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千钧一发

    轰!”

    在这一瞬间,两只龙爪与那鼠王的骨爪相碰!

    与此同时,在南宫浩的身边,更是有着不少月牙状的空间利刃飞窜而出,带起一只只火焰小灰飞驰而去。冰%火*中文www.Bhzw.cC

    不过南宫浩都还没来得及发力,指尖颤抖着,竟完全无法爆发出龙神爪应该有的威能,像是被什么莫名的力量强行抑制住了。

    至于自己的那些灵气攻击……鼠王仅仅是爆发灵气,竟然就瞬间将其完全磨灭,连空间利刃也不例外。

    只见那骨爪上的沙粒就像是蜂群一般,嗡嗡声扩散,直接就从鼠王的爪子上脱落,瞬间就顺着南宫浩的手向着他的胸口位置爬去。

    那每一颗黑沙都像是贪婪的大嘴,竟在不断地渗入那龙爪的鳞片之下,疯狂的吮吸着南宫浩的血液,竟直接开始蚕食他体内拥有的水分,速度极快,只见的南宫浩的左手肉眼可见的干瘪下去,鳞片脱落,让这些黑沙愈发的壮大,如同跗骨之蛆,难以剥离。

    尽管龙神爪威力不俗,利用巧劲爆发强横的攻击,去轰击对方,但现在这情况下,南宫浩无论是左手,还是龙爪虚影,竟都被完全限制住了。

    再加上鼠王同样爆发的那骇人的力道再加上土灵气之中蕴含的那些腐蚀之意,南宫浩只感觉全身上下的力量都像是被一张大网包裹,有心无力,指尖的力量就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之上,而那棉花还时不时有着利刃从其中刺出的感觉,根本无从下手,反倒是自己被限制。

    南宫浩闷哼一声,体内气血一阵翻滚,顿时就感觉被什么东西抽出了一般,只感觉面前一阵阵气浪呼啸而过,随着那些黑沙的来袭,从他身上无情的刮过。

    但也是因为这阵气浪,两者相碰形成的巨大冲击,倒是让南宫浩所在的蒲扇借着这力道稍稍提速,飞驰而出。

    千面也是拼尽了全力,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那些聚集而来的雷电在这冲击力下更显得凌乱不堪,险些消散,但也只能苦苦支撑着。

    那没有五官的面容上明显有了不少血迹浮现,面具之身上也是又有着大量的裂口显现,强行凝聚着现在的雷电,不断催动着蒲扇行进,与那女子并立逃窜。

    这些气浪倒是没有对张琪造成任何影响,那小巧的身影就躲在熔炉之后,阵阵气浪全被熔炉抵挡,张琪的注意力也因为南宫浩的几种神通出手完全落在了他身上,脸上更是渐渐地有了些恍然之色,洁净的双手又开始在储物袋中不断翻找。

    “难缠,现在这臭老鼠是完全黏上我们了,净清,加把劲!灭生蛛苏醒我们就有一线生机了!”这个时候,南宫浩也来不及去管身上的黑沙,心底咆哮两声,就只是催动了下灵气,凭空升起了阵阵火苗,在自己左手熊熊而起。

    眼神一闪,他的瞳孔之中一股戾气爆发,咬牙之间,鼠王长尾上的墨绿色斑点突然就迸发出了异样的光泽,其中那阵恐怖的绿芒突兀的亮起。

    鼠王的长尾上,那些墨绿色的斑点出立刻就有着一条条根须蔓延而出,滋生好些枝叶包裹,缠绕之间,那条长尾顿时就干瘪了下去,就如同地上的那些碎渣一般的杂草一样,生机全无,其上不断淌着的黄绿色的脓水源源不断,恶臭袭来,相当骇人。

    鼠王冷哼一声,脸上的表情很是惊异,扬手之间,就直接将自己的长尾斩断,没有任何迟疑。

    咧着歪嘴,在脸上猛地一抓,锋利的指尖吊着一块块碎肉全塞进了嘴里,脸上一条条血淋淋的抓痕下,清晰可见白骨森森。

    就连鼠王自己都没想到,南宫浩这一击竟然是直接影响到了自己身体之中的生机之力,让那尾巴顿时就如同死物一般,甚至那股莫名地力量还在向着自己的全身弥漫而来。

    鼠王的灵气造成的腐蚀之力纯粹是借着土灵气吸干水分达到的效果,可完全比不上南宫浩这般直接剥离生机!

