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第 77 章

    ,最快更新病娇娇[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深秋的时节, 天气已经渐渐转凉。冰(火中文www.bhZw.Cc大概二十分钟之后,言衡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他刚一进门,就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的手里还抱着一罐爆米花, 边吃边看电视。

    言衡静了静心, 坐到了宴清歌的面前,伸手拿起了一粒爆米花:“姐姐在看什么电影?”

    “我随便选的一部。”她边说边将遥控器给按了个暂停, “阿衡,我……”

    言衡将外套脱到了一边, 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换了一件浅蓝色的针织毛衣,这才走了出来:“嗯?姐姐要说什么?”

    宴清歌皱了皱眉, 想了一会儿,又叹口气:“没什么。”

    言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了然的神色, 她想说什么, 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是说席崇桢和自己分手的事吧?可是啊,言衡想, 他是不想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的,因为与席崇桢有关的那些事,每时每刻都在提醒自己, 自己被宴清歌排除在外了。

    “好吧!”言衡无奈道, 他用手挽起了自己的袖子,换了个话题, “姐姐晚饭想吃点什么?”

    宴清歌将身子完全的靠在了沙发上, 摇了摇头:“不想吃晚饭。”

    言衡听了, 走进了厨房,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了放水的声音,还有菜刀躲在砧板上的声音。

    宴清歌看着厨房里的人,那人在厨房忙前忙后,从她的角度,她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她想,言衡最初对自己是只有亲情的,以前的那些所谓的占有欲不过是像小孩子被抢了自己的棉花糖后所生出来的本能。可是她一步步的刻意的诱导,让他的感情从量变变成了质变。就像是堆积在地上的沙堆,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向上面增加沙子,沙堆的顶部变得日渐尖锐,终有一天,再加那么小小的一捧,沙堆便轰然倒塌。

    宴清歌坐在沙发上,脚尖微微的翘起,她嘴角带着微笑,心情愉悦的看起了电影。肯定要先休息休息啊,毕竟,晚上还有一场戏要演呀!

    *

    言衡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小时后,食物的香气已经弥漫了整个室内。

    宴清歌闻到了一股甜腻又带着清香的味道,紧接着,她就看到了言衡将一盅甜品放在了桌子上。

    “姐姐,过来吃饭了。”言衡将菜全部放上了桌,就瞧见了自己姐姐用鼻子轻轻的嗅了嗅味道,然后立马的走到了餐桌旁边。

    “这是什么?”宴清歌指着一盅甜品问道。

    言衡用勺子盛了一碗甜品,放到了她的面前,解释道:“燕窝莲子羹。”他又给自己盛了一碗,“你不是喜欢吃莲子么?但是你总是嫌弃莲子炖在银耳里味道又香甜又苦。这次我讲莲子提前用糖水煮了一下,去掉了干莲子自带的苦味,然后炖在了燕窝里,给你做甜品。”

    他一说完,就看到宴清歌惊讶的看着自己。

    言衡失笑:“这是怎么了?”

    “阿衡什么时候这么会做菜了?”

    “前几天无事的时候琢磨了一下。”言衡看着宴清歌一直盯着自己看,他不自然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姐姐心情不好的话,吃点甜的吧。”

    桌上其余的菜都冒着热气,可是却无人动一筷子。两人坐在桌子旁边,喝着甜品。言衡偷偷的看了正在喝甜品的宴清歌一眼,突然间觉得自己很幸福,就好像整个人掉进了用蜜织成的泡沫球里面。他甚至都舍不得动一下,唯恐害怕戳破了这个虚幻的气泡。

    可是紧接着,他就看见了宴清歌拿着勺子的手顿住了,随之而来的是细细的抽泣的声音。

    终究,虚幻的东西还是化为一片虚无。

    言衡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感受,他的心在这一刻突然间就被提了起来,悬在半空中,随着对面那人漂浮不定。

    “阿衡……”宴清歌抬起了头,眼睛红红的看着对面的言衡,“我和席崇桢分手了……”

    言衡点了点头,抽了两张纸,坐到了宴清歌的旁边,将纸递给了她:“他不值得的,不值得你这么喜欢他。”

    一直以来,在他心里都是很软绵好说话的人,这一次却异常的执着。

    “可是,我偏偏喜欢他啊!”

