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到时候就带你回家

    这还是她“醒”过来后第一次需要直接面对厉正南。冰@火#中%文WWW.BhzW.Cc

    “刘湘?”

    电话那头是厉正南低沉的声音,刘湘下意识愣了愣,咬着唇,没说话。

    “吓到了吗?没事的,我在外头处理点事,一时赶不回来,我让秦俊陪着你,身手很不错,有他在不会再发生刚刚那种事了,你乖乖等我回来,别怕。”

    厉正南的语速很慢,完全不见过去的嚣张和那股子坏坏的劲儿,反倒透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温柔。

    这样的厉正南,于刘湘而言是陌生的,也是危险的……

    强行按捺下疯狂跳动的心,刘湘低声道,“我想回家。”

    电话那头的厉正南一怔,有片刻的沉默,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现在外面不安全,你还是留医院比较好。”

    “我要回家。”

    刘湘很坚持,她不想再待在这个冷冰冰的病房里了!

    厉正南表现出了异于往常的耐心,“听话,我很快就回来了,到时候就带你回家。”

    他的语气那么宠溺,甚至让刘湘都产生了这个男人真的爱着她的错觉。

    晃了晃脑袋,将这个荒唐的念头晃出去。

    冷静了一下,缓缓道,“我不需要保镖,也不需要人陪着,我只想回家。”

    “不行!这事没的商量,我说了,那不安全!”厉正南说到一半,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语气算不上太好,顿了顿,轻声道,“我担心你,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要是现在回去,再冒出个什么人要伤害你怎么办?听话,等我回来,好不好?我很快就能解决的。”

    这是厉正南头一次那么低声下气的和人说话,就连过去对阮诺诺,他也没有那么耐心过。

    真是邪门了,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昨晚看到这家伙发着高烧倒在地上无助的样子,他就难受的要命,哪里肯放心她一个人回到那个出租房里去?

    怎么说都说不通,刘湘一下子有些毛了,脾气也蹭地一下子上来了,“厉正南,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会是为了这个孩子,想软禁我吧?我是个人,不是什么小猫小狗,你高兴了就来逗逗我,不高兴了就让我滚!我现在一点儿都不想看到你!也不想等你回来!我只想离你远远的,让我过两天舒心日子,可以吗?!”

    “你……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厉正南略带委屈的质问透过电话传到刘湘的耳朵里,一下子就烫得她耳朵发热,拿着电话的手一抖,电话直接就掉到了地上。

    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为什么不继续喜欢了呢?

    厉正南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屏着呼吸等待对方的回应,却只听到砰的一声。

    下一秒,换上了秦俊那毫无感情的机械音,“厉少,刘小姐说累了,不想和你说话。”

    厉正南……

    “算了,看好她,刚才那样的事如果还有下次,你就给我滚蛋!”

    “知道了。”

    厉正南挂了电话,只觉得心中的怒火一阵翻腾,这股怒气他不能冲着那个始作俑者发作,只能猛地抬脚,将面前的凳子踢了出去。

    动作太猛,一下子扯到了伤口,原本包扎好的纱布上瞬间洇出了红色的血渍。

    “大少爷!”

    刚刚才出去取药的家庭医生看到吓了一跳,连忙跑过来,伸手按住了他的胸口,扭头对着一旁的助手喝道,“还不快点重新拿纱布过来包扎!”

    小助理被她疾言厉色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应了去准备了。

    “大少爷怎么那么不当心?伤口再开裂感染了怎么办?”

    穿着白大褂的家庭医生半蹲着,小心翼翼的替厉正南解开纱布,一看,伤口果然裂开了,顿时拧起了眉头,“您看,果然裂开了!”

    “烦死了!一个小口子啰嗦什么?”

