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命运常无备

    游戏动漫角色真的行!

    这点谢承文知道,很多修行圈的大佬也知道,但是贺轻云是不知道的。冰@火#中文www.bhzw.cc

    其实说穿了,古人们代代流传的各种神异存在,甚至崇拜的各方神仙妖魔,跟如今的动漫角色文学形象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呢?

    但是人的观念一旦形成,想要转变就没那么简单了,至少贺轻云只能半信半疑,除非她能亲眼见到,或者亲身经历过,否则让她完全相信谢承文的话很难,哪怕谢承文是她最信任的人之一也不行,这跟信任程度无关,而是人自我保护的天性如此。

    转天,谢承文收到了严钰玲转过来的一个请求,贺轻云父母求见的要求并不合理,但是督导老师和具体管事的人不敢擅自决定,由于是将这个请求转给了严钰玲,严钰玲则毫不迟疑的转告了谢承文。

    看严钰玲的意思,她是希望谢承文见见贺轻云父母的,也许是因为严钰玲善良的本性,也许,是因为她很好奇这件事会怎么发展。

    事实上,谢承文并没有将贺轻云的情况详细告诉严钰玲,因为这家伙仗着昨天是周末,疯狂的通宵肝游戏来着,所以周日一整天都在呼呼大睡,并不知道谢承文跟贺轻云见了一面,更不知道贺轻云已经度过了第一次心魔劫,谢承文正琢磨着该怎么才能进一步推动她跨过觉醒的门槛呢。

    贺轻云父母的请求正好是一个契机,谢承文觉得可以试试,目前贺轻云的状态正好,而且又是来自她至亲的信愿,或许可以利用这个力量来诱发贺轻云灵魂强度的提升。

    贺轻云等人之所以被选进严家的青训班,本身的灵魂强度就比一般人要强一些,再经过基础的训练,灵魂强度达到普通的极限是很正常的。加上谢承文给他们准备的法器这段时间的蕴养,以及谢承文故意掀起的心灵风暴的刺激,贺轻云懵懵懂懂的达到了临门一脚的程度也是很合理的。

    不用严钰玲变着法的催促,谢承文直接就答应了贺轻云父母的请求,并要求贺轻云本人也一起,会面的地点就放在研究所的顶层的实验室内,谢承文想要借助那里自己帮杜学东设计的感应装置,记录下贺轻云灵魂波动的情况。

    趁着他们人还没到,谢承文跟两位老婆赶紧制作了一件法器,这次用的是微米级别的制造方案,正好杜学东需要一个样品,所以算是一举两得了。

    这个收集信愿转化成精神力启动法阵的法器,是准备给贺轻云父母的,因为贺轻云的特殊性,所以这件法器很大程度上只能使用一次,一旦贺轻云成功觉醒,那么这件法器就没有必要再用。

    至于试验失败贺轻云没有成功觉醒的话,那么谢承文会再想别的办法,也不会再用这种方式来试验,所以一样会放弃这个法器。

    因此使用完之后,这件法器就可以清空内部的信息,交给杜学东作为样品了。

    微米级别的操作对光辉和小初心来说会更容易,需要的算力更少,但是对谢承文来说,反而需要支出更多的精神力,无他,法器的体积增大了许多倍,需要干涉的物质质量大大的提高了,所以消耗自然大幅度上升,因此谢承文更愿意进行纳米级别的操作。

    从工作室出来,谢承文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还有些潮湿,发丝遮掩的头皮上,还能看到湿润的汗水痕迹,严钰玲见状有些吃惊,她心里很好奇,谢承文到底在工作室做了什么,更好奇谢承文到底是怎么制作法器的。

    贺轻云一家子是吃过午饭到来的,他们似乎忽略了这个时候应该是午休时间。

    实验室内只有谢承文与严钰玲,以及贺家的三人,杜学东和其他助理、助手并没有在场,他们在隔壁的数据分析室内利用监控设备观看,顺便也监控所有感应器的情况。

    另外,严凤羽也在场,毕竟这是他们严家的人员,不过严凤羽并没有跟贺家的人见面。

    隔壁实验室内的人表情各异,谢承文一脸的淡定,好像对试验的结果并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严钰玲则满怀期待,好奇的大眼睛闪烁着迷人的光彩;贺轻云的父母满脸的不安和拘谨,各种小心动作暴露出他们的紧张和心虚;贺轻云则满脸懵懂,同时也有些紧张,事实上,在场的人之中,只有她不明白今天自己被带到这里来是干啥的。

    当然,贺轻云的父母其实也稀里糊涂,自己夫妻二人不过是想要跟女儿的培训老师谈谈,看看能不能对自己的女儿再抢救一下,谁知道竟然被带进了一间满是奇怪装备和导线的实验室,这是搞啥呢?

