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白骨三英率同自少游、白元亮和八名中年剑士迅快走到白骨神君身后站停下来。高步云、杜浩然、宋天寿等人也纷纷向中间围了上来!

    史紫丹猝然问道:

    “怎么?所有的人,都被他们制服了吗?”

    桃花女娇声道:“不要紧,还有贱妾呢!”

    话声未已,突听四声惊“啊”,和一声蓬然大震同时响起!

    原来和四名宫装侍女缠斗已久的史琬、蓝如凤两人,一直被上下左右飞舞的四盏宫灯围在中间,不胜也不败,好像是被困住了一般!

    直到各大门派的人纷纷得手,朝史紫丹围了上去,史琬、蓝如凤两支长剑也在此时剑光突然暴长,这回两人真正联上了手,两支长剑划出一片剑光,不攻人而攻灯,剑光连闪,快若掣电,砍向挑灯细竿之上,把四盏宫灯一齐斩落到地上。

    因她们发剑动作如一,故而被砍落的四盏宫灯,也很整齐的落到一起,蓝如凤更不怠慢,左手扬起,飞快的投出两颗东西,第一颗黑色的似是火药,和灯焰一触,立即蓬然一声,化作一蓬熊熊火焰。

    第二颗黄色的极像是雄黄精,因为火焰乍起,就发出极其浓馥触鼻的雄黄气味!

    四名宫装侍女又急又怒,一声娇叱,各自挥动短剑,正待朝两人扑攻上去!

    只听桃花女娇声道:“你们回来。”

    四名宫装侍女舍了史、蓝两人,急速后退。

    史琬和蓝如凤是听了贾老二的嘱咐,主要任务就是要毁去她们(四名宫装侍女)的四盏宫灯。

    先前一直没有下手,是因为大家正在混战之中,一旦毁去宫灯,触怒了桃花女,恐两人不是她的对手。

    此时大家都已围了上来,桃花女纵然出手,也不用怕了。宫灯一毁,史琬、蓝如凤就双双后退,和宋天寿、闻天声等人会合在一起。

    桃花女脸色铁青,两道杀气毕露的眼神,直向史琬、蓝如凤两人射来,冷冷一笑道:

    “两个小丫头?哼,就算你们破了我四盏宫灯,毁了我桃花毒雾,你们就能稳占胜算吗?”

    一面回头朝史紫丹道:“史神君,你还等什么呢?”

    史紫丹凝声道:“老夫的无敌营就可以到了。”

    只见贾老二双手抱着一坛陈酒,脚下踉踉跄跄的从厅外走了进来,嘻的笑道:

    “回史神君,他们都喝醉了,不会再来了。”

    史紫丹嗔目喝道:“你说什么?”

    贾老二醉态可掬,尖声笑道:

    “小老儿刚才就是从无敌营来的,为了庆祝史神君当选盟主,要他们每人乾了三杯。嘻嘻,只是小小的三杯,他们居然东倒西歪,烂醉如泥……”

    “你……”史紫丹怒极,“你”字还没说完,突然舍了徐少华,声音摇曳,一个人化作一道白光,朝贾老二激射过去!

    贾老二骇然道:

    “那几坛酒里的千日醉,也是小老儿奉你老之命才放下去的剑光劈落,付卜的一声,把贾老二抱着的酒坛劈成两半,登时酒香四溢,倾倒一地,但抱酒坛的贾老二,却已不知去向?

    史紫丹突然厉声道:“好!”

    身形突然朝上拔起三丈多高,挥手一剑朝一根横梁上砍去,但听“当”的一声大响,陡然间有如天动地摇,整个大厅起了一阵颤动,大家但觉眼前一暗,大门已在震动之际,砰然阖起!

    闻天声大喝一声:“少华,不要让老贼跑了!”

    右手抬处,凌空一掌,朝史紫丹拍去。

    史紫丹身在空中,厉笑道:

    “老夫要把你们一起消灭于此,岂会逃走?”

    笑声中,一道剑光闪电般迎着掌风劈落!

    这一记势道极猛,但见匹练般的剑光极速,宋天寿、杜浩然、丁药师,和相距还有丈许远近的高步云、竺天生、陆子惕、祝士谔等人看出情形不对,不约而同,挥剑而起,朝上迎击。

    站在他对面的徐少华更不怠慢,身形嗅的一声凌空拔起,秋水寒横扫过去。

    “唷,你们仗着人多,也不看看还有我呢!”

    桃花女话声说得娇柔,但一道人影随身拔起,再一个筋斗,头下脚上,剑光乍现,剑先人后,朝众人扫来!

    这几方面差不多同时发动,但徐少华施展昆仑“云龙身法”,身形较快,史紫丹早就料到徐少华会抢先攻来,口中沉笑一声,功运左手,暗藏不发,直等呛的一声,双剑交击,他乘机下落!

    有意从徐少华身边掠过,左手才骤然疾吐,“砰”的一声,一只乌黑有光的手掌,比平日几乎胀大了一倍有奇,端端正正击在徐少华的后心!