    厉正南心里正不痛快,看到对方絮絮叨叨的模样,态度自然恶劣。

    那家庭医生被骂了以后抿了抿唇,依旧耐心道,“您啊,怎么就那么不关心自己的身体?到时候老爷子又该着急了。”

    厉正南心里正烦着,压根就没听她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往门外走去。

    家庭医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跟在他的身后,劝道,“大少爷,您要去什么地方啊?!您的身上还有伤,而且刚刚那些人还没全部控制住,这会儿出去……”

    “闭嘴!林冰清,你只是个家庭医生,记住你的身份!”

    厉正南转过身,眼神阴鸷,让对方打了个寒颤,脸色瞬间苍白了下去。

    这才是她们熟悉的厉家大少爷,过去的他,除了对老爷子和陈叔以外,也就对那个阮诺诺和颜悦色了。

    对于她们其他人,他向来是冷漠的。

    可是刚刚大少爷的举动……太反常了……反常的让她有些不甘心……

    咬了咬牙,林冰清还是硬着头皮拦在了对方的身前,“大少爷,老爷子吩咐过的,一切以您的安危为主,眼下这个情况,正是那些人反扑的最疯狂的时候,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去!”

    “让开。”

    “不行!您这样,我就打电话给老爷子,告诉他您这次受的伤有多严重!”

    林冰清挡在门口一脸的视死如归。

    她这个油盐不进的样子,彻底把厉正南气笑了。

    “你当你什么东西?滚开!”

    这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一想到刘湘那个家伙居然敢撂自己的电话,还一口一个要离开自己,厉正南哪里还待得住,分分钟就想开车过去亲自盯着那个家伙。

    免得一个不留神被她跑了。

    “大少爷,咱们筹谋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天么?要是您现在跑出去,被那些家伙钻了漏洞,不就是功亏一篑了吗?而且……您这样跑出去,第一不安全,第二,也会个那位您要去见的‘朋友’带来危险……”

    带来危险?

    厉正南琥珀色的瞳孔猛地一缩,脚步顿了顿,已经搁在门把手上的右手也停止了开门的动作。

    如果没有自己,刘湘估计这辈子都不会遭遇被劫持,甚至被人拿刀架脖子上的经历……

    对方说的对,这个时候自己再赶过去……说不定会惹得那帮人更加疯狂的反扑。

    “大少爷,您再忍忍,过了今天,等抓到了那几个漏网之鱼,一切都好了。”

    林冰清缓步走过去,抬着头仰望着面前沉默的男人。

    “刘小姐,您这样我们很为难,请您先回病房,配合医生做例行检查。”

    刘湘刚一出门,就被两个穿着黑西服的保镖拦住了,对方的语气很客气,但是态度却是很坚决的。

    “我不需要做什么检查,我的身体没问题,现在,我要回去了!”

    “对不起,刘小姐,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刘湘“……”

    “要不然您给厉少打个电话?如果他同意,我们自然不会勉强。”

    为首的保镖一脸为难,最后提出来这么一个中肯的建议。

    刘湘……

    让她给厉正南打电话?!

    一想到刚刚那家伙又委屈又气愤的质问,她莫名有些心虚。

    可是明明一直逗着她玩儿的是对方,为什么反倒还要来质问她?

    仿佛她才是那个始乱终弃的渣渣?

    他或许只是一时好玩,图了一时的新鲜,但她真的玩不起了。

    哪怕她心再大,再皮实,当她看到自己被挂在网上被人各种泼脏水的时候,她也会难过,也会恐惧,甚至问问自己,对方说的那个人真的不是自己么?

    顾特助照顾她,让她休息好了再回去上班,未尝不是让她先避开一段时间,免得再次造成事件发酵。

    她在苏氏待了那么久……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莫名的,想到了自己背着行囊来到江城的那一天,一个人走出火车站的那一瞬间,眼前的灯红酒绿让她几乎都快找不到北了。

    初次离家的茫然和恐惧都被对未知的探索和好奇取代。

    读完了四年本科,有考上了研究生,最后还好运气的进了苏氏。

    还记得当初自己收到录用函的时候,还在宿舍咬着馒头打算再投几份简历的,结果就被天上砸下来的大馅饼砸蒙了!

    苏氏!