    言衡只觉得心脏堵了一大块,以前不是没有过这种感受,他也早就习惯了一瞬间喘不上气,只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要他的命。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那声音好像不属于自己,那声音问宴清歌,那你究竟喜欢他哪里呢?你究竟喜欢他哪里呢?他也很想知道,很想学学。

    “他对我很好,是除了你之外,最好的人了。阿衡,你知道的,所有人都不喜欢我。爸爸、阿姨还有姐姐,就连你,最开始……也是不喜欢我的。可是他不同,他见着我的第一眼,就把我当做一个人来对待,他没有将我当成累赘,将我当成上不得台面的人、他……他……”

    言衡听着宴清歌的话,突然间想到,如果自己一开始就喜欢姐姐,现在她喜欢的会不会是我呢?如果,自己继续对她好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她也喜欢上自己呢?

    这个念头一入了他的脑子,就开始生根发芽。

    “我们看一场电影吧?”言衡将宴清歌从椅子上抱到了沙发,然后拿起了遥控器,“看你喜欢的喜剧电影。”

    宴清歌坐在沙发上,情绪还没有恢复,她靠在言衡的肩膀上,眼睛盯着屏幕,可是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阿衡,权势很重要吗?”她的声音很浅,却清晰的传入了言衡的耳朵。

    言衡听到宴清歌的问题,愣了一下子,缓过神回答:“权势是很重要。有了这个东西,就不会再有人看不起你……而你……”也可以守护自己在意的人。

    “我知道了。”宴清歌没听到后面,她靠在言衡的肩膀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闭上了眼睛,“阿衡真的长大了,以前你的肩膀总是搁得我下巴疼,现在很舒服呢……”

    听到宴清歌的话,他弯起了嘴角。

    言衡希望自己的姐姐再伤心一点,最好对爱情这个东西绝望。他会对她很好很好,好到让她离不开自己。

    窗帘未拉,月光透过了玻璃窗洒在了室内。言衡在电影开场之前,将室内的灯光全部关闭。此时此刻,静谧的屋内,言衡清楚的听到自己旁边人传来的呼吸声。

    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四年前的夜晚,那天晚上也是这样,也是他们两个人。可是第二天,他就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蜕变。

    十几分钟后,自己肩膀上传来了轻微的动作——宴清歌睁开了双眼。

    “阿衡……”宴清歌喊道。

    “嗯?”

    “阿衡阿衡……”声音充满了不安全感。

    “我在。”

    “阿衡,真好!你永远在我身边,无论我做了什么事。”所以请继续保持啊,不管之后有多么绝望,记得这种深入骨髓的喜欢!

    “那你就永远不要离开我身边。”言衡揣着一颗跳动的心回答,是试探,也是委婉的表露心迹。

    可是让他失望了,宴清歌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

    言衡按捺住自己的失意,手指在拨弄着宴清歌落在自己的面前的长发,他问道:“姐姐……喜欢、喜欢我吗?”

    长年处事不惊的人在此时此刻又恢复了毛头小子的模样,问问题的时候,避不可免的有些结巴。

    越是在意,越是珍重,越是容易出错。

    宴清歌靠着言衡的肩膀上,回答道:“喜欢的。”

    “有多喜欢?”

    “唔,”宴清歌想了一会儿,直起了身子,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又对上了言衡,“最最最喜欢,嗯像是……像是摸不到月亮的喜欢。”

    言衡笑了:“这是什么比喻?”

    “那像是四月雪落在我手指那样的喜欢?”

    言衡靠近了宴清歌,眼睛里带着笑意:“四月雪,是姐姐喜欢的那种植物吗?姐姐说过要在以后的房子旁边,种满四月雪。一到盛开的季节,整个院子里都是白色的花,落下来,像是飘在四月的雪。”

    宴清歌点点头:“这个比喻好不好?”

    “不好。”言衡将下巴搁在了宴清歌的肩膀上,像是一只柔软的大狼狗,就这么靠在了他的身上。沙发上,两人相对而坐。言衡的手轻轻的摸着宴清歌的耳朵,他就这么贴在她的耳边,他的呼吸都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她听见他说——

    “不好,姐姐,这个比喻不好。”

    宴清歌委屈的说道:“可是我想不出来了。”

    言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嘴巴亲在了她的耳朵上:“应该是刻入心脏的喜欢,姐姐,像是你耳朵上的痣——这么的喜欢。我亲了亲痣,或者我用手摸摸,它从来都安安静静的,一直在你的身上,永远都在我的视线里。”

    言衡说完,他觉得自己已经将话挑明了。他爱她,可以悖离人伦道德。只要她答应,他可以将她永远的放在自己的身边。倘若有人因为两人的关系而嘲笑她,那他会把自己还给她。

    宴清歌看着言衡真挚的眼神:“阿衡,会永远答应我任何的要求吗?”