    徐少华剑上功力原没有他的深厚,双剑交击,已觉真气受到震动,这一掌被他击中后心,但觉眼前一黑,一个人被震得直跌出去!

    “黑手印!”乙老人家目射xx精芒,沉声道:

    “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了!”

    徐少华一下落到地上,就被凌空飞来的贾老二双手轻轻一托,接个正着,然后落到地上,”急急说道:“少庄主,你没事吧!”

    徐少华虽然练成“太清心法”,但总究功力尚浅,张嘴吐出一口鲜血,说道:“我没什么。”

    “不对。”贾老二吃了一惊,说道:

    “你被他‘黑手印’震伤内腑,快坐下来调息运功!”

    “黑手印?”徐少华突然双目激动的道:“原来……我爹是他……杀害的……”

    再说桃花女剑先人后,凌空横扫而下的一剑,居然剑气迸发,光芒奇亮耀目!

    但听一阵锵锵剑鸣,宋天寿、杜浩然等七支长剑经她剑光扫过,只觉手上一轻,剑身已被齐中削断。

    原来她手上也是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

    大家猛然一惊,急急后退,已是迟了半步,有的肩头中剑,有的胁下被划破一道血口,反正七个人没有一个不负伤的。

    而且负伤的人,连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剑是如何被刺中的?因为对方除了削断自己长剑的一剑之外,根本就没有发过第二剑。

    白骨神君清癯的脸上,不禁神色微动,凛然道:

    “九指圣母的‘天残魔剑’!”

    桃花女已经回到地上,依然傍着史紫丹身边而立,媚笑道:

    “白骨神君果然有点眼光,这就是史神君要把大门关起来的理由了。”

    白骨神君洪笑道:

    “就凭你们两个能把所有的人赶尽杀绝吗?”

    “白神君不信?”桃花女格的笑道:

    “这七个人每人中了奴家一剑,已经活不过三个时辰……”

    徐少华想到当日爹胸口的黑色掌印,最先怀疑“黑沙掌”,后来怀疑“毒煞掌”,结果竟会是史紫丹的“黑手印”!

    父仇不共戴天,他哪肯坐下来运功调息,强压着一口真气,切齿道:

    “我不用运功,今天非手刃了老贼不可!”大步朝史紫丹走去,嗔目喝道:

    “史紫丹,我爹是不是你害死的?”

    史紫丹眼看徐少华后心中了自己一记“黑手印”居然还能站得起来,他目光何等犀利,当然看得出徐少华内伤并不轻,此刻只是仗着内功,强压住伤势而已,这就点着头大笑道:

    “你果然比你老子强得多了,你老子连老夫五六成功力的一记‘黑手印’都接不住,方才老夫差不多使了八成力道,你还能撑得住,实在不错!”

    他这几句话,是有意激激徐少华的!

    徐少华听得双目如火,咬牙切齿的道:

    “你果然是杀害我爹的杀手,你承认了。”

    “哈哈,这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史紫丹厉笑道:“你们还有谁能活着出去吗?”

    “好个老贼!”徐少华抬手就是一剑朝史紫丹刺了过去,这一剑他含愤出手,剑势直刺,看去毫无变化,但却十分快速。

    史紫丹对各大门派的剑法,莫不精通,以他的剑术造诣,自然看得出徐少华这一剑,看去虽然笔直刺来,毫无章法可言,但却似乎隐含玄机,使人无法预估,心头暗暗一怔,急忙挥剑封出。

    他不知道徐少华练会的一招剑法——“改弦易辙”,乃是昆仑派“太清剑法”的精华。

    老子揭橥大道无名,玄门剑法到了最上乘境界,同样剑道无名,清净可为,“改弦易辙”没有一定的招式,所谓以无招胜有招是也。

    史紫丹长剑封出,才发现不对,他练剑数十年天下最厉害最繁复的剑招,都可以封解得开,但独独徐少华这一招毫无章法,毫无变化直刺过来的一剑,他竟然封了个空!

    一剑封空,徐少华的剑尖已经刺到他的右肩,相差不过三寸,但听“叮”的一声,一缕精芒正好点在徐少华剑尖上,那是桃花女出手了。

    徐少华但觉手腕一震,似有一缕阴寒之气从剑上传了过来,急忙运起真气,从剑上推出。

    史紫丹一剑封了个空,自是大吃一惊,但他对敌经验何等丰富,耳中听到一声轻“叮”,已知徐少华的剑势,已被桃花女封住,这一机会,岂肯错过,回手一剑朝徐少华腰间横扫过去。

    徐少华堪堪运功朝剑上渗来的阴寒之气逼去,自是无暇兼顾!

    又是“呛”的一声,史琬、蓝如凤两支长剑交叉挥出,一下朝史紫丹扫来的剑上架去。

    这声“呛”,可不是把史紫丹的剑势架住了,而是史琬、蓝如凤两支长剑立被削断!

