辈,就算是一个扫地的抹桌子的端茶倒水的,他们的武功拉到外头去,说不准也可以和那些三流势力里的所谓年轻俊杰正面硬扛一场。不过当年的暗羽盟,的确是有相当一段时间里,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一个江湖帮派的。

    或许是因为秋夫人出身皇室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秋夫人从一开始创建暗羽盟,就打着要利用这股势力来复国的念头,甚至有可能其实是收拢的那些文武大臣们的主意,总之,秋夫人当年创建暗羽盟的时候,所使用的根本就是构建一国朝廷的方法,而并非真的把暗羽盟纯粹当做一个江湖门派来经营。

    而之所以暗羽盟会在短短数十年间,被发展成了一个庞然大物的同时,还变成了一个满门上下皆是杀手的势力,并且因此开创了江湖之中杀手门派之先锋,事实上也是因为当年秋夫人力排众议拍的板。

    她思来想去,觉得唯有让自己的部下从事江湖杀手这一职业,才是既能够让一众武官发挥特长,同时可以迅速积累足够的财富来为复国做准备,同时还能为他们这股江湖势力的幕后身份最好掩护的方式。

    道理很简单,杀手以世俗眼光看来,总归不是一份光彩的职业,没有哪个国家会轻易想到,堂堂诸黎国的公主,以及一干诸黎国的大臣们,会如此放下身段,去从事这种如老鼠般鬼鬼祟祟的行业。既然他们想不到,暗羽盟自然能够安全。

    “也就是因为当年卫国未曾参与消灭诸黎国的战争,同时又和西燕国的关系一直不好,所以秋夫人觉得,如若他们想复国,并为之拉拢外援的话,卫国极有可能会是一个很好的盟友。为此,秋夫人暗中寻找机会,趁着一次卫国的一位得宠的王爷领命出宫前往南境之时,刻意接近了他。”

    说到这里,萧痕宇忽而停住了口。他慢慢地半偏过脸来,双目视线笔直地凝固在了乔清澜身上。方才在叙述的时候,他的眼睛一直望着其他地方,乔清澜也沉浸在萧痕宇所叙述的那些过往的故事当中,并未过多关注萧痕宇的状态。现在猛然一对上他的眼眸,乔清澜才骤然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萧痕宇的眼眶竟然已变得通红了起来。

    “义兄,你还好吧?”

    萧痕宇这一副不知道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还是已然哭过一场的样子,着实令乔清澜吃惊不小。若是所料不错的话,萧痕宇大约是回想起曾经自己能够时时日日见到秋夫人的那段美好岁月,再一想到如今秋夫人已然不在这世上了,所有的一切都只剩下供人缅怀追念的记忆,所以心头很不好受吧。

    这绝不是乔清澜感情淡漠,对自己的亲生母亲还比不上萧痕宇对待自己义母的情谊深厚的缘故。主要是乔清澜很多年前就知道了母亲离世的消息,而且秋夫人的最后一程还是她乔清澜亲自送走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乔清澜早已能够坦然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她的日子总归要往前看的。追思之心永远不缺,但悲痛之意,理所当然会被时间冲淡。

    然而萧痕宇不同。这么多年过去,萧痕宇是今日才得到了秋夫人离世的确切消息。在此之前,尽管早就有所预料,但心头总归还存着一线希望,甚至每每想起秋夫人当年的天下无双,这份希望还一直在不断壮大着。结果如今被乔清澜一语打消所有侥幸,再度想起昔年之事来的时候,自然难免悲上心头了。

    “多谢少盟主关心,属下无碍……”

    “唉……义兄,请节哀,母亲在天之灵,不会希望看见你这样。”

    萧痕宇沉默着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片刻之后,通红的眼眶逐渐恢复了正常。

    见到他这样的变化,乔清澜方才稍稍放心,虽说心头很有些歉意,但想了又想,终归还是没能按捺得住

    “对了,你方才说的那位卫国王爷是谁?现在还活着么?”

    “当然活着。”

    被乔清澜这般一追问,萧痕宇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话说了一半,居然被乔清澜轻轻一打岔,就险些真的彻底忘了后半段儿了。不假思索地接了一句,萧痕宇的眸中闪过一丝复杂至极的神色,乔清澜还根本没能来得及分辨出其中所蕴含着的都是什么情绪,萧痕宇的声音已经自顾自接了下去

    “那个人就是现在的卫国国君。”

    乔清澜再一次大吃一惊,幸好这会儿本来就站着,否则她肯定坐不住,说不定直接就蹦起来了。

    自己的母亲,居然还曾经接近过父皇?!

    苍天保佑,自己的母亲可千万不能和父皇有过什么非一般的亲近关联,要不然的话,一个不小心,说不准自己都得和唐悟瑾有情人终成兄妹了……

    呸!自己这个猪脑子,这会儿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要是母亲在天有灵,只怕要被自己这不肖至极的荒唐揣测给气得活过来再死一次了。

    乔清澜的脑袋里头乱哄哄一片,好不容易才勉强将这些杂七杂八的荒谬念头一股脑压制下去,旋即不敢再继续胡思乱想,忙不迭地追问道

    “母亲当年是如何接近卫国国君的?接近了之后呢?又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秋夫人当年原本只是想着要找寻一个盟友,来帮助自己复国,她看出那个王爷虽然并不是太子,但却很有能力,也有强大的野心,而且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受宠的王爷,没能成为太子只不过是因为他的身份是庶出,并不是能力不够。所以,他既有夺嫡之心,又有夺嫡的资质,无疑正是复国大计的盟友最佳人选。”

    乔清澜只是略略琢磨了片刻,就已然明白了当年自己母亲的想法是什么。毫无疑问,当年的父皇,像极了曾经的七珠亲王唐悟嵩,有实力,有野心,受国君重视宠爱,在朝堂之上风光无限,美名远播,唯一欠缺的只不过是自己的出身,也正是因为这唯一的一块短板,才让当年的父皇只能是一个王爷,坐不上储君的位置。

    这样一个人,如果说他并没有白天黑夜都心心念念地将夺取太子之位一事放在第一位,做梦都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东宫之主的话,乔清澜是决计不信的,很显然,当年的母亲也一样不信。

    所以,母亲选中了父皇。这样一个有夺嫡之心,又有治国之能,可以胜任国君之位的人,如果有了旁人的相助,那么他说不定还是有希望可以把太子从东宫中挤出去的。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在当年的太子还是太子的时候,因为嫡庶问题始终争不过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