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 盼沈呈出来收拾小白脸

    “下午五点半。冰#火*中文wWW.BhzW.Cc”

    “好,那我等你好消息。”她以为赖广海会报警,董雅宁难逃嫌疑,虽不如她意,但想必,赖广海会有招数对付董雅宁。

    赖广海没有多坐,从沙发起身,“我先去看看媛媛了。”

    “好。”

    赖广海出去以后,守在门口的人想起刚刚黄印香的吩咐没有进去,而是继续在门口守着。

    这边的事情,正在按照她预想的计划进展中,担心公司事情的黄印香立即给祁至的助理打电话,掏手机时,拿在手上的手机顺着掌心滑落掉在地上。

    “砰——”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立即引起门外的人注意。

    推门进来查看情况的人招到黄印香的漫骂,“我没叫你们进来,你们推门做什么,还不出去!”

    听到声音,以为是出什么事情了,他们才进来的,看到黄印香弯腰还没捡起手机就先把他们骂了一顿,几个人脸色有些难看,转身将门带上,还发了几句牢骚。

    她是让这些人来保护她的,现在倒成了,她被人监视住了,气得黄印香脸都黑了,捡起手机的黄印香又发了几句牢骚,找出祁至助理的号码正要拨过去嘴巴就被人捂住。

    受到惊吓的黄印香慌乱之中,不断用手机敲击轮椅,试图引起门外的人注意。

    门外的人听到声音想推门,旁边的人立即提醒,“小心一会又招来训斥。”

    “也是,这里面没有第二个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还是别进去做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两人对视一眼后笑了笑没管门后发出来的噪音。

    郊区高尔夫球场。

    方秦撑着伞站在不远处,纪优阳将球打出去,穿着一身白色运动装的于晨看到纪优阳脸上留下的汗水,赶紧拿着手帕过去给纪优阳擦汗。

    在于晨拿着手帕过来时,纪优阳顺手接过于晨手上的手帕,“会打球吗?”

    一脸灿烂笑容的于晨冲着纪优阳摇了摇头,眼神泛着需要人关爱和可怜的光芒,“我是孤儿出身,福利院长大的,没有条件接触这些。”

    纪优阳撅着下唇点了点头,抬起的手落在于晨肩膀上轻轻揉了揉。

    右肩上的力道,让于晨下意识往纪优阳那边迈进一步,“不好意思,四少,让你扫兴了。”

    “不会打没关系,我教你。”纪优阳抽回手,示意球童丢个球过来。

    接过球的纪优阳,弯腰放球时,还给于晨讲解打球的要领。

    于晨接过一只球杆模仿纪优阳的动作,却一直都模仿不到位,“四少,我不会,我还是不学了。”

    “你这握杆的姿势不对,过来,我教你。”

    看来,他这个装笨的办法有成效了,于晨把球杆递回给球童后,提步朝纪优阳走去。

    不远处的方秦皱着眉左顾右盼,生怕待会发生的画面会被人瞧见传了出去。

    周围没人,方秦将目光投回纪优阳那边,随着于晨接近纪优阳的距离,方秦的眉心越发紧皱起来,不管怎么看,他就是看这个小白脸不顺眼,从来都没有像现在一样盼望过沈先生赶紧过来,把这个小白脸解决掉。

    就在于晨快来到纪优阳面前时,纪优阳原本单手拿着的球杆,右手立即握住以最快的速度将草地上的球打出去。

    以为纪优阳要手把手教他,正走着过去纪优阳就挥动球杆了,差点被打到脸的于晨往后连退数步,被吓到脸都白了,带着惊恐的眼睛死死盯着纪优阳手上的动作。

    打完球,纪优阳瞥了眼被自己吓到的于晨,特别有耐心问了句“看懂了么?”真以为他要手把手教了?什么货色,也配占他便宜?

    看?

    纪优阳让他过来,是让他看的?不是要亲手教他?

    于晨尴尬的脸马上挂着笑容,“看,看懂了。”

    “这打球啊,不光得掌握发球的要领,最重要的还是了解周围的环境,还有球的重量,呐……”朝远处的球递了眼,“你去把球捡回来。”

    捡……

    捡球?