    两人连长剑被削断都还没有看清,耳中听到了“呛”声,就觉史紫丹剑上发出一股极为强大的推力,把两人震得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连退两步,才算站住。

    也在此时,突见两条人影,奇快无比的同时飞闪而入,一个是蓝启天,他怕女儿有失,仗剑掠上。

    一个是白元规,他看徐少华伤势不轻,不能再和史紫丹交手,一面以“传音入密”要贾老二把徐少华扶下,赶紧运气行功,由他上去把徐少华替下来。

    因此史琬、蓝如凤被震后退,蓝启天和白元规正好补上。

    史紫丹目光一瞥,仰首大笑道:

    “好,好,今天反正全要上场的,你们两个先出手也好。”

    桃花女妖烧的笑道:“就是他们两个?不嫌太少了吗?”

    史紫丹沉嘿道:“不要紧,待会他们自会一个个加进来的。”

    白元规喝道:“你说什么?”

    桃花女手提长剑,格的笑道:

    “我说你们两个两个的上来,不嫌太麻烦吗?神君的意思,是说不消几个回合,你们的人,看出你们两个情势吃紧,自会加入战圈来的,现在你懂了吧?”

    她巧笑情兮,说来嗲声嗲气,但口气却是不小!

    蓝启天朗笑道:“那倒未必见得!”

    桃花女道:“蓝大庄主不信,马上就可分晓!”

    “好!”蓝启天长剑一圈,一道蓝色剑光直奔桃花女。

    白元规也在此时朝史紫丹喝道:

    “咱们毋须多说,阁下接着了。”

    右腕一振,白骨剑漾起几道白芒,直射过去。

    两人几乎是同时出手,史紫丹和桃花女似是毫不在意,长剑随手一左一右向外划出。

    他们这一剑看去各自施为,封解白元规、蓝启天两人的攻势,但两道剑光才一出手,就矫若神龙,光芒大盛,一下会合,居然像是一个人划出来的一道剑墙,把白元规、蓝启天圈入在剑光之中。

    这是外人所看到的景象,自元规和蓝启天却并无被剑光圈住的感觉,只是感到两人被隔了开来,但他们本来就是各自攻向一人,第一招被封开,第二招第三招就紧接着出手。

    如论剑上造诣,白元规功力之深,并不在史紫丹之下,蓝启天也足可对付桃花女,但不知怎的,交手不过三招,陡然发现史紫丹和桃花女联手之后,剑上威力不知增强了多少倍!

    一个剑势开阖,宛如一片汪洋大海,波澜壮阔,一个剑势奇幻,剑光似东实西,剑剑狠毒!

    三剑下来,白元规已可感到自己绝不是史紫丹对手,蓝启天也发现桃花女剑法之奇,自己根本摸不清头绪,连想见招拆招,都封架不住。

    白元辉、白元浩、白元亮三人看出情形不对,正待出手!

    白骨神君看得目芒飞闪,左手朝前一摆,说道;“你们上去也不是他的对手。”右手白骨剑呛然出匣,大步朝战阵中走去。

    史紫丹大笑道:“白神君再要赐教,兄弟欢迎得很。”

    口中说着,唰的一声,一道剑光直奔白骨神君面门。

    白骨神君沉笑道:

    “阁下口气越来越狂了。”挥手一剑,朝前迎击过去。

    哪知就在此时,陡觉身后有一缕极细冷芒激射而来,一时只好施展移形换位,侧身让开。目光一瞥,看到一缕精光倏然隐去,不觉暗暗一怔,忖道:

    “原来偷袭自己的是桃花女,此女刚才使的大概是‘束剑成丝’了,剑术能练到此一境界,已非易事,难怪他们口气有如此之狂了!”

    照说加上白骨神君,白元规和蓝启天应该可以减轻负担了,哪知白骨神君的挥剑加入剑圈,虽然和史紫丹力拼三招,依然平分秋色,没把史紫丹震退半步,也并没有替白元规、蓝启天两人解围,甚至还是和白元规隔着一道剑墙,丝毫没有冲破。

    白骨神君在武林中可说是少数几个超强高手之一,此时挥剑攻入,接连几剑,不但未能把史紫丹逼退,甚至连想和白元规会合,都未能如愿,心头不由大怒,口中沉喝一声:“看来史神君方才和老夫交手之际,果然留了一手!”

    白骨剑随着喝声一连劈出九剑。他盛怒而发,这九剑果然声势极壮,记记含蕴全力,声若裂帛;但不论你剑势如何凌厉,硬是冲不开史紫丹和桃花女两支长剑纵横纠结的一层剑网,像一片厚厚的云层,可以把最强烈太阳都遮掩起来,变成满天阴霾!

    这一情形,看得白元辉心头大为凛骇,回头朝白元浩道:

    “想不到这老贼竟有这般厉害,老三,咱们一起上去,看他如何应付?”

    白元浩点点头道:

    “不错,他不过仗着两人联手,剑势较广而已!”一面朝白元亮、白少游两人说道:

    “元亮,你和少游站在这里,不用上去。”

    话声一落,就和白元辉两人率同八名中年剑士,挥动长剑,朝战场中间纵扑而上!

    这十个人,十支长剑,就像十头凶猛的狮虎,剑先人后,扑入战圈,当真非同小可!

