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六百八十八章 受罚

    ""

    赵夜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随着年纪的增长,力气愈发地大了,两桶水提溜在手上,根本感觉不到半点压力。冰%火*中文www.Bhzw.cC

    他曾偷偷地找了一块石头试了一下,上千斤的大石头,被他一只手就托了起来,还挺轻松,所以一直以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这事他没对赵雅隐瞒,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间并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听小雅说,这世上总有一些天赋异禀之人,生来便有旁人一辈子也无法企及的本领。而其中一种人,便是天生力大无穷!

    赵夜白估计自己就是属于这种人,而且上山十年,连小病小灾的都不曾有过,虽然时常被人欺负殴打,可自己好像也皮糙肉厚,那些被殴打出来的伤势,基本上睡一觉便能恢复过来。

    为此,赵雅曾兴冲冲地去找自己的师傅,将赵夜白的异常禀明,恳请师傅再仔细检查一下赵夜白的资质,期望小白哥哥能入了师傅的法眼,拜入门下。

    可惜的是,师傅检查之后,依然说赵夜白资质平庸,并没有收他的打算。

    修行十年,如今的赵雅已不是当年那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了,她深知师傅的强大,所以师傅的这个评断让她很是伤心。

    她也曾偷偷地将师傅传授给她的功法秘术转告给赵夜白,想要小白哥哥与她一起修行,资质是平庸还是出色,修行之后最能看到结果。

    可让她气愤的是,小白哥哥这个死脑筋竟是压根没修行过,说是没经过前辈的同意,他不能擅自修行。

    赵雅快气死了!

    青玉峰下,那一道道台阶上,少年健步如飞,提着两个装满水的木桶,不但没有拖慢他的速度,反而越来越快,他双手平稳,那满满的木桶中,水滴一滴不曾落下。

    随着速度的提升,赵夜白身边的虚空都荡起了一层层涟漪。

    只不过这些变化,少年丝毫不曾察觉。

    他只是喜欢这样奔跑,仿佛鱼游大海,整个人有一种要与这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

    当年让两个孩子攀登了整整一天,脚底板都磨出水泡的一千零八道台阶,不过片刻功夫便已被甩在身后。

    登上青玉峰时,面前一个少女亭亭玉立,豆蔻年华的少女容颜极美,清丽脱俗,也难怪七星坊那些师兄弟们见了她便念念不忘,想方设法地要往青玉峰上传递书信。

    “小白哥哥。”赵雅甜甜地笑着。

    赵夜白顿住身形,望着面前的少女,微微有些失神,想起了苗飞平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赵雅歪了歪头:“你怎么啦?”

    “没什么。”赵夜白摇摇头,“你功课做完了吗?怎么在这里等我。”

    赵雅伸手要去接那水桶,赵夜白侧身让过:“不用,这是我的功课,回头让前辈看到了又该说你了。”

    赵雅撇撇嘴:“师傅就是管的多,这也不让,那也不让,烦都烦死了。”

    赵夜白笑了笑道:“前辈也是为你好。”

    “哼!”赵雅小巧的鼻子挺了挺,忽然像是闻到了什么,轻轻嗅了嗅,目光狐疑地在赵夜白身上扫过。

    赵夜白有些不自然地跑开一截,声音传来:“小雅你先休息会,饭菜马上做好,回头我喊你。”

    “哦!”赵雅应了一声,满面微笑地望着赵夜白的身影。

    待到那身影在自己眼帘中消失之后,赵雅脸上的笑容才慢慢消失,清澈的眸子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她在小白哥哥身上闻到了一丝淡淡的药香味!

    转过身,一步朝山下踏出,几步后,人已至山脚处。

    轻车熟路地来到那水潭边。

    苗飞平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嘴里叼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拔出来的野草,听到动静后转头回望,露出一抹苦笑:“来的可真快啊你。”

    赵雅问道:“都有谁!”

    那声音冰寒,几乎让水潭冻结。

    苗飞平叹了口气:“每次都是这样,他们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上几次被你打的那几个家伙,那一个不是开开心心的?他们欺负赵小白,就是要引你出头,然后见你一面,哪怕被你揍了也心甘情愿。”

    赵雅咬着银牙:“上几次是我出手太轻了!”

    苗飞平忽然有些不妙的感觉:“这次你想干啥!”

    “不关你事,你只要告诉我到底是谁就可以了。”

    苗飞平摇头道:“这次的人你打不过的,你如今不过真元三层,人家可是真元九层,只差一步就可晋升神游,你又如何能是对手。”

    “真元九层吗?”赵雅呢喃一声,忽然闭上了双眸,一身气势毫无征兆地节节攀升!

