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全盘皆输

    古桃花源,在武陵山脉之中。

    遍山桃林汉港纵横!

    如今在汉港交织的桃林之间,辟出了百亩广场,背山面水,搭建起一座高达丈许,广约数亩的木台,台上挂灯结彩布置得富丽皇堂,上首一方红底金字的横额写着:“太阴教开坛大典”。

    除了中央一座高台之外,左右两亭成品字型有两座观礼台,同样张灯结彩,但只是比地面略高,铺以木板,放了十几排木椅。

    观礼台前面一排,是黄缎披的太师椅,每一张太师椅旁,都有一个茶几,这是“贵宾席”,只有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才有资格。贵宾席后面一排,则是“来宾席”,用红缎披的木椅,是各大门派地位稍次于掌门人的席位。后面十排仅是木椅,没有红披,那是各门各派随从弟子的席位了。

    太阴教开坛大典没设在古桃花源里面,那是不愿外人到他们根本重地的太阴宫去,这样才能保持太阴宫的神秘。

    九月十五日——太阴教开坛大典的正日。

    是日也,秋高气爽,天色晴朗!

    时间还不到午牌时光,桃林间百亩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到处一片交谈寒暄之声,这些来自大江南北的武林人士都是闻风赶来,旨在观光,没有请柬,自然也没有资格坐到观礼台上去了。

    现在各大门派的人也陆续到了!

    最先入场的是少林寺方丈百了大师、罗汉堂主持百忍大师、戒律堂主持百善大师,和八名手持镔铁禅杖、腰佩戒刀的灰衲僧人。这一行人刚一入场,立即有一名身穿宫装的女子,右手高举大红纸上面写着“请”字的木牌前导,领入右首观礼台。

    接着是武当掌教玉虚子、玉灵子二和八名蓝袍佩剑道人、灵运道人、灵光道人和八名身穿青布道袍的道人。

    长白派掌门人雪地神雕张广才和三个门人。

    接着是威镇长江的龙门帮也是人数最多的一批了!帮主东海龙王公孙敖陪同崆峒派掌门人万倬云,终南派掌门人终南老人叶南山、峨嵋派掌门人古月道长等人走在前面,稍后是南坛坛主霹雳掌尉迟炯、西坛坛主秃龙万三胜、北坛坛主满天飞花宋伯通、中坛代理坛主罗慕贤、四坛四位副坛主,八名香主和三十六名一身青色劲装的武士。

    稍后是两个身穿黑衣的僧人,同样面如黄腊,骨瘦如柴,这两人很少在江湖上走动,是以认识他们的人也不多,但这两人却是从五台山铁佛寺来的大颠、大顽。五台山铁佛寺,在武林中名头不在少林寺之下。

    这一批人,全由宫装女子领入右首的观礼台,现在已经依次坐下,几名宫装女子正忙着沏上茶水。

    站在广场上的武林人士心中不禁纳罕,九大门派和龙门帮的人都被延入右首观礼台,那么在左首观礼台,不知又会是何方神圣?但这一问题,立即就有了答案!

    看,不是正有一行人鱼贯进入左首观礼台去了吗?走在最前的是一个头戴道帽,身穿灰布道袍的道人,他,正是太阴宫总护法冒充洪山道士的天山一魔,但除了少数人知道他是天山一魔之外,大家仍然把他当作托塔天王王公直哩!

    因此广场上江湖群雄看到洪山道士,立即引起了一阵窃窃私语,有人低声说着:“看,他就是自称洪山道士的托塔天王王大侠,如今担任了太阴教的总护法!”

    紧随洪山道士身后的是一双青年男女,男的身穿青衫,腰悬长剑,生得玉面朱唇、剑眉星目、丰神朗逸。女的身穿紫色衣裙,生得柳眉杏眼,瑶鼻樱唇,娇柔清丽,真是天生一对!