    试想白元辉、白元浩兄弟,剑上功力,也不过稍逊老大自元规而已,若在江湖武林而言,已可算得上是顶尖高手。

    那八名中年剑士,是白元规一手调教而成,且精擅联手战术,一身武功,还在白少游之上。

    十个人一下冲入战阵,朝史紫丹、桃花女围攻而上,这份声势,自是极为强盛。照说史紫丹、桃花女两人目前正在和白骨神君、白元规、蓝启天三人交手之际,突然加入这十个人的围攻而上,自该忙于应付才是!

    但事情却居然会出人意料,史紫丹、桃花女对白元辉等十人的围攻而上,好像视若无睹,丝毫无动于衷,一个只是自顾自的挥动长剑、开闺如故,一个依然剑势奇幻,倏东倏西,令人不可捉摸。

    他们并没理会攻上去的十个人,但攻上去的十个人,都感到史紫丹、桃花女各自还攻了他们一剑。

    不,每个人都感到自己已冲入剑阵之中,前后左右,都缭绕着剑光!刹那之间,和自己一起冲上来的同伴,几乎全失散了,只剩下自己一人,独立苍芒,奋勇迎战!

    这是白元辉等十人共同的感觉,站在战阵外的人呢?他们只看到白元辉等十人挥剑冲上去的时候,一圈剑光,像天空闪电般连连闪动,等十人攻入阵去,剑光又及时封闭,十个人就一起被圈入在剑光之中了!

    这一情形,直看得各大门派的人莫不惊然失色!

    方才被桃花女毒剑所伤的七人,各自跌坐在地,经过这一阵工夫,运功逼毒,但看去毫无半点进展。

    乙老人家盘膝跌坐,右手抵住徐少华后心,正在运功疗伤,贾老二、史琬、蓝如凤、丁凤仙等人守着他站在一旁。

    仲清和看得暗暗攒眉,手持一对铁笔,朝万选青道:

    “选青老弟,咱们人数虽多,但形势似乎对咱们不利,咱们除非联手把史紫丹、桃花女除去,如论单打独斗,只怕没有一个人会是他们对手,咱们机不可失!”

    万选青矍然道:

    “仲掌门人说得极是,咱们只有合大家之力,才能把他们除去,咱们不妨过去和丐帮韦帮主商量商量。”

    仲清和点点头,两人相偕朝韦凌云身边走去。

    韦凌云眼看两人朝自己走来,慌忙抱抱拳道:

    “两位前辈可是有什么指教吗?”

    仲清和含笑道:

    “韦帮主言重,兄弟方才和万老哥商量,认为以史紫丹的武功,咱们任何一个门派,都无法和他抗衡,此人不除,武林后患无穷,即以目前来说,有白骨神君这样的高手,加上白骨三英,依然奈何他不得。唯一的办法,只有咱们集合所有力量,一起上去,或可把他搏杀,这要韦帮主合作才好。”

    韦凌云道:“仲掌门人的意思,可是要敝帮八大长老加入战圈吗?”

    万选青接口道:

    “不错,要搏杀此獠,唯有大家全力一击,贵帮八大长老功力深厚,再加上仲掌门人和兄弟两人一同出手,或可克奏肤功。”

    韦凌云望望八大长老,问道:“柏长老,你的意见如何?”

    铁猴子柏长青道:

    “仲掌门人和万庄主所见极是,目前形势,已极明显,白骨门和蓝大侠等人,一旦落败,咱们再要出手,就来不及了,而且目前各大门派的实力,也只有咱们这些人了,除了和他放手一搏,已别无选择。”

    韦凌云点头道:“好,咱们就和仲掌门人、万庄主两位联手同上,给他来个攻其无备!

    柏长青口头道:“帮主和三位副长老可留在此地,给大家掠陇”

    韦凌云笑道:“我也要参加,搏杀武林公敌,我自然也算一份了。”

    他是帮主,话既然说出来了,柏长青自然不好反对,计议定当,就各自分散开去。

    丐帮八大长老使的都是打狗棒,两人了组,分为四组,可以联手攻敌,韦凌云使的也是打狗棒,但他另有威力极强的“擎天三式”,必须以左手施为,无法和人联手,就得单独施展。

    柏长青因他身为帮主,怕他有失,就把他安排在四组人的中间,万一不敌,八位长老可以全力保护。

    仲清和、万选青两人一组,共分五个不同方向,向战圈扑攻而上。

    这一下虽是分五个方向扑攻,但因丐帮八大长老使的是八支竹节精钢打狗棒,足有六尺长,施展的同是“打狗棒法”,这一发动,八支打狗棒宛如一片乌云,朝史紫丹、桃花女当头盖落!

    韦凌云更不怠慢,口中吐气开声,左手接连使出“擎天三式”第一式“只手擎天”,第二式“不测风云”,第三式“石破天惊。”

    这三式只有丐帮帮主才能练习的丐帮镇帮掌法,果然威力非凡,从第一式出手,就掌风呼啸,有如迅雷乍发,接着就像风雷交击,天地丕变,一丈方圆,大有地动天摇之势!

