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神光摇动蔽日月

    http://

    随着凰暄化为巨卵,天上的劫云失去了目标,但是雷霆却未曾平息,反而一道接着一道,更加磅礴震撼。WWw.BIqushu.nEt笔趣阁

    如同开天辟地,万物沐雷生焉。

    此时凰暄蜕变才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还需磅礴的火行元气供给,等其彻底破壳而出,血脉被激发,直接就是巅峰地妖。

    根本不需要中间的修炼打磨。

    洪荒大宇宙之初流传下来的血统,就是这么霸道,就是这么突破人族想象力之极限!

    红色的巨卵悬浮在空中,火行元气洪流肉眼可见,犹如霞光流云,又如锦带飘舞,一缕又一缕,密集的被巨卵吸收。

    地下火脉当中,林照抬手服下一颗回气灵丹,补充着剧烈的法力消耗。

    随后对着前方施展出一道黄光,光柱所经之处,坍塌的火脉重新贯通,红色的火脉元气急速涌动。

    正是术法“开山裂地**”,只是此刻这门术法在林照手中施展,完全做到了威力由心,范围随意。

    术法影响之处,与土行大道隐隐契合,已经有了一丝以大道之力撬动天地枢机的意境在内。

    凰圣战城中心,一处宫殿当中,火凤儿和宴冰心神情不安,来回走动。

    虽然这处大殿有重重禁制笼罩,外界的变动无法传递至此。

    但是冥冥之中,两人依旧感应到了五行、雷霆等道蕴的变化,五行躁动失调,雷霆阴阳道则无序。

    不仅无法静心修行,反而无端心烦意乱。

    最终,两人只有看着殿外,默默猜测到底发生了何事。

    “地焱焚天大阵”几十里外,孔离的身形再次显现。

    此时孔离神情肃穆,从内向外透着一股浩瀚的凶戾,似是能冲破劫云,灭杀万灵。

    笼罩着五彩之光的双眸再次看了一眼大阵,孔离脸上显现出决然的表情。

    几息后,一只身高万丈的巨大孔雀出现在天空,眸光紧盯“地焱焚天大阵”,翎羽根根展开,华丽而绚烂,尾羽上的图团如同无数巨大的眼睛。

    林照冥冥间心灵有感,不知怎得,出现在海面上空,足下浪花翻涌,水汽不时淹没其身形。

    就这样仰首望天,“紫青雷瞳”发动,青紫雷芒自双目中暴涨三尺有余。

    目光所及,其身形瞬间呆滞,心中泛起滔天波澜。

    这便是孔离?传说中那位的族裔?仅仅是望其躯体,便给人以耸立天穹,万世不移,劫数不破的感觉?

    天上劫云瞬间有了反应,开始快速流动,如墨般激荡,向孔雀所在的方位汇聚,电蛇划破苍穹,霹雳震响天宇。

    孔离只觉一股无匹的压力倾覆而来,笼罩身躯,脑海中幻象纷纷,心灵浮沉难定。

    只是这等程度的大道映射,又如何能动摇孔离这位上界大能。

    瞬间一股凶戾的意志驱除一切,镇压心灵,犹如波涛当中的参天神石,水流石不转。

    知晓自己现出本体,金仙境的修为远超这方天地容纳的极限,只能停留几息时间,否则这方天道真要不息一切代价来灭杀自己。

    一个中千世界的天道若是发了疯,完全有能力重创一尊金仙,甚至将其彻底毁去。

    仰首望天,孔离目光中散发着流淌自血脉当中的无上骄傲。

    几息已然太多,完全足够自己捉拿这只顽皮的小冰凰,再从容离去。

    五彩翎羽轻轻摇动,天地间忽有五色神光涌现,神光当中五行大道齐备,相生相化,相克相合,似生转不息,又似混沌无定。

    神光笼罩三千里天宇,瞬间刷下。

    所过之处,劫云不存,风停雨定,五行元气消失,大道混沌难显玄机,空宇归于苍茫。

    神光不断延伸,好似要笼罩这方世界,“地焱焚天大阵”如同被咬掉一大块的苹果,再也难以维持。

    刹那间地下火脉崩塌无数,十八座阵基火山纷纷熄灭,地下通道中的火力消失无踪,岩浆瞬间化为坚固无比的岩石,封锁了通道。

    处于大阵中心,浮在岩浆湖上的战老本体“凰圣战城”,瞬间被大阵反噬。

    整个“地焱焚天大阵”借助天地伟力,运转开来何等宏伟,而一旦阵法被破,形成的反向冲击自然也可怕之极。

    战老毫无防备,直接被重创。

    战老和凰暄千算万算,依旧算不准孔离的决心,想不到对方居然现出本体,以金仙实力强行出手。

    战城通体龟裂,有的裂口可以塞进去一个成人大腿。

    因火力消失,岩浆凝固,化作岩石,跟凰圣战城连接在一起。

    战城真灵虽然已化为人形,但两者毕竟牵连,可谓“一心双体”。

    本体受创,战老亦是不能置身事外,顿时喷血不止,血液色泽呈淡淡的紫金色,整个人萎靡不堪,软软瘫倒在地。

    林照双目失神,“紫青雷瞳”早已消失。

    唯有笼罩于体外的“二五避劫神光”依旧在流转,只是五行紊乱,正在快速消退。

    而其脑海当中,只有那一道能遮蔽日月的五彩神光。

    这就是“五色神光”?