    他们就是因母亲被桃花女劫持,跟随洪山道士前来的南振岳和艾如瑗!(叶蕴如假扮的)艾如瑗是太阴宫主桃花女门下的五弟子,她逃出太阴宫,即是背师叛教,还是总护法洪山道士向宫主一力承担,让她和南振岳一起担任自己助理,当然也可能已被迷失了神志。

    南振岳艾如瑗后面,是一个身穿古铜团花缎袍的白胖老人,他是副总护法琴魔杨天随,神色显得有些木然,他身后还跟着一批人,计有少林闯尊者、武当玉真子、衡山神猿剑客纪啸天、峨嵋八臂苍猿陆东干、崆峒佟飞虹、枯竹老人、还有三十几名老少不等的人,在场群雄有识有不识,但都是近几年来在江湖上失踪的各地知名之士。

    这一批人进入左首观礼台之后,接着第二批人也入场了!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满头白发,圆腮尖嘴的瘦小黑衣老妪,你莫看她个子瘦小,虽在大白天太阳普照之下,她一双眼神绿光如电,森寒得慑人!

    她正是凶名久着,连九大门派都招惹不起的黑风婆,太阴宫首席副总护法。身后是一个秀发披肩,面目姣好的黄衣少女,她是太阴宫主门下的二弟子易如冰,她如今是太阴宫对外发号施令的五福堂的主持人。(五福堂本来由大弟子宫如玉主持的,宫如玉叛离之后,才由易如冰接任)接着是派驻在五福堂的申公豹、(目光阴隼的黑袍老者)火千里、(瘦小绿衣老叟)(这两人业已伏诛,那自然是由人顶替的了)最后是五福堂的一干护法,(五福堂护法虽然也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一方雄主,但和逍遥宫的护法相比,地位就差得多了)约有三四十人之多。

    接着是由两个浑身长着茸茸黑毛,腰围豹皮的赤膊大汉抬着的一乘藤兜,上面端坐一个白脸黄髭,四十出头的人,只见他头戴玉冠,脚登玉屐,身穿一件半长不长金光闪闪的锦袍,正是名震武林,现任太阴宫副总护法的千毒谷主司无忌。

    藤兜后面紧跟着他门下徭山五毒,他们一身衣服上都有着鲜明标记,胸前绣一条金色蜈蚣的是五毒之首金蜈蚣常今人、胸绣白蟾蜍的是老二玉蟾蜍柳乘风、绣赤火练的是老三独角赤练任长苗、绣黑蜘蛛的是老四飞天蜘蛛姜得功、另一个身材苗条的黑衣女子,胸前用白线描空绣了一只蝎子,是老五黑寡妇步多娇。(黑寡妇是苗疆毒蝎子的名字,人家步姑娘可是娇滴滴的黄花大闺女)这些人相继进入左首观礼台落坐之后,正面高台上也开始有了动静!

    台上,靠北首是一片黄绫帷幕,中间放一张虎皮交椅。

    前面是一张横案,案上是一对白银烛台,中间放一只古铜香炉,这是太阴教成立大典中祷告天地用的。

    现在台上俏生生走出两名身穿鹅黄衣裙,长发披肩,腰佩长剑的女子,她们一张娇靥上,今天似是经过刻意修饰,蛾眉淡扫,薄粉轻施,绛唇轻点,更显得美艳如花,娇丽动人:她们正是太阴宫主桃花女成碧君门下三弟子任如川,四弟子杜如兰,两人走到高台左右两边,便自站停下来。只要看她们鼓腾腾的胸脯,左边各自别了一条大红金字的绸签,就可知道两人的职司应该是“赞礼”了。(赞礼即是司仪)大家都可以想得到,两名赞礼的人已经各自就位,大典自然也即将开始了!

    时间渐渐接近正午!

    三弟子任如川身子一挺,面向台前,娇声呖呖的道:“太阴教开坛大典,典礼开始!”

    亏她一个年轻姑娘家,这两句话居然以内力送出,全场清晰可闻!

    于是台前数以千计的人立刻爆响起一阵如雷掌声!