    苗飞平愕然,不知赵雅在搞什么东西,不过很快他便张大了嘴巴,口中衔着的野草掉落了也不知情。

    在他的感知之中,赵雅身上的气息攀升至真元三层之后,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继续攀升着,直到一个巅峰轰然突破,一圈气浪以赵雅为中心爆发开来。

    真元四层!

    这还没完,片刻之后,真元五层,然后真元六层……

    短短片刻功夫,突破了三个小层次。

    苗飞平心中之震惊简直无以复加,这就是甲上资质的恐怖之处?突破境界简直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他也是甲等资质,这些年修为突飞猛进,进展速度比同门师兄弟快很多,但跟赵雅方才所为比较起来,简直没有可比性。

    头一次知道,修为居然还能这么突破的!

    虽然真元六层与九层依然相差三个小层次,但差距毕竟没有那么大了。

    苗飞平嘴角剧烈抽搐着,头一次生出己不如人的感觉,眼看赵雅杀气腾腾,也不再坚持,报出了一人的名字。

    赵雅伸手在虚空中一握,一杆银枪抓在小手上,转身离去。

    苗飞平心头狂跳,隐约感觉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急忙传讯自己的师尊管千行。

    一炷香后,一件同门相残之事震动七星坊。

    一个名叫刘毅的弟子不知为何与青玉峰上的赵雅起了冲突,两人大打出手,结果却是修为高出三个小层次的刘毅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最后关头若不是管千行长老出手阻止,那刘毅只怕要当场毙命!

    绕是如此,刘毅也被打的重伤,没三五个月修养休想下床。

    此一战,震动七星坊上下。

    一来这么些年来,同门之间虽有竞技,也时有负伤,却从未有人真的下什么死手,这一次赵雅却这么做了。

    据那围观之人所说,赵雅出手招招致命,简直就是奔着取那刘毅性命去的。

    二来,赵雅的身份非比寻常,乃是青玉峰那位坐下唯一的弟子,虽说这些年赵雅的成长有负七星坊高层的期待,但这身份和地位却是不会改变的,换做旁的弟子做出这种事,轻则逐出门墙,重则废去修为,可事发在赵雅身上,谁敢?

    三者,以真元六层对战真元九层,竟是刘毅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以弱胜强这种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彼此之间战斗时实力差距悬殊就难以理解了。

    刘毅被其师尊亲自领回去养伤,七星坊高层连夜聚集一堂,打探事情原委,商议善后之事。

    青玉峰上,赵雅鬼鬼祟祟做贼一般跑了回来,才刚上峰顶,便见师尊正站在那里,淡淡地瞧着她。

    赵雅身子一僵,低下头,扭扭捏捏地来到杨开面前,眼睛低着自己的脚尖,轻声道:“师傅!”

    虽然小时候心中发狠,一定要努力修行,早晚有一天要将师傅踩在脚下,让他尝尝当杂役的滋味。

    但十多年相处下来,小时候那些心思早就没了,师傅对她很好,她心里也视他如师如父。

    “突破了三层?”杨开问道。

    赵雅小心翼翼地点头。

    杨开叹息一声:“其实以你的本事,就算是真元三层境,对付一个真元九层也不费什么事,没必要去突破。”

    赵雅撇嘴道:“弟子不知那家伙竟这般弱。”

    杨开道:“不是人家弱,是你足够强。”

    赵雅抬头笑颜如花:“是师傅教导的好。”

    杨开扭头喊道:“赵小白!”

    “来了来了!”一直躲在旁边偷偷观望的赵夜白连忙从藏身处跑了出来,待到杨开面前站定:“前辈有什么吩咐?”

    杨开一抬手,便将厨房里那装满水的大水缸给抓了出来,往赵夜白头上一放。

    赵夜白吓一跳,也不敢乱动,连忙抬手将水缸顶住!

    也亏得他力大无穷,换做别的普通人,只怕要被这水缸给压成肉饼。

    “赵雅今日突破了三层小境界,你便在这里站上三日,若是有一滴水洒落,你就可以下山了。”

    赵夜白没有半点怨怼之意,反而如释重负,重重应道:“前辈放心,绝不让一滴水洒落。”

    旁人不知道明明是甲上资质的赵雅为何这些年修为进展缓慢,他是知道的,因为赵雅说了,这是前辈特意压制的结果,否则以赵雅的无双资质,十年时间恐怕已突破至入圣境!

    方才他听说小雅妹妹突破了三个小层次,还担心前辈会不会责骂,如今倒是松了一口气。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