    仲清和、万选青也随势跟上,一个双笔划起点点寒芒,漫天飞洒,乘隙而入,一个长剑开阖,剑势如长江大河,滔滔奔流!

    这一击,可说各竭其能,每个人都把自己最拿手的绝活使了出来,因此五面交击,威势之盛,无与伦比!

    但这番波涛汹涌的攻势,只是在战圈之外,虚张声势而已,他们准也攻不进战圈去,战圈中,除了白骨神君,没有一个人的剑势、掌力,能够威胁到史紫丹、桃花女两人的。

    丐帮“打狗棒法”虽是厉害,黄山“万流归宗剑法”虽然博大,但史紫丹早已有了破法,自然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

    韦凌云的“擎天三式”,因系丐帮不传之秘,只有帮主一个人会使,是以史紫丹也没有破法,但韦凌云究竟年事尚轻,功力稍逊,对史紫丹也不足以构成很大的威胁。

    因此这十一个人(仲清和、万选青、韦凌云和八大长老)的投入战圈,比方才白元辉、元浩和八名中年剑士也差不了多少。

    刚刚发动攻势之势,看去好像声势不小,但在史紫丹、桃花女双剑联手,不过几招之后,这十一个人又被史紫丹纵横交织的剑光圈了进去。好像他们的剑势,可以包容万物,任你人数再多,只要使开了手,就可把你圈入在剑光之中。

    一经被他剑光圈入,纵然你人数众多,也会被剑光各个隔离开来,就算你练有合击之术,到了这时,也联不起手来了。

    这下真把白元亮、白少游看得大为凛骇,全场高手几乎全投进去了,史紫丹居然仅凭一支长剑,能把这许多人圈入剑光之中,他使的会是什么剑法呢?

    只听战场中响起自骨神君的声音喝道:

    “诸位小心,史紫丹使的乃是昔年号称魔剑天王的‘大罗天剑法’,一经施展,其长处就是专门能把敌人困入剑光之中,但若要伤人,必须另有人和他配合。如今和他配合的乃是桃花女,此女使的是昔年九指圣母的‘天残魔剑’,一剑出手,可以分袭数人,才是真正杀手,诸位对她务必多加注意。”

    原来白骨神君发现自己在功力和对敌经验上,和史紫丹不相上下,但若论剑招奇奥,自己就不如史紫丹甚多,要想胜他,实非易事,不,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

    再看史紫丹和桃花女联手之后,一个人以剑光圈人,一个乘机施展杀手,此一阴谋,十分恶毒!

    这就一面挥剑和史紫丹交击,一面却暗暗注意着桃花女的剑招,只要她出手袭击,他就以迅疾手法,抢先朝她攻上一两招,使她忙于封架,无暇再去伤人。

    此时眼看丐帮的人也投了进来,人数一多,自己就无法兼顾,替大家把桃花女的“天残魔剑”一一化解,才出声告诫大家,希望大家多加注意!

    话声出口,只听桃花女格的一声娇笑,说道:

    “白神君这句话岂不是把他们看成了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了?双方交手,只要有一方不留神,就会被另一方乘隙出手,何用一个困敌,一个出手,这么麻烦?”

    口中说着,长剑突然迎面洒出,一片剑光,急如匹练,朝白骨神君胸前电射而来。

    但在这片剑光下面,另有七点闪钎寒芒,作北斗七星状,毫无声息的袭向白骨神君脐下七处穴道。

    白骨神君白骨剑朝前挥出,咱的一声,挡开了射向胸口的匹练,口中忽然大笑一声道:

    “老夫早就料到你会乘机偷袭!”

    右手长剑疾落,划下一道剑幕,挡住对方七点寒芒,左手也在此时,倏然暴长,施展“通臂功”,五指勾曲如爪,疾向桃花女执剑右腕抓去,使的是白骨门威力最强的“白骨神抓”!

    桃花女还来不及缩手,突然一道剑光从斜刺里飞来,削向白骨神君左腕,那自然是史紫丹出的手了,只见一阵嘶嘶轻响,几条尺许长的赤金光芒朝史紫丹头脸激射过去,那是蓝启天放出来的六条飞天蜈蚣!

    史紫丹大笑一声,友手扬处,凌空拍出一掌,只见他左手堪堪扬起,已变成一只色呈暗红的手掌,一道炙热如火的掌风,向上涌起,六条飞天蜈蚣立时有四五条被他“火灵掌”的火气一炙,纷纷跌落地上。

    就在此时,史紫丹右手长剑突然“铮”的一声,从他手中挣脱,向上飞射出去。

    史紫丹心头一惊,他自然知道这是乙九施展“纵鹤擒龙功”的“擒龙手”把自己长剑吸了过去,目光迅速一抬,长剑已经飞出去**尺远,口中不由大喝一声,右手上扬,同样向空一招。

    他虽然不会“纵鹤擒龙”,但潜修苦练了数十年,一身内功已臻上乘,这一招手平飞出去的长剑立时被他内力吸住,虽没倒飞回来,却也不再向外飞出,一下停在空中,不进不退,一动不动。

    乙老人家已经给徐少华运气疗伤完毕,人就站在五丈开外,一见史紫丹的长剑在空中停住,不觉招手笑道:“过来,过来!”