    也正因为这一击的诡异,也正是因为南宫浩这木灵气神通的恐怖,就更是让鼠王对这三纹境界的蝼蚁高看了几分,对于那看似源源不断的数种灵气,鼠王心里也完全明了,他此时若是还看不出是五行灵基的作用,他也妄活这么多岁月了。

    再加上那诡异的兽爪,其上的声声龙吟也是完全让鼠王惊呆了……

    能在当今这天地中碰到拥有五行灵基、空间灵气的龙族,这简直是梦幻!

    “这样的祭品无疑是绝佳,要怪也只怪你的先辈对我等下的狠手,这样一来也算是报了我当年面容被毁一仇,说不定还能够直接打通屏障,哈哈!天助我也!”鼠王大笑着,嘴巴里血肉模糊,因为太过兴奋,就连自己的牙齿都被咬下,嘎嘣嘎嘣的全部搅碎,硬生生咽进了肚子,表情很是狰狞。

    南宫浩展现出来的种种都让鼠王下定了决心,这样的龙族无论是灵气还是生机之力都相当浓郁,拿去作为黄土的祭品可再合适不过了,再加上空间灵气更是直接对那屏障造成影响,南宫浩对于鼠王来说已经是志在必得了!

    斩断长尾之后,鼠王也因为这一击身形有了稍稍的停滞,身上的灵气翻涌,在自己的身体中又流转了几圈,确定南宫浩那诡异的神通完全消散后,这才继续追逐而去……转眼之间,狞笑着就又追上了南宫浩的身影。

    “热寂之雨!”

    眼看着自己的右手之中,那些沙砾在不断的涌动,竟能与南宫浩的火炎分庭抗礼,期间更是在不断地蚕食着自己鳞片之下的血液,再加上围困火的虚影的那些沙粒也很是顽固,一时间,南宫浩也无法将其完全清除。

    不过也趁着鼠王的停歇,南宫浩立刻就沉声开口,水火灵气交错间,在南宫浩的头顶,顿时就有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浓厚黑云压下,随着那火的虚影猛然一震,黑沙全然被其挣脱而开。

    随着南宫浩的动作,那巨大的虚影抬手就是一指向着那片乌云点去。

    一滴滴雨水降下,映出其中的火红,泛起大片的热气铺散。

    水滴之中的火炎之力更为旺盛,水火交融之下,那每一滴雨水散出的威势都相当强横,与那每一颗沙粒相碰,那水滴之中的燃烧之力带起了南宫浩身上所有的血液沸腾,伴随着那炙热的高温,终于是勉勉强强地将其磨灭。

    这一下子,南宫浩已经算得上是手段尽出,因为这接连不断的出手,接连不断的挥毫着自己的灵气爆发出最强的神通,他的身体同样有些抗不住了,口中更是不断的溢出鲜血,再加上鼠王的灵气干扰,他的脸色已经很是苍白。

    因为那些黑沙的缘故,自己的左手龙爪都已经少了一圈,尽是血痕累累,不少鳞片都已经脱落,掌心更是在刹那间浮现出一个血洞,不断的有着黑血急速蔓延而出,全是被黑沙污染的血液,被南宫浩忍着剧痛逼出了体外。

    鼠王那能够吸干水分的土灵气也着实骇人!