    言衡的心跳在此刻加速,他的耳朵也渐渐变红:“当然。”

    答应我吧,答应我……他在心里祈求。

    只见宴清歌垂下了眼帘,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言衡,她说:“阿衡可以帮我,让我嫁给崇桢吗?我知道阿衡一直都很有能力,所以这次……这次帮帮我好不好?”

    宴清歌愣了一下:“什么?”

    言衡看着她的神情,突然间觉得或许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问什么。只是,接下来宴清歌的动作打破了他的这个想法。

    宴清歌笑了一下,不待言衡回答便慢吞吞的走回了自己的床上。伸出手掀起了被子的一角,坐在床上,脚稍稍的一蹬,棉拖鞋就掉在了地上。脚背暴露在言衡的视线里,却像是一只鱼,倏忽一下,又溜进了被子里。

    言衡走到了宴清歌的面前,颔首看着她:“昨晚你是故意的吧?”

    宴清歌正在抚平床单皱褶的手顿住了,她抬起了头,笑眯眯的看向言衡 :“阿衡在说什么呀?”

    笑容纯粹丝毫不夹杂着一点算计,就像这个世间最美好的水晶,脆弱易碎,轻轻瞄一眼,就可以看透。

    言衡觉得有些力不从心,更多啊是有些无奈,他隐隐约约觉得,不应该招惹这个人,好像伸手摘下一朵带有幽香的话,明明只是伸手掐断,可是那股味道,却是永远缠留在手心:“算了!”

    他转身准备离开,岂料刚走了几步,身后的声音又响起了。

    那声音温婉又粘软。

    那声音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

    安安静静的房间里,他听见她的声音——

    “是的呀,阿衡。”

    言衡停住了脚步,猛然转过头,眼神刚对上宴清歌的眼睛,只见宴清歌的眼睛又弯了起来。当他试图准备看清之时,灯灭了,房间顿时弥漫着黑暗,他看不见她的表情,也猜不透这个人。

    言衡站在原地,没能挪动一步,这时软粘的声音又响起了:“昨晚我是故意的,阿衡。”

    他盯着床边那人所在的位置,恍惚中,一盏暖色调的灯光环绕着模糊的手影倒影在墙壁上,若影若现。

    “为什么?”

    宴清歌没有转头,她的双手借着灯光,挽起手指,映在墙壁上的手指影成了一只兔子模样,活灵活现,她看着墙壁上的影子,漫不经心的回答:“没有为什么。”

    随后又收回了手,认真的看向言衡,好似刚才只是个假象:“逼真么?阿衡,我的兔子。”

    言衡有些恼羞成怒:“你到底想做什么。”

    眼前的言衡像是一只亟需待抚摸的小狼崽,他恼怒至极,他恨不得从房间里立马走出去。

    “阿衡,过来。”宴清歌拍了拍自己的床边,又突然间缩回了手,好似手不小心弄疼了,“过来我就解释给你听。”像是个小孩子用糖果诱哄着别人与她交换物件一般。

    这下倒是言衡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人了,有时候这个人太娇气,有时候又好像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言衡慢慢的走到宴清歌的面前,宴清歌伸出一只手,扯住言衡的衣角,让他坐在她的床边,两人隔得极近,言衡又闻到了那熟悉的药香。

    她看着言衡的眼睛,眼睛里溢满的倒映着的全部是他。随后,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我们两个是一样的啊!”

    言衡怀疑的看向宴清歌,心里嘲讽道,怎么可能一样,一个是宴家出身的小姐,一个是外来随母亲一起住在这里的外来人员。她是在取笑他么?