    刹那间,林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分不清到底是活在梦中,亦或是存在于现实。

    传说当面,“五色神光”中蕴含的五行大道何其深邃,直到这时,林照才发现自己对于真正的五行大道一无所知!

    这便是所谓“盲人摸象”的道理。

    深吸一口气,林照斩灭种种杂念,开始全神贯注,参悟“五色神光”。

    但是不可抑制的,心中又升起一个念头,要是再来一记就好了。

    劫云还未飞至,雷霆已然降落,成千上万道粗细不一的雷霆从天而落,在空中形成一道道刺目的雷蛇,统统击在孔雀的庞大身躯上。

    孔离本体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五彩光芒,无数道雷霆瞬间消失。

    孔离撇了一眼天宇,孔雀翎羽再次晃动,对准了还在巨卵当中的凰暄。

    瞬间五色神光再次出现,将天空照耀的无比绚丽。

    出现了,又出现了!

    林照浑然物外,双眸和心灵之中唯有这一道五色神光,别无他念。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孔离,你好大的胆子!”

    虚空洞开,有几十道白色光线射出,道道射向孔雀的双眸、脖颈、身躯要害。

    白色光线似能冰冻万物,天地间飘荡的水汽纷纷化为坚硬无比的冰晶砸落。

    同时凰暄所在的位置,虚空中一只巨大的白玉色手掌出现,一把将凰暄化成的巨卵捞起,随后没入虚空不见。

    “冰魄绝灭神针?!”

    孔离瞳孔收缩,看向天外,身形忽然变化,遮天蔽日般的孔雀身影消失不见,一个英武的青年出现在空中。

    随后双眉紧皱,脸色凝重,瞬间身形虚化,直接从天地之间消失不见。

    而几十道“冰魄绝灭神针”也跟着洞穿虚空,不知射向何方。

    海底当中,战老和凰圣战城被一股滔天伟力摄起,凰圣战城渐渐变小,也没入虚空之中。

    一息不到,事件的正主统统消失,唯有林照这个跑龙套的配角呆呆出神,望着好似末世的天穹,翻腾不息的大海在其足下作伴。

    若是凡俗的文人墨客见之,怕是要赋诗一首,来个什么“天倾海覆影只身,雷亟浪涌眼茫茫......”之类的骚文。

    可惜林照脑海里只有五色神光,以及淡淡的白色光线影子。

    归墟海中,冥奘犹如陆洲的身躯微微挪动了一下,顿时让周围的空间产生一阵阵震荡。

    黑暗中低语声响起:

    “一头小孔雀,一只小冰凰,还是去天上打罢。

    这次就放过他们,敢再来骚扰老夫长眠,便一口吞了他们。”

    话语凶残,荡尽黑暗,睥睨万物的气概从龟甲中升腾,似要穿破冥冥空宇。

    洪荒,北俱芦洲,毒雾笼罩山峦,遮蔽了天空。

    忽然一头巨大无比的孔雀摇动双翅,自一片浓雾当中遁飞而出。

    在其身后,三只冰凰紧追不舍。

    “孔离,你莫要遁逃,你这不要面皮的东西,敢打我族晚辈的主意,老娘不扒光你一身鸟毛绝不罢休。”

    随着话语声,天空当中再次有“冰魄绝灭神针”射出。

    “凰吉,你有本事就跟我单挑,仗着人多算不得本事!”

    孔离恼怒的声音响起,头也不回,继续飞遁。

    ......

    妖神山镇天殿,灵胡儿咬牙切齿,仰望虚空,暗自怒骂道:

    “不要脸的瘟孔雀,就这般跑了?说好要做的三件事呢?”

    神霄宗灵空崖,电光童子笑嘻嘻的看着中年道人:

    “哈哈哈,你这老家伙终于失算了,那只小冰凰被捞走了!”

    中年道人脸色稍显尴尬,自辨道:

    “人有千算,天只一算,人算不如天算,正常,正常!”

    “哈哈哈,我都知道,我都晓得。

    那小子你再不去带回来,可要被那些家伙们发现了。”电光童子笑的前俯后仰。

    中年道人缓缓起身,低语道:“老道真要成这小子的保姆了!”

    随后身形消失,遁入虚空当中,电光童子紧随其后,嘴里嚷嚷着继续传音。

    飓风洋中,暴雨如注,天地一片苍茫。

    无数的火山灰被冲刷而下,天地元气逐渐恢复了平静,飓风慢慢平息,唯有海水中的巨浪还在翻滚。

    林照盘膝而坐,阴阳二气和五行之力流转不定,风雨难浸。

    其脑海当中,五色神光中蕴含的五行大道,被其如饥似渴的不断领悟。

    数万里外,有身影出现,其中不乏顶级妖神、真仙,另有大能遁行虚空乱流。

    都快速前来此处查看,想要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