    好在丹田位置有着净清坐镇,倒是护住了灵气海的稳定,五行灵基也还算正常,灵气海中的灵气也在不断的补充,再加上火的力量还存在不少,南宫浩倒是不用担心灵气的问题,还能够肆意使用一阵。

    就是南宫浩自身的气血相当不稳,现在也全靠着求生的意志强撑着,就算还能够使用神通,那也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就算单靠着自己,也还能够撑上一阵。

    剥夺生机的副作用本来就很大,也亏得鼠王第一时间就直接斩断了自己的长尾,没有让南宫浩这神通完全展现,不然南宫浩此时丹田早已经是负重累累,是万万没有再出手的可能了。

    灭生蛛始终没有苏醒,依旧沉浸在上次吸收的毁灭之意中,净清无论怎样催动彼岸花都无法让其颤动分毫。

    “灭生蛛苏醒不了,单靠着我现在的这些神通,这臭老鼠完全没有任何压力,若是等到其完全爆发,那我们可真就要丧命于此了。”

    “千面催动蒲扇就已经是极限了,张琪凝气境的修为也帮不上什么忙,现在要真要算起来,能帮上忙的也就只有这一人……”

    这一下子,南宫浩是真的有些心慌了,之前的对碰虽然说鼠王并没有抓住他,但面对着人家的随意出手,南宫浩就已经是手段尽出,这样子再拖延下去,南宫浩可完全没有逃生的可能……

    不过看着与自己并肩而行的那名女子,南宫浩也是又有了些想法。

    “杨师姐,时间有限,还是尽快将那至宝拿出,也免得我们两人都丧生于此,我已经想好了逃生手段,只需要你祭出法宝稍稍阻拦片刻!”南宫浩大喊一声,更是有意的将自己的空间灵气稍稍施展,面前顿时就有着一层雪白的光晕若隐若现,让那女子清清楚楚的看到。

    “周兄说笑了,那法宝我可没办法催动,倒是周兄若是借助法宝之威全力抵挡,说不定我俩还有一线生机。”那女子冷哼一声,回头瞥了南宫浩一眼,其身体之外仍然是层层的浓雾包裹,南宫浩仍然看不清面容。

    “杨师姐,你让我来此消灭妖魔,我又岂能独活,我周某向来都不会做那等过河拆桥的事情……杨师姐放心,你就算不能催动那法宝斩杀妖兽,但抵挡肯定没有问题,我这逃生手段也绝对能够带我们脱离现在的困境,杨师姐,还请三思!”

    南宫浩话语传出,也是有些咬牙切齿,挥手之间,那女子脚下法宝上的火苗都完全消散,看了眼悠闲自得的张琪之后,就更是感觉恼火!

    反观那女子,很明显能够看出南宫浩的话已经有些打动她了,毕竟能够逃生的话也大可以一试,但也仅仅是打动……在南宫浩解除了释放的火灵气之后,那女子竟就直接全力施展,速度顿时就提了上去,瞬间就超越了南宫浩。

    现在鼠王的目标转变成南宫浩之后,这女子似乎已经铁了心不再出手,就只是一直逃窜,丝毫不顾南宫浩现在的情况,每一次南宫浩与鼠王的碰撞,都似乎与她完全无关。

    南宫浩那番话的意思也很是明确,而且也向其展现出了空间灵气,表明了自己能够带领她离开,不过也需要她来抵挡下鼠王的出手。

    只需要抵挡住鼠王的那个领域,南宫浩就有把握带着他们几人离开,自己这里还解除了火焰灵气,可以说是诚意满满,但那女子也丝毫没有领情,根本没有想要合作的意向,铁了心将南宫浩当成垫背的。

    “妇人之仁!心肠歹毒!本来就可以一起逃的,现在非要弄得个生生死死的。我好歹也算是帮了她啊,人心叵测!这当真是人心叵测!”