    任如川也在此时转身向里静待,掌声一落,才躬下身去,续道:“恭请教主莅临,主持大典。”

    话声甫落,只见从黄幔左右同时走出八名身穿宫装的少女,每人各自手捧太阴旗、古剑\玉笱\如意\金铃\令箭和黄绫包的金印,目不斜视,款步而行,然后在太师椅两旁分雁翅般站定。

    随后走出来的是一个道装女子,只见她头绾道髻,斜簪一支白玉如意发髻正中缀一颗算盘子大小的黑珍珠,老远望去宝光绸蕴!

    这道装女子生得柳眉凤目,脸如芙蓉,看去不过四十许人,妖艳无匹,只是两只水汪汪的桃花眼中,眨动之际,神光有如冷电,俏中带煞!

    她当然就是今日这场大典中的主儿——太阴宫主桃花女成碧君了!

    四弟子杜如兰就在八名宫女款步走出之际,娇声叫道:“鸣炮!奏乐!”

    本来嘛!在“教主”堪堪出场之际,一面鸣起隆隆炮声,一面奏起悠扬乐声,这场面就会显得庄严而隆重,也可以增添开坛大典的气氛。

    但如今“教主”已经走到案前站定下来。应该在台前最南端早就安置妥当的十六个铁铳(铁铳内填火药,瓦铄只要点燃火线就可发出轰然巨响)竟然毫无动静,连台下左侧由十六个人组成的乐团也恍如不闻按兵不动!不,应该说是按乐不动!

    这下,杜如兰可急了,赶紧大声叫道:“鸣炮!奏乐!”

    只听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过来,说道:“桃花妖女是什么东西,还要鸣炮、奏乐?”

    另一个声音轻笑道:“那妖女还不知道这些炮手,乐手,早已全给咱们废了呢!”

    这两人话声虽然不响,但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心中暗暗奇怪,太阴教在场的高手,几乎已囊括了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还有什么人吃了熊心豹胆,敢到这里采闹场?也有人翘首四顾,想查看这两个人发话的所在。

    太阴宫主桃花女双目含煞,朝南首望去,口中却娇声说道:“何方高人莅止大会,怎不请进来一见?”

    只听一个妇人声音在远处应声道:“是老身。”

    话声刚刚传出,南首已有呵道之声!广场前面看热闹的人群,纷纷让开,留出中间一条宽阔的人弄!

    只见走在最前面的是四个骨瘦如柴的皂服老者,这四人有的板着面孔,有的嘻着笑脸,神态各个不同,但只要看他们太阳穴鼓得老高,眼神炯炯有光,分明全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他们正是宣威州巡防——云中四将——赵老大、钱二、孙三升、李不怒!

    四人身后是一乘黑色软轿,由两名大脚婆子抬的轿,软轿左右,是两个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女,护轿而行。桥后跟着一个身穿青罗长衫,腰悬长剑的少年书生,生得眉清目秀,仪表洒脱。另一个则是白发如银,弓腰曲背,生相狞恶的老婆子,只见她双腮颤动,露出两根尖尖的獠牙,怀抱一双短拐,两颗眼珠精光闪烁,骨碌碌的朝四面乱转,好像要择人而噬一般!

    这一行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气势极盛,偌大一座广场和-来自各地的上千武林人物,这一瞬间竟然肃静得鸦雀无声,所有目光莫不一齐朝软轿投去,却没有一个人说得出这一行人的来历;但大家心里有数,仅凭一乘软轿,区区几人敢向高手如云的太阴教寻衅,自然是大有来历的人了。

    场中群雄虽然不识得这一行人,但读者大概早就想到了,没错,软轿中坐的正是黑风婆的师妹,隐居乌蒙龙峒峰九思谷的左夫人,女儿左龙珠、(青衫少年,前曾化名龙学文)虎婆子和春花飞秋月二婢。

    桃花女看到云中四将和轿后的虎婆子,桃花似的脸颊上突然飞起一丝冷峻的笑意,沉哼道:“原来是你!”