    看到于晨愣在那里没挪动半步,纪优阳笑着解释道“这打球第一步,都是从捡球开始的,来日方长,我会慢慢教你的,别愣着了,快去捡球吧。”

    “知道了。”盯着火辣辣的太阳,于晨快步往纪优阳球杆指引的方向跑去捡球。

    纪优阳把手上的球杆丢给身后的球童,一只手挡在眼帘前,另一只手频率飞快朝着方秦招手。

    撑着伞的方秦快步朝纪优阳跑去。

    刚把伞挡在纪优阳头顶,纪优阳就冲着他发了句牢骚,“我怎么觉得,你比我享受?”

    带了个长得好看的小白脸来打球,东家心情还不好?又拿他开刷,“刚刚夫人打电话来,问我您在哪儿,让我转告您,今晚无论如何都要回去吃饭。”

    “吃什么饭。”纪优阳顺手接过方秦手上的雨伞,“她们一切如旧,我也得如旧过我的小日子。”

    看到纪优阳自个撑着伞走了,方秦追了两步,“东家,那他呢?”递了眼后头的于晨。

    “你陪着他打吧,我走的时候再叫你。”

    “我,我不会。”什么叫他陪着?不是东家把人叫过来的?

    “不会正好,我把他送给你当练手了。”纪优阳笑着拍了拍方秦的肩膀随后就自个走了。

    头顶上的伞拿开了,穿着西装的方秦,没一会就被嗮到浑身直冒汗,热的赶紧脱外套。

    看了眼不远处的于晨,方秦低声念叨了一句,这都什么事!

    此时站在二楼的男人将手上的望眼镜放下,端起桌上的红酒一口饮尽。

    坐着车子回到独栋别墅后,刚下车,纪优阳就接到派去保护黄印香的人打来的电话。

    “喂?”

    单手推门的纪优阳,进来后,将门随意关上,沿着小池中央的路进入别墅客厅。

    “东家,黄印香在休息室里失踪了。”

    “马上把人找出来。”好端端的怎么就失踪了?他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黄印香被人带走,为了活命说出他的身份。

    “是。”

    电话挂断后,左拐进卧室的纪优阳,将头顶上的帽子随意摘下丢到房间的桌上,刚转身就看到进来的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纪优阳就笑了,那个眼神犹如看透一切。

    往房内浴室走去的纪优阳,推开和浴室间隔的推拉木门,纪优阳进去后,进来的男人跟了进来,反手将推拉门带上。

    站在镜子前的纪优阳,取着左手上的手表,余光瞥了眼呈现在镜子中的人,“不是跟高博文在喝庆功酒,怎么就跑这儿来了?”

    绕过纪优阳的男人,见纪优阳指甲都快划花了还没解开手表,拿过纪优阳的左手替纪优阳解,“怕我看见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低头看了眼解开的石英表带,“只准你找女人,不准我找男人?”接过手表的纪优阳,将表放在桌上,转身朝淋浴间走去时,伸了一个懒腰。

    跟了几步,在纪优阳进了淋浴间后,将关上的门推开的人,听见里面传来一句“我洗澡,你也一块?”

    衣服都没脱,拿什么洗澡来搪塞他,迈进淋浴间的沈呈将纪优阳逼到墙上,“现在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玩这些,沈董收了高博文做义子,高博文随时有可能取代你,还有黄印香是不是出事了,你就不担心黄印香会牵连你。”

    后脑勺抵在冰凉的瓷砖墙壁上的纪优阳,笑望着沈呈,笑着笑着,胃一阵刺痛,让纪优阳皱着眉低下头。

    纪优阳脸色一变,沈呈心都慌了,赶紧问道“aug,怎么了?”