    “出门在外,我一向谨慎当头,这次怎么就栽了个大跟头呢,当时要是直接施展空间灵气离开多好……”

    在那蒲扇之上,南宫浩的话语声不断的响起,那滔滔不绝的嘀咕中也是透着些许虚弱,顿时也让千面紧张了起来,南宫浩的这般样子也确实是代表着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

    眼看着鼠王的身影又再次临近,而且乍一看,那丑陋身体的气势更是强横了不少,身上的肉瘤都一个个的炸开,不断地溅出好些粘稠的脓水,领域完全爆发,已然将这一片的区域完全笼罩。

    沉重的风沙黑压压的一片,让南宫浩等人都有些喘不过气,那骇人的威压顿时降下,大片大片的沙尘掀起,一团团的黑色雾气从地面迸发,如同那深渊中探出的一只只大手,朝着南宫浩和那女子的方向不断的抓去。

    蒲扇摇摇晃晃,天边的火光、雷光也都显得黯淡不少,那女子脚下的光晕也忽明忽暗,两人都是好几口鲜血喷出,一股窒息的感觉瞬间笼罩他们全身上下,这一片区域几乎所有的水分全被那弥漫在空气之中的土灵气吸了个干净。

    至于他们催动法宝的灵气,已然在那黑沙之下完全消散!

    千面和那名女子法宝的那些雷霆被完全切断,蒲扇上的灵气全然消失,就连南宫浩头顶的火的虚影都被彻底破除。

    千面身上的气息更是瞬间就萎靡了下去,那半透明的面具蜷缩着,就落到了南宫浩的手上。

    几个身影猝不及防之下,都顿时向着地面滑落,那一只只的黑色大手立刻就伸向了他们的身影,蔓延之间,就形成一张张大网,要将其完全束缚其中。

    南宫浩屏息凝神,干燥的空气中就感觉身上有着无数的刀子刮过,又再一次爆发出不少灵气向着鼠王袭去。

    “糟了!”

    不过这一瞬间,在灵气脱手而出的瞬间,南宫浩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自己的那些灵气攻击还没放出多远,就被那些土灵气完全压制。

    甚至还有着不少飞沙直接袭来,顺着南宫浩的灵气就齐刷刷的依附在了南宫浩的全身上下,更是对其形成了强有力的束缚,直接就将其全身上下的灵气完全压制。

    鼠王的身影更是飞速移动,一挥手,揩去脸上的些许血迹,抓了抓那皮肉之下的森森白骨,另一只爪子直接伸向了南宫浩的胸口。

    “不管你们几人到底认不认识,你们那件至宝到底是不是真的,现在都别想从我手下活着离开,这般完美的龙族祭品,我可求之不得……”鼠王狞笑着,周围的灵气在其操纵下已然将其余的几人也都全然包裹。

    现在的被禁锢了灵气的几人对于他来说,不过是板上鱼肉,任他宰割。

    “铿铿!”

    鼠王话音未落,眼看着那巨爪都已经到了南宫浩的跟前,不过接下来,一声巨响爆发,鼠王却是立刻怔住了,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爪子所触碰的竟是一个无比坚硬之物。

    定睛看去,在南宫浩的面前,竟是一个偌大的熔炉抵挡在前,丝丝光晕在其上不断地流转,似带起些许奇异的光芒与那鼠王的爪子触碰到了一起,将其抵挡开来。

    这是……

    张琪带着的那个熔炉!

    南宫浩一惊,转头间,只见张琪静立在蒲扇之上,身上那些水灵气已然爆发而出,像是条条丝带飞舞。

    看着这一幕,看着张琪施展的水灵气,鼠王眼中也是闪过几分不屑,这等凝气境的水灵气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就只是轻轻一挥手,控制着自己的灵气变化出不少尖刺,就向着张琪涌去,而他的身形也是掠过了熔炉,再度向着南宫浩和那女子攻来。

    这些水气无疑是那些土灵气渴望之物,鼠王的灵气本就对水有着异常强烈的克制之力,但无往而不利的土灵气,竟是像是失效了一般。

    甚至在那光晕之中,鼠王的那些腐蚀力极强的土灵气竟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去蚕食那看似微弱的水灵气,像是被阻隔了一般,被完全抵挡。

    这区区凝气境的灵气,鼠王这一下子竟然还没办法破除!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