    那停在空中的长剑又挣动了一下,要待朝乙老人家飞去!

    史紫丹也急忙向长剑招手,凝声喝道:“回来!”

    长剑经他招手,又停住不动了,双方各展内功,争夺着这柄长剑,也等于较上了内力。

    乙老人家远在五丈以外,史紫丹和长剑却只有**尺远近,但他不敢移动脚步,生怕稍一分心,长剑就被乙老人家收去。

    方才白骨神君因丐帮的人冲人战圈之际,就暗中叮嘱白骨三英,盯住桃花女,(因己方人手一多,自己照顾不来,怕她乘机伤人)。

    这时史紫丹长剑脱手,和乙老人家较上内力,以他的身份,对方手中无剑,就不好再出手了。

    丐帮八大长老眼看史紫丹长剑脱手,正是最好的机会,铁猴子柏长青左手打出暗号,八大长老人支打狗棒同时出手,人影倏合,八道棒影闪电朝史紫丹左右前后集中攻到,攻势划一凌厉!

    韦凌云更不怠慢、右手打狗棒往地上一插,左掌一记“不测风云”,掌风如涛,朝他当头盖落。

    史紫丹看得大怒,一只色呈暗红的手掌猛向攻来的八大长老扫了出去。

    白骨神君急忙喝道:“小心他‘火灵掌’,快向后退!”

    一道炙热如火的掌风已经横扫过来,柏长青、张友泉、任青山三人首当其冲,立被掌凤扫了出去,跌倒地上,立即昏迷不省人事。

    韦凌云见状大吃一惊,差幸王麻子、汪长寿、邵长根及时抢出,把三人抱起,退了下去。

    史紫丹也因这一记“火灵掌”稍微分心,停在空中的长剑“嗖”的一声,被乙老人家的“擒龙手”吸了过去。

    站在史紫丹身后不远的四名黄衣使女,手中还捧着玄铁如意,白玉拂尘等物,看他长剑脱手,急忙趋了上来,以备他取用。

    史紫丹向她们挥了一下手,仰首大笑道:

    “史某就是不用长剑,一样可以置尔等于死地!”

    口中说着,右手一振,伸出一只乌黑的巨灵掌来,(‘黑手印’)左手一抬,手掌色呈暗红,(‘火灵掌’)这一黑一红两只手掌,看得令人目怵心惊!

    他在这一瞬间,身形飞旋,双掌左右横扫而出,逼得围攻他的人,纷纷却步,后退不迭,连白骨神君也不敢和他硬接,向横里斜退开去。

    桃花女眼看机不可失,立即振腕发剑,一支长剑,飞射出**点寒芒,朝向后疾退的众人投去。

    白骨三英及时人影闪动,三支白骨剑急疾划出,战场中登时响起一阵叮叮轻响,每人接了她分射出去的三剑。

    史紫丹双掌扫过,眼看众人辟易,不觉仰天大笑道:

    “你们人数虽多,怎么没有人敢接老夫一掌?”

    “黑手印”、“火灵掌”,确实没有人敢和他硬接!

    但就在他笑声未落,突听半空中有人大喝一声,一片乌云像泰山压顶,往他头上直盖而下!

    那是一件宽大的黑袍,有人从大厅拂间往下罩落,梁高三丈,史紫丹身高六尺,中间相距不过二丈四尺。

    这袭黑袍有人鼓足了内劲而发,来势自然十分迅速!

    这人正是千毒谷主纪千里,他方才误接了史紫丹一记“火灵掌”,被魔火真气几乎炙伤内腑,幸他练成毒功,慌忙服下“毒灵丹”,经过一阵调息运功,才算把火气逼出体外,恢复过来,心头对史紫丹衔之入骨。

    自思不论剑法掌法,都难是史紫丹的敌手,惟有用毒,或可胜他,因此在双方激战之时,悄悄登上横梁,隐身俟机。

    正好乙老人家施展“擒龙手”,把史紫丹手中长剑吸了过去,他趁机脱下身上长袍,贯注内力,往下罩落。这一件长袍,乃是千毒谷主随身最毒之物,有人和他动手,别说手足碰上他衣角了,不消几个会合,只需长袍因风飘动,内功稍差的人,就会头昏脑胀,不支倒地。(方才他曾和史紫丹激战多时,史紫丹未曾中毒,是因内功深厚,些许因风飘散的毒气,自然伤不了他)

    史紫丹喝声入耳,急忙仰首看去,发现纪千里把一袭黑袍朝自己当头盖落,对方乃是以用毒出名的千毒谷主,这件黑袍若无特别作用,岂会身隐梁上,在此时向自己掷来?在他心念转动之际,贯注内力的黑袍离头顶已不过七八尺光景!