    这时软轿已在距离台前三丈来远停了下来。春花、秋月不待吩咐,一左一右打起轿帘,左龙珠,虎婆子立即跨上一步,在左右站定,春花,秋月和两个抬轿的大脚婆子却一齐退到轿后,像雁翅般站定。

    轿中端坐着一个面垂黑纱的素衣妇人,虽然看不到她的面貌,但却有一种雍容端庄的气派!

    这时她从那蒙面黑纱中,突然射出两道比冷电还要森寒的目光,切齿道:“姓成的妖女,你没想到吧?十年前你谋夺天刑刀,杀害先夫,今天天刑刀又回到我手里,我要亲手杀了你这妖女,碎尸万段,方雪我胸头之恨!”

    桃花女听她说出天刑刀又回到她手里之言,心中自然不信,天刑刀是自己交给副总护法黑风婆,(她当然知道这黑风婆是鬼妪阎婆假冒的)去对付龙门帮帮主公孙敖和武当少林、衡山、长白等门派高手的。后来黑风婆率领五福堂高手前去武当山,收服了玉虚子,直到昨天才赶回桃花源,是以尚未把天刑刀缴还,岂会在黑天狐手上?想到这里,不觉微晒道:

    “你有天刑刀?”

    左夫人冷笑道:“天刑刀是我师姐交给我的,先夫因此刀丧命在你天毒指下,我立誓要以此刀替先夫报仇,手刃你妖女!”

    桃花女看她说得不像有假,心中不禁生疑,忍不住回头朝踞坐在西首观礼台上的副总护法黑风婆(鬼妪阎婆)问道:“副总护法,天刑刀不是在你身边吗?”

    黑风婆(鬼妪阎婆)只是太阴宫的副总护法,教主问话,理该站起身来回话,但黑风婆却大不刺刺的端坐在太师椅上翻着一双绿阴阴的眼睛,口中一阵喋喋尖笑说道:“回成宫主的话,天刑刀本来是在老婆子身边,只是老婆子的师妹为了要报杀夫之仇向老婆子要去了。”

    桃花女身躯蓦地一震,凝目喝道:“你……不是黑风婆!”

    黑风婆双目绿光暴盛,尖声道:“谁说的?老婆子是如假包换的黑风婆,黑风婆又有谁敢假冒?喋,喋,喋,喋,真若有人假冒老婆子,也早就死在老婆子的刀下了。”

    她这阵喋喋尖笑,如同有物,震得广场上数以千计的各地武林同道,两耳如闻焦雷,嗡嗡直响!

    就凭这份功力,绝不是假冒她的鬼妪阎婆所能比拟!

    桃花女虽然心头暗暗震惊,但脸上丝毫不露,微哂道:“你们师姐妹两个果然约好了来的!”

    说到这里,突然沉喝道:“总护法,这位黑风婆既是假冒副总护法而来,这是护法堂的事,你该把她拿下来才是!”

    总护法洪山道士一脸诧异之色,起身打了个稽首道:“成宫主,黑副总护法并没有假冒呀!”

    桃花女怒声道:“她是黑风婆!”

    洪山道士连连点头,陪着笑道:“副总护法原本就是黑风婆,后来不知怎的被鬼妪阎婆假冒在外面到处招摇,贫道才要黑副总护法自己去处理,终于在十天前,将鬼妪阎婆在报信坡解决了,这位黑副总护法自然是真的了。”

    桃花女这下真的急了,假冒洪山道士的天山一魔,虽然还不足以言是桃花源的靠山,但也是自己的左右手,听他口气,似乎也不对了!她两道森冷目光盯注着洪山道士问道:“你究竟是谁?”

    洪山道士呵呵笑道:“成宫主,这话问得奇怪了,天下武林都知道王某隐迹洪山,收了昔年岳家剑遗孤岳振南为徒,自号洪山道士,不料和成宫主沆瀣一气的天山一魔,居然胆敢冒用老夫洪山道士名号,充任太阴宫总护法,还一再欺骗小徒,企图使江湖上确信昔年的托塔天王,果然当上了太阴宫总护法……”

    桃花女越听越不对,他果然会是托塔天王!