    “我们不一样。”言衡推开宴清歌的手,有些冷漠。

    宴清歌靠在床头处,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可是不一会儿自我厌弃的笑道:“怎么不一样,一样的不被人爱,一样的被本应该亲切的人的厌恶。”

    “你……”言衡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回答。

    宴清歌垂下了眼帘:“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们是一样的啊,阿衡。看,这个世界真可笑对吧?最亲的人从来不履行着爱你的责任,只知道一味的推开。”

    言衡想到了车静,沉默了。

    她说的没错,他想。

    “所以啊,我无比的想接近你。因为我在宴家太孤单了,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孤单,总比一个人忍受着寒冷好。”宴清歌抬起头看着言衡说道。

    言衡站了起来,不说一句话,朝着门外走去,好似根本没有听见宴清歌的话。

    独留宴清歌一个人坐在床上,她看着言衡的背影,嘴角扯出了一个笑意,心里默念:三、二……

    只见正在走路的言衡突然间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她说道,眼睛里有嘲讽有着冷漠:“我不信你!”

    说完看了一眼宴清歌难掩伤心的表情,头也不回的开门走出去。

    宴清歌看着被关上的门,伸出手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脸上哪里还有伤心的神色,取而代之的是胜券在握的笑容。

    我亲爱的弟弟啊,没人教过你,不会信不等于不会接受,不会习惯、不会感动啊!

    常年生活在潮湿又寒冷的环境里,极度的缺爱让你的内心像一只缺少食物的狗,你小心翼翼的翕动着鼻子,试图找到一种名为“爱”的食物。一旦察觉到,便会不顾一切的咬进嘴巴里,咀嚼吞掉。你心里极度渴望,你又不敢伸出手触摸,你告诫自己不能跨界,可是你内心还是生出了期翼。你没法拒绝,不,你是根本拒绝不了。爱是所有人的本能,诱发爱的因素又各有不同,而只有爱编织成的网,才能将一个人困在其中,永远不想出来,却又甘之如饴的品尝着失去自由的滋味。

    宴初叶看着言衡从宴清歌的房间里走出来,立马闪身躲进了房间,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堆书。她看了一眼手上的书,小学六年级的课本,朝着言衡的房间走去。

    “咚咚咚——”

    言衡正坐在书桌面前,桌子上放在几本高中课本,杂乱无章。他脑子里想着宴清歌的刚才说的话。

    因为觉得我和你一样,所以才想对我好?

    嗤!他才不信!怎么可能一样,他不相信她。她肯定抱有别的什么目的!

    言衡心里下定决心再碰到宴清歌的时候,一定要绕开走路,他不习惯有些东西超出了自己的掌握,一旦察觉到有这么一个超出自己预料的人的存在,他就立刻想和这个人保持一定的距离。

    正在言衡心里下定决心的时候,房门被敲了两声。

    “请进。”

    他抬眼看过去,就见到宴初叶手里拿着一叠书走了进来。

    为什么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宴初叶?

    言衡心里的直觉。

    “小衡,听爸爸说学校已经给你转好了,我给你拿书过来了。”宴初叶走到了言衡的身边,将书放在了桌子上,俯身说道,“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哦!”

    言衡看着俯下身子的宴初叶,刚好看到了她的耳朵,上面没有红色的痣,看起来很平庸。

    他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宴初叶见此,不管心里怎么数落言衡不知好歹,可是面色上仍旧山水不显。她准备伸手摸言衡的头:“那姐姐就先走了,你早点休息。”

    言衡皱着眉头躲开了宴初叶的触碰。

    宴初叶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准备离开他的房间,岂料言衡突然间叫住了她。

    “只有你一个人在念书么?”

    宴初叶听到这个问题,有些疑惑,可是稍微联想一下,就知道言衡问的是什么了。她点了点头,随即回答:“清歌身体太差,平时有家教过来上课,可是她的成绩一直没什么起色。小衡如果课本上有问题的话,问我就行了。不要找清歌,以免她难堪。”

    言衡不动声色的听完宴初叶的话,心里有了思量。

    原来真的是这样!

    ——“因为我们是一样的啊!”

    他想起来她对自己说的话。当时他以为她是骗自己,谁能想象宴家的二小姐其实是个和自己一样的可怜鬼?可是,刚才宴初叶那一翻差强人意的表演,再加上佣人和宴文的冷漠,或许不久之后,还有一个车静的漠视,这一切都告诉他,她所言非虚,他们是一样的,他们都在宴家居住,他们都生活在浮萍上,周围满满都是水,等待着淹没他。

    “小衡?”宴初叶喊了一声,拉回了言衡的私语。

    “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宴初叶何时碰过壁,还是一个外人下她的面子,心里早就把言衡诅咒了不知多少次。

    言衡看着桌子上宴初叶送来的书,他随意的撕了一页,折了一个纸飞机,推开窗,从窗口送了出去,飞机隐匿在夜色中。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