    史紫丹沉嘿一声,双掌突然朝上撑起,再向外一分,但听一声裂帛大响,千毒谷主一件黑袍被他“火灵掌”、“黑手印”两种绝世掌功在头顶七八尺的上方撕裂,震成千百片碎布,随着劲气,朝上卷起!

    这两种掌功所发出来的力道,岂同小可,朝上卷起的千百片碎布,不啻千百支箭镞,纪千里哪有躲避的机会,口中闷哼一声,从梁上直跌下来,又是砰然一声,堕落地上,就一动不动。

    纪若男看得心胆俱裂,口中尖叫一声:“爹……”一个人急步冲了过去。

    黑袍碎裂,蕴藏在袍上的千种剧毒,自然也会纷落如雨!

    蓝启天眼看纪千里居高临下,掷下黑袍,史紫丹一红、一黑两只手掌朝上撑起,他一声不作,左手大袖一展,数十只体积细小的飞蚁,朝史紫丹身上激射过去。

    史紫丹身上穿着金缕衣,不怕刀剑,但金缕衣只是一件上衣,数十只飞蚁钻入他长袍之内,到处乱螫,自可咬到血肉之处!

    史紫丹口鼻之中吸入了不少剧毒,还一无所觉,但被飞蚁到处乱螫,少至也有十几处刺痛,自然立时就察觉了。他只当是纪千里黑袍上的毒虫,心头又惊又怒,正好纪若男哭喊着冲了上去,口中怒哼一声:“该死的东西!”

    右手挥手一掌就朝纪若男拍了过去!但见人影一闪,徐少华一下拦在纪若男身前左方,左手及时斜拍出去,他不敢和史紫丹的“黑手印”硬拼,但施展“纵鹤手”,从横里推出,自可把“黑手印’,掌力向右推开,同时口中大喝一声:“老贼看剑!”

    右手抬处,秋水寒一道清莹剑光,已向史紫丹当胸递去。

    史紫丹拍向纪若男的“黑手印”被他“纵鹤手”推开,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对他刺来的秋水寒,居然不避不闪,剑光倏没,但听“嗤”的一声,业已刺入他胸口!

    原来史紫丹口鼻之中吸入千毒谷主黑袍的千种剧毒,又经蓝启天数十只飞蚁钻人体内到处乱螫,在他拍出一记“黑手印”之后,就已剧毒发作,徐少华刺去的这一剑,他早就失去知觉,哪里还会还手?

    也只有秋水寒可以刺穿刀剑不入的金缕衣,这就是他谋夺到金缕衣之后,一直要追索秋水寒的缘故。

    徐少华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一剑刺入史紫丹的心窝,心头不由得一怔,回手拔出短剑,已经激动得流下泪水来,大声叫道:

    “爹,孩儿总算给你老人家报雪血仇了!”

    他抽出秋水寒,史紫丹挺立的身子才砰然往后倒去。

    徐少华这声哭喊,听得正在和白骨三英激战的桃花女猛吃一惊,长剑急剧挥出三道剑光,把白骨三英逼退一步,口中尖叫着:“神君!神君……”

    身子一仆,左手迅快揽起史紫丹的尸身,往后连退两步,双目尽赤,望着徐少华,厉声道:

    “是你杀了神君……”

    话未说完,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往前一倾,朝地上扑倒下去!

    她不知史紫丹衣上沾满了千种剧毒,是以话声未落,就毒发身死,和史紫丹作了同命鸳鸯。

    这下直看得四周的人莫不惊然动容,怕沾上剧毒,纷纷后退不迭!

    大厅上一场激战,至此已经全部停止。史紫丹的四名黄衣使女,和桃花女门下的秦妙香及四名宫装侍女,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站在一起,不知如何是好?

    贾老二笑嘻嘻的走了过去,尖声道:

    “好了,好了,史神君和桃花仙娘因抱着太大的野心,才致有今日的失败,如今自食恶果,首恶已死,你们不用害怕,没人会伤害你们的,不过秦姑娘,你身上可有天残魔剑的解药?”

    秦妙香伸手入怀,取出一个玉瓶,递了过来,说道:

    “这是仙娘夺命毒剑的解药只须把药未敷在伤口上,就会有毒血流出,等血色正常,就可无事。”接着目含泪光,抬头问道:“我们可以把神君和仙娘的遗体运走吗?”

    贾老二道:“史神君和桃花仙娘两人遗体上,都沾满了剧毒,谁也不可去碰触,除了焚化,还能运出去吗?你们放心,这里自会有人给他们埋葬的。”

    史琬走到离史紫丹身前数尺,盈盈跪拜下去,含泪说道:

    “你是杀害我爹爹的仇人,但你也抚养了我十八年,视我如己出,我……们的恩仇,从此勾消了。”

    她仰首向天,哭道:“爹爹在天之灵,请恕女儿不孝,没有手刃亲仇,但大哥既已杀了他,两位老人家也可以安慰了……”说着不禁大哭起来。

    闻天声示意柳飞絮、蓝如凤过去扶起史琬,低声劝慰着。

    贾老二已把解药交给丁凤仙、要她去分别给桃花女毒剑所伤的宋天寿、杜浩然、高步云等七人治疗剑创。

    另外丐帮长老柏长青、张友泉、任青山三人,被史紫丹的“火灵掌”扫中,伤得虽然还算不重,也内腑如同火的,只是喘气,服了丁凤仙从爷爷药箱中取出来的“冰雪散”,再经过一阵调息,也差不多好了十之**。

    现在大家都聚在一起,商量善后。

    仲清和朝闻天声问道:“闻老哥,你看这里该如何处置呢?”