    只听洪山道士续道:“老夫名号,虽然不值一晒,但也不允许邪魔外道假冒,半个月前,老夫在岳阳城东,把他诛了。

    老夫心想:成宫主要他假冒王某,必然另有阴谋,遂以总护法身份,进入桃花源逍遥宫,才知你们竟然以残忍手法,把劫持而来的武林各派成名高手秘炼“秘魔**”,使他们丧失神智,可为尔用,现在已由老夫把他们治愈了,成宫主若能在此刻幡然觉悟,痛改前非,为时未晚,如若执意孤行,不知悔改,你将是天下武林的公敌,太阴宫也将在今日玉石俱焚,良言尽此,成宫主最好三思!”

    这一番话,说得义正词严,每一个字如铁锤撞岩,铿锵有力!

    广场上数以千计的各地群雄,听说这洪山道士就是昔年名震黑白两道的托塔天王王公直时,莫不人人兴奋,话声甫落,立时爆出了一片如雷掌声!

    桃花女娇艳如花的脸上气得煞白,由白转青,狞厉有如鬼魅,口中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格格笑声,点头道:“王大侠果然厉害,连络黑风婆,大概也连络了各大门派,选择在今天太阴教开坛大典上,和太阴教为敌,太阴教既有复出江湖之心,谁也阻止不了,今日之局,我倒要看看是谁玉石俱焚?”

    她目光依然投射在西首观礼台上续道:“成碧君还想请问一声,司副总护法,你的意见如何?”

    司副总护法者,徭山千毒谷主司无忌也。她有此一问,敢情怀疑司无忌也靠不住了!

    “哈哈!”司无忌洪笑一声道:“兄弟是副总护法,一切自然以总护法马首是胆。”

    果然反了!

    桃花女点点头道:“如此甚好!”

    她话声甫落,忽然发现站在台前“赞礼”的任如川、杜如兰二人,均已不见,心中顿时想到三弟子任如川是和总护法—起回来的,莫非……再一回顾雁翅般侍立的八名宫装侍女站在那里,也呆若木鸡,神色不对,显然被人制住了,在自己近栅,能够不动声色,把八人制住,除了任如川、杜如兰,还会有谁?这下真把视天下武林如无物的太阴教桃花女成碧君气得一袭道袍无风拂拂自动,一个旋身从第一名宫装少女手中,抽出一柄精光四射的长剑!

    就在此时,只听西棚有人朗喝一声:“姓成的妖女,血债血还,你纳命来!”

    随着喝声,一道人影飞落到高台前面软轿右首!

    不,从西棚飞出采的一共是三道人影,稍早一个是剑眉星目,青衫飘逸的少年,这人各大门派的人都认得,是托塔天王嫡传弟子,岳家神剑的后人,化名南振岳的岳振南!(以后就改称岳振南)跟着飞来的两人,一个是跟随黑风婆同来的五福堂主持人桃花女的二弟子易如冰,另一个则是桃花女五弟子艾如瑗(叶蕴如所乔装)她们两人飞身落地,就站到岳振南的左右,并肩而立。

    易如冰迅速抬起纤纤玉手,从脸上揭下一张面具,这一瞬间,她由易如冰忽然变成了桃花女的大弟子宫如玉,不,她是洛阳崔家箫的后人,应该称她崔如玉才对!

    岳振南。三人堪堪掠出,从东首观礼台中,同时也有两条人影抢了出来,一个是青衫少年,手持一支白玉管,乌金头的铁笔,是卫十八笔的后人卫劲秋。另一个则是方才还站在台上,“赞礼”的任如川,她迅速的和崔如玉站到一起,卫劲秋也跟着,和他们站在一起。左龙珠眼看岳大哥身边站了三个女的,也立即凑了上去。

    崔如玉接着喝道:“成碧君,洛阳崔家也要向你讨还血债。”

    卫劲秋接道:“还有咱们卫家一门血债,也要你今日一并偿还!”