    她竟然要进全球实力3的苏氏了!

    当时她惊喜着从位置上跳起来,连馒头都掉地上了,直接在空无一人的宿舍里蹦跶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入职后,又遇到了许组长和诺诺那样好的小伙伴,后来也一点点的成熟,还当上了文秘部的部长。

    她是真的很喜欢那里的工作氛围,舍不得那里的小伙伴。

    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了。

    发生了这种事情,她脸皮再厚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调整好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可是眼下,她连走出这个小屋子都办不到,还谈什么以后?

    刘湘苦笑,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那些里的女主角总想着逃跑了!

    当时她还想,要是她,每天有长相逆天的男主宠着,好吃好喝养着,谁还那么想不开要跑路?!

    要她,绝对是撵都撵不走!

    可是眼下……她却只想快点从厉正南身边离开。

    刚刚他问她,你不是喜欢我么?

    可是,喜欢有什么用?

    这两天的事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将她彻底打醒了,她那点儿念想本来就是不和适宜的,这个孩子……来得也不合时宜。

    手轻轻覆上小腹,那里平平的,根本就感受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可是莫名的,她就是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没有骗她……

    “阮小姐?!您,您怎么来了?!”

    门外突然传来保镖慌张的声音,他跟着厉正南很多年了,自然认识阮诺诺这位“重要人物”。

    这里头那个“刘小姐”还没搞定,怎么阮小姐又跑出来了!

    负责安保的保镖只觉得一阵头大,又不敢得罪眼前的阮诺诺,只能任由对方直接推开了门。

    “湘子!”

    阮诺诺一进屋就看到坐在床边发呆的刘湘,她没有开灯,黑漆漆的屋子里,一个小小的身影显得尤为落寞。

    刘湘听到阮诺诺的声音,一开始还有些不敢相信,待转过身来看清眼前站着的人,原本强忍着的情绪在看到对方的一刻,瞬间崩溃了。

    “诺诺!”

    刘湘一下子抱着闺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湘子,你……你怎么了?别哭啊……”

    阮诺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脆弱的刘湘,彻底慌了神,只能抱着对方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的。不哭了……”

    刘湘哭得像个孩子,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阮诺诺看得难受得要命,“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南瓜欺负你了?他人呢?!”

    “我想回家……诺诺,我要回家。”

    “好!回家,我们回家!别怕啊!我带你回家。”

    阮诺诺手忙脚乱地拍着对方的后背,恨不得直接给厉正南那个臭南瓜打个电话过去,骂他个狗血淋头!

    喜欢一个人有错么?

    他凭什么这么糟践湘子?!

    早知道就不告诉他湘子喜欢他了,也好过现在这个样子!

    她曾经也遭受过旁人的流言蜚语,有太多人质疑她和阿沐的感情的,当时所有人都觉得她配不上阿沐,那样的爱有多么卑微和无助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走!湘子,别哭了,我们回家!不理那个大笨蛋!”

    这个大笨蛋把湘子一个人留在这里,自己却不知所踪,还不让人回家,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阮诺诺心中不忿扶起情绪稍稍稳定一些的刘湘,直接就往外走。

    “阮小姐,厉少吩咐了,在他回来之前不能放刘小姐离开的。”

    外头守门的保镖一看到阮诺诺,就觉得这事棘手的要命,一边拦着一边朝自己的同伴使眼色,示意对方快些联系秦俊。

    “那你告诉他,是我阮诺诺把人带走了!”

    “这……阮小姐,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只是听命行事。”

    这几个保镖是厉正南的死忠,自然不会那么随随便便就放人,但对方是阮诺诺,过去自家大少爷还曾经示意他们暗中保护过她,他们也不敢真的惹怒了对方。

    “我不为难你们,那你们也别为难我好不好?你看她状态那么差,硬要留在这里会出事的。”

    阮诺诺深吸一口气,做了个请求的动作,只可惜对方铁了心的不放行,气得她差点就要红了眼眶。

    “阮小姐?您怎么来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