    闻天声连忙抱拳道:“不敢,兄弟正想问问贾总管呢,看他可有腹案?”

    “嘻嘻,马陵先生不耻下问……”

    贾老二耸着肩笑嘻嘻的道:“其实这里已经没咱们的事了。”

    闻天声道:“贾总管此话怎说?”

    贾老二道:“这里是凤尾帮的所在,自该由贺帮主来善后才对。”

    万选青在旁道:“贺天锡他不是……”

    贾老二忙道:“贺帮主是被史神君用药物所控制,身不由己,经小老儿给他服了解药,已经没事了,这时正在前面遣散史神君手下的无敌营……”

    闻天声道:“无敌营三百武士,这样遣散不大好吧?”

    贾老二嘻嘻的笑道:“马陵先生放心,方才小老儿足足花了顿饭工夫,早就废了他们武功,包括总领司徒望在内,从此再也作不起怪来了。”

    闻天声问道:“那桃花女的手下呢?”

    “嘻!”贾老二伸手朝大厅左首一指,说道:“你老请看,他们(天龙、火齐两队武士)自然比照无敌营待遇办理,只要等厅门开启,就可领取川资,各自回籍谋生。”

    闻天声笑道:“原来贾总管全已有了妥善安排。”

    万选青道:“但大厅这两扇厚重铁门,要如何才打得开呢?”

    “这个容易。”贾老二口沫横飞的道:“小老儿当过大会总管,这点机关还会摸不着边吗?”

    说完,双足一点,人已纵身跃起,伸手在梁上摸了一把,就回身落地。只听一阵隆隆闷响,两扇厚重铁门果然徐徐开启。

    秦妙香率领四名侍女和史紫丹的四名使女,向史紫丹、桃花女两人遗体拜了几拜,黯然朝厅外行去。

    秦妙香一双俏眼幽幽的朝徐少华投以一瞥,似想和他说话,但终于低着头走了。

    祖东权也在此时,抱起千毒谷主遗体,由纪若男和众人一一道别,才和五方护法一起回转千毒谷。

    这一场激战下来,各大门派这边,只有千毒谷主是唯一牺牲的人,大家心头都感到十分沉重,默默的送了出来。

    徐少华轻咦道:“师傅呢?”

    贾老二笑道:“乙老人家早就走了。”

    走出大厅,就看到黑面龙王贺天锡率同四名堂主走了过来,看到众人,连忙拱手道:

    “托天之幸,诸位道兄总算无恙,兄弟惭愧,被药物控制,差点作出对不起江湖朋友的事来。”

    杜浩然道:

    “老哥毋须自责,咱们这些人还不是被他控制了?若非贾总管巧妙安排,咱们全成为千古罪人了。”

    “阿弥陀佛,杜老你少说两句吧,小老儿会担当不起。”贾老二连连拱着手,一面朝黑面龙王道:

    “帮主爷,咱们说正经的,里面这个烂摊子,就交给你了。”

    贺天锡忙道:

    “些许微劳,兄弟自当遵办,这是应该的。”

    贾老二站在阶前,举目四顾,朝白骨神君和白元规拱拱手道:

    “白神君。这次多蒙白大庄主三位赶来支援,才能枚平一场武林劫运,小老儿在这里谢了。”

    白骨神君豁然笑道:

    “此次如非贾总管洞瞩先机,遑论老夫,白骨门都可能沦入魔爪,要谢,也该是白骨门向你致谢才是。”

    “白神君言重,小老儿不敢当。”

    贾老二转过身去,朝宋天寿、闻天声两人拱拱手道:

    “宋大侠、马陵先生,如今少庄主大仇已报,该和少夫人(史琬)一起回云龙山庄去了,小老儿的差使也大功告成,该向两位和少庄主、少夫人告辞了。”

    闻天声道:“你要走了?”

    “嘻嘻!”贾老二耸耸肩,笑道:

    “小老儿是奉师命来协助少庄主的,事情完了,自该回去覆命了。”一面朝小珠、小王招招手道:“你们两个随我走吧!”

    史琬被他一连两声“少夫人”叫得粉面飞红,此时听说他要走,不觉问道:“贾总管,你会来看我们吗?”

    贾老二嘻的笑道:“只要有酒喝,小老儿一定会来。”

    他像大马猴似的,弯腰耸肩率同小珠、小玉往外行去。

    但站在阶上的蓝启天耳边,却响起他的声音:“蓝老大,别忘了,小老儿方才和你说的话,小老儿也和宋老大说了,自会有他作主,小老儿黄山回来,再来喝谢媒酒。”

    (全书完)——

    幻想时代扫校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