    桃花女连连点头道:“岳家剑法崔家箫,卫十八笔薄一刀,你们居然全到了!”

    说到这里,突然声音转厉,朝任如川喝道:“任如川,你也背师叛教……”

    伸手一指朝任如川眉心点来!

    “天毒针!”任如川心头一惊,正待抬腕,站在岳振南身侧的艾如瑗(叶蕴如)低声道:“你接不得!”

    抬手之间,发出一缕指风,迎着桃花女无声无息的“天毒针”射去。

    “天毒针”纵然阴毒,但那能敌得住佛门无上神功“多罗叶指”这两缕指风,同样无声无息,接触上了,也倏然而灭,依然无声无息!

    桃花女骤然发觉自己指风被人无声无息的破去,不禁脸色微变,喝道:“你不是五丫头。”

    艾如瑗笑道:“我自然不是,她才是艾姐。”

    任如川双手在脸上一阵拭抹,拭去易容药物,果然又是一个艾如瑗,脸色微红说道:

    “我是宫主废去武功,逐出门墙的,就按不上背师叛教了。”

    桃花女那会把自己门下的五弟子放在眼里,但她对叶蕴如假扮的艾如瑗,却十分重视,因为她无声无息破去了武林中无人能破的“天毒针”,目光直注,冷然道:“你究是什么人?”

    叶蕴如微晒道:“凭你还不配问我是谁?”

    只听东棚一声龙吟般大笑,龙门帮帮主东海龙王公孙敖站起身来,洪声道:“左夫人、岳老弟、卫老弟、崔姑娘,可否听老夫一言?”

    随着话声,从东棚走出少林方丈百了大师、武当掌教玉虚子、以及衡山崆峒、终南、峨嵋、五台等派的人和龙门帮四位坛主都一齐跟着走出观礼台。

    左夫人裣衽道:“公孙帮主请说。”

    公孙敖洪笑道:“岳家剑法崔家箫、卫十八笔薄一刀、江湖四大世家的主人均丧命在桃花妖女成碧君‘天毒针’下,父仇不共戴天,自然要报,但武林各大门派和各地江湖同道遭受桃花女的荼毒,门人弟子惨遭杀害的,更多于四家,因此讨伐太阴宫,要妖女血债血还,乃是天下武林的公事,大家先把她拿下了再说,不知夫人以为然否?”

    左夫人躬躬身道:“公孙帮主,说得极是。”

    “喋、喋、喋、喋!”

    黑风婆一阵尖声厉笑,说道:“要拿下成碧君,还不容易?”

    她这边刚刚站起身,逍遥宫一批被“秘魔**”迷失神智的副总护法琴魔杨天随、少林闯尊者、武当玉真子、衡山神猿剑客纪啸天、峨嵋八臂苍猿陆东干、崆峒佟飞云、枯竹老人等一干人也相继走出西棚。

    本来站在台前三丈光景的各地群雄,原是闻风赶来观光的,自从出现左夫人的软轿之后,东西两棚都有人陆续飞了出来,眼看一场大战即将开始,热闹固然要看,但双方都是武林超级顶尖高手,剑光、暗器、指风、掌影,只要被稍稍扫中,不死也得重伤,就犯不着因看热闹而丧命,因此大家不约而同的悄悄后退,如今这一圈人墙已远离高台,少说也在**丈之外了。

    左夫人的软轿居中,东西两棚的人出了观礼台,就在棚前站停,这一来,等于把高台正面和左右两边都包围了。

    这也是托塔天王王公直和各大门派早就安排好的。

    这时另一位副总护法徭山千毒谷主司无忌也有了动静,那是黑风婆等人走出棚来的同时,两个浑身长着茸茸黑毛腰围豹皮的赤膊大汉,不待吩咐,立即抬着藤兜走上前去。司无忌一脚跨上藤兜,五个门人—一徭山五毒同样不待吩咐,分两行朝前走出,然后在棚外分左右站停,抬藤兜的大汉也在此时站停下来。

    司无忌端坐藤兜之上,双手微拱,徐徐说道:“广场上的各地武林同道听着,礼台往后五丈之外,老夫已经布下剧毒,不论人畜飞鸟,只要往上面经过,就会中毒堕地,毛发无存,大家千万不可过去。”

    礼台往后,是正北方,也就是去古桃花源太阴宫的必经之路!