    看到沈呈这么在乎自己,纪优阳脸上又挂上那抹看透一切的笑容,抬起的手搭在沈呈肩膀上,一脸傲娇回了两个字,“胃疼。”

    “胃疼还能出来打球,我看你是没病装病!”嘴上训斥,心里紧张的沈呈僵着一张脸,掌心摁压在纪优阳胃上,明知道不管用,这事还得吃药,却没办法,只能用这种蠢办法减轻纪优阳的胃疼,遇到纪优阳,他再精明的智商时常都会变得愚蠢。

    额头抵在沈呈眉心,鼻尖刮过沈呈的鼻尖,轻轻碰了碰沈呈的脸颊,一脸玩味在沈呈面前质问道,“哥,你是打着办正事来兴师问罪,还是害怕那个名字出身与你相似……”

    话没说完,身前一阵力气,把纪优阳撞到墙壁上,压得纪优阳无法动弹。

    那滚烫的呼吸敲打在纪优阳唇上,浑身的气势,就像是纪优阳再胡说八道,他就要把纪优阳的嘴给撕了。

    头顶的光被挡住,纪优阳只能依稀看见沈呈眼眸中掠过的杀意,从前以为沈呈只是斯文做派,逗逗就算了,没想到,背地里这一面,比表面更吸引人,让人有征服的念头。

    “有我,还不够你玩,还想要多少个才满意,嗯?”有什么是纪优阳不敢玩的,若不是他管着,恐怕纪优阳这趟回来景城就彻底玩的没边界了。

    就在沈呈质问纪优阳的时候,隔着一道纱窗玻璃,纪优阳和沈呈听见门外进来的脚步声。

    那阵脚步声在附近转了几圈后,推开了淋浴间的门,于晨进来就看到和纪优阳在一块的沈呈。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看到沈呈勃然大怒的样子,后脑勺抵在墙壁的纪优阳抱着看戏的心态盯着这一幕。

    被沈呈吓到的于晨出去的时候摔了一跤。

    听到纪优阳没心没肺的笑声,回头的沈呈,满脸怒气,一手抵在纪优阳耳边,用力将人压回墙上,恨不得把纪优阳碎尸万段,那阵带着压迫气息的脸庞与纪优阳近到眨眼的时候,眼睫毛都能碰到对方的脸,“你玩一个,我扫一个,喜欢玩就继续,我有的是耐心给你收拾烂摊子。”

    胳膊搭在沈呈肩膀上,手指有意无意刮着沈呈的耳朵轮廓,“哥,他不知道是老头子还是高博文派来的眼线,你刚刚那一吼,就不怕他们在背后打你小报告?”

    原来是他误会纪优阳了。

    浑身怒气的强硬气场瞬间温柔下来,看着纪优阳的眼神里除了歉意还有生气,“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不想我们之间因为第三个人引起误会。”

    每次沈呈靠近,他总感觉沈呈身上那阵温暖的气息让人留恋,大概是因为除了沈呈彻底是属于他的,所以才让他如此留恋这份气息,“哥,我不是小孩子,我自己能处理。”

    不是么,在他心里,他的aug永远都是需要他呵护和疼爱的人,鼻息扫过纪优阳的脸颊,绕到纪优阳耳边,压着对外面某些人不满的情绪,尽量把所有的温柔都给自己在乎的人,“aug,我不喜欢你用这种方式去处理事情,以后,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我不许你给他们近你身的机会。”他的aug,只能是他的,旁人,碰不得半分,当然,除了那个他管不了的除外。

    昂起脖子的纪优阳,搭在沈呈肩膀上的手,轻轻拍了拍沈呈的背,别过脸,贴在沈呈耳边,嗅着沈呈身上独有的气息,“哥,你想独占我的念头,更胜从前。”

    “知道就别踩我底线。”鼻尖沿着纪优阳耳边滑落,脸庞来到纪优阳颚骨,“既然外面是来盯你的眼线,老规矩,我懂得。”

    什么老规矩?

    还在笑话沈呈的纪优阳没反应过来,沈呈就一口咬了下来,痛到纪优阳赶紧将人往外推,“哥,改招了,这招用不上了。”

    “除了这招,没有别招更适用。”抓住纪优阳推他肩膀的手。

    。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