    实验室中间有一张椅子,周围空荡荡的,再远一点以及头顶上,则是各种奇怪的物件,有的像是聚光灯,有的则像是一块金属板,头顶上的那个像是一个倒置的功盖,不过直径有些大,足足有一米半还多,中心正好对着椅子。

    谢承文指了指椅子对贺轻云道:

    “坐。”

    贺轻云小脸一白,那张椅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吧,电视电影里,凡是坐在那种椅子上的,接下来不是被切片就是被换了大脑吧?

    谢承文瞥了一眼贺轻云的脸色,顿时有些想要爆笑的冲动,他压了压心中的笑意,温和的又抬手指了指椅子:

    “坐呀。”

    贺轻云扭头看了看父母,然后咬着嘴唇期期艾艾的走了过去,小心翼翼的做了下来,然后扭了扭屁股,不安的四处张望。

    谢承文又指了指一旁靠墙摆放的两张椅子:

    “贺先生以及杨女士,你们也请坐。”

    贺轻云父母疑惑的互相看了看,然后又瞄了瞄周围的仪器,觉得这些东西应该不会要人命,这才走过去坐了。

    谢承文回身从桌子上拿起一条蓝色的护额递给了贺轻云,贺轻云懵懂的接过,然后无措的看着谢承文道:

    “老师?”

    谢承文笑了笑,抬手在自己脑袋上示意了一下:

    “戴上。”

    贺轻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然后硬着头皮将护额戴了起来。

    谢承文笑了笑,扭头看向贺轻云父母道:

    “两位,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

    “蛤?”

    贺轻云父母莫名其妙,考验什么?自己是来接受考验的吗?自己还啥都没说呢,你怎么就开始抢救了哇?

    谢承文似乎看穿了他们的想法,笑着继续道:

    “你们不是来求我给贺轻云一个机会吗?现在我们正在做的就是,但是,这个机会不是我给的,而是你们给的。”

    谢承文抬手指了指周围看起来很神秘,但是起杂乱的布置却严重拉低了品秩的设备:

    “这些都是很厉害的东西,还有这个,贺轻云头上戴着的法器,这个法器以及这些东西配合,能够对贺轻云的灵魂产生一次强刺激。不过你们相比也知道,刺激灵魂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相反,那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所以,这个刺激必须要贺轻云的至亲,也就是你们来保护她的灵魂。”

    贺轻云的父母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贺轻云自己也是一脸的蒙蔽以及无措。

    “不,不是,谢老师,我们,我们”

    贺轻云的父亲张口解释不知道该说啥好?这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啊?自己从没想过要让自己的女儿去冒生命危险变成觉醒者啊!

    虽然,觉醒者无一不是伴随着危险成长的,但是当自己亲自面临这一切的时候,贺轻云的父母才发现果然还是会慌乱害怕的,怪不得自己没法成为觉醒者呢。

    此事贺轻云反而冷静了下来,她抿嘴一笑,朗声安慰父母道:

    “爸,妈,没事的,觉醒本身就是很危险的,这我早就知道啊,你们也很清楚的,再说了,谢老师在这里,我相信他。”

    贺轻云父母看了看自己的女儿,又看了看淡定的谢承文,然后互相看了看,咬牙点了点头:

    “好吧,我们要怎么做?”

    “很简单,一会儿,我会让你们进入贺轻云的精神世界,你们想尽办法去办法帮助她吧。”

    剧本谢承文早就准备好了,当然不是谢承文自己写的,是从一本小说中截取的片段,至于构筑一个三人共同做的梦,并且还能在梦中产生互动这个一点都不难,这种所谓的托梦秘术,早就被圈中人玩出花了。

    这个实验的难点在于如何让他们的精神力产生共鸣,靠他们自己是肯定不行的,所以谢承文也必须在场,因此,这个所谓的梦境,其实就是光辉和小初心构筑的一个特殊战场空间而已。

    今天,她们的任务是做坏人。

    而贺轻云将是受害者,她的父母是拯救者。

    当然,剧情到时候会怎么发展还很难说,毕竟人心如何从表面看不出来,在这虚假的舞台上,贺家三人会忘记这只是一场虚幻的梦境,身临其境面对生死抉择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做没人知道。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