    这倒好,把桃花女的退路也截断了。可见这完全是托塔天王全盘计划好的,东\西\南\北,都已有人截住,就好像撒下了天罗地网,你桃花女想逃也逃不了!

    桃花女一脸铁青,站在台上,眼看对方有计划,有步骤的一批批走出芦棚形成包围!

    本来自己站在礼台之上向天下武林宣布成立太阴教,由自己担任教主,各大门派掌门人担任副教主,然后接受上万与会之人鼓掌欢呼,当真可说睥睨天下,雄视武林!

    如今……这高台上却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八名宫装少女已被艾如瑗(扮成任如川)陆**(扮成杜如兰)二人,经托塔天王传授的手法废去武功,并制住穴道,到现在还呆若木鸡般站着)本来高手如云的古桃花源,如今却没有一个可用之人!

    她脸上青气愈来愈盛,双手向天直竖,长剑剑尖朝上,向空划了个圈,口中发出一声尖厉的呼声:“大师兄……师傅……”

    这声音刺耳尖锐,如鬼哭,如狼嗥,如夜枭啼声,凄厉已极!

    这真如响斯应,“嘶”!高台正面一片黄幔,突然齐中裂开。

    一个又瘦又高,面蒙黑布的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桃花女身侧,台下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居然没有一个人看清他是从哪里来的?江湖上人用黑布蒙面,也是常有的事,但至少总得露出两个眼睛,这人却是连眼睛一起蒙住,站在那里活像桃花女身旁竖了一根黑色的木头。

    “啊,他就是闭目僵尸!”有人低声叫了一声。

    桃花女在瘦高黑衣人出现的同时,口中冷峻的喝了声:“杀!”

    左手剑诀,右手长剑,同时朝台前的左夫人、岳振南、崔如玉、卫劲秋、艾如瑗、左龙珠等人连指,她左手使的是“天毒针”,右手使的是“太阴剑气”,企图在对方骤不及防之际,先杀他几个,稍出胸头之气!

    叶蕴如在她双手上举之际,早就注意她了,此时一双纤纤玉手,突然舒展如兰,瞬息之间接连弹出!

    歹毒无比的“天毒针”,凝气成丝的“太阴剑气”,遇上佛门无上神功“多罗叶指”,自然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但叶蕴如这下一共弹出八指,除了迎向对方三缕“天毒指”,三缕“太阴剑气”之外,还有二记“多罗叶指”风却袭向桃花女“关元”、“丹田”二穴!

    “多罗叶指”无声无息,袭上了也没有一点声息,只见桃花女胸前道袍微微波动了一下,她脸上微微一怔,冷笑道:“小丫头,凭你这点功夫,岂能伤得了本教主?”

    叶蕴如早巳听托塔天王说过,桃花妖女练成“太阴真气”,少说也在九成以上,任何刀、剑、掌、指,都无法伤得了她,姑娘的任务,只是破她“天毒针”,但叶蕴如不相信师傅传给自己,号称无坚不摧的佛门神功“多罗叶指”还破不了邪魔外道的“太阴真气”,才出手暗袭。果然指风击在桃花妖女道袍上,宛如击在气囊上一般,毫无着力之处,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这妖女果然厉害!”

    桃花女剑指同施,和瘦高黑衣人的出现,几乎是同一时候,就在瘦高黑衣人堪堪在台上现身,大家正因没有看清他从那里来的?那知才一眨眼,瘦高黑衣人面前,竟然又多了一个人,这人大家同样没有看清楚他是那里来的.?“是三眼金童!”有人低低的叫了一声!

    不错,这突如其来的人,不是三眼金童还有谁来?一头银发,一张红润的孩儿脸,一身浅绿长袍,个子又矮又小,就像一个十来岁的童子!

    三眼金童的骤然现身,逼得闭目僵尸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下垂双手也在此时缓缓的举了起来!

    三眼金童豁然大笑道:“鬼僵尸,老夫就领教你的玄阴鬼爪!”

    双手同时提到胸前,随着喝声,疾然朝前推出。这一下他当着天下武林各大门派,自然要全力一击。但听“蓬”然一声大震,闭目僵尸一个僵直的身子,被他推得登登的后退了两步。

    这下当真把闭目僵尸激怒得火冒三丈,呼的一声,套在他头脸上的黑布,一下飞上数尺来高,跌堕台上,也顿时露出了闭目僵尸的本来面目,那是黄皮包骨的一个骷髅头,双目只剩了两个窟窿,那是昔年通天教主阴古虚和他在阴山激战了一昼夜才伤了他双目的。

    三眼金童孩儿脸上也不期流露出紧张神色,慌忙不迭的伸手从怀中摸出几颗李干、杏脯、一下纳入口中,身子一缩,向右闪出。

    闭目僵尸那肯甘休,蹦的一声,向左跃出三尺,依然和对方面对着面,双手作势欲扑!

    三眼金童敢情不敢和他正面相对,又赶紧向右侧闪出,闭目僵尸也立即蹦的左跃,这两下一个右闪,一个左跃,瞬息之间,就南北易位,本来闭目僵尸出现之时,面向台下,是朝南的,三眼金童落到他面前,是朝北的,现在三眼金童转到上首,面向南首,闭目僵尸面对着他,就朝北了,面对北首,他背就朝台下了。

    就在闭目僵尸蹦到三眼金童前面,和他对面之际,三眼金童突然发出一声嘹亮的大笑,口中激射出五颗果核,疾若闪电,四颗分作两行,一前一后射向闭月僵尸两个窟窿似的双目,另一颗却直射眉心。

    闭目僵尸,口中怒啸一声,突然露出一双鸟爪般仅剩枯骨的手爪向空连抓,堪堪把五颗果核接住,忽然间怒啸变成凄厉哀鸣,身形朝前扑倒,只听“夺”的一声,他背心被“天绝箭”射穿,一下钉在地上。

    和闭目僵尸同时被“天绝箭”贯胸倒地的还有太阴教主成碧君!

    原来就在叶蕴如“多罗叶指”袭击无功,桃花女冷笑一声:“小丫头,凭你这点功夫,岂能伤得了本教主?”话声堪堪出口,但见两道森寒剑光,如长虹经天,朝桃花女激射而去。

    那是岳振南和叶蕴如两人,岳振南一道青虹,堪堪射起,他身形腾空,巨阙剑凌风一振,等射到桃花女当头,已经幻化成七道精光,远远望去,有如一片青蒙蒙的云气,七剑同发,果然非同小可!

    叶蕴如使出来的是武林中失传已久,以气驭剑,身剑合一的“驭剑术”,姑娘家功力尚浅,虽然还只有三成火候,但她在这一剑中,已是全力施为,一道白练,有如白虹贯日,射向岳振南七道青色剑光的左侧。岳振南的左侧,就是对面桃花女的右侧,那是因为岳振南七剑同发。只恐仍非桃花女的敌手,所以这一击乃是以叶蕴如的“驭剑术”为主,攻桃花女右首,正是她右手执剑的方向。

    今天每一个人的出场都经托塔天王精心擘划,依计行事,两人这一击,在场的大多数人,根本看不清这两道耀眼生花,强烈得使人睁不开眼睛的剑光,是什么人发出来的?有些人也只能看到剑光中依稀似有人影,这下真把天下群雄看得目瞪口呆,谁也想不到当今武林还有威力如此强盛的剑光?托塔天王早已告诉过两人:“桃花妖女‘太阴真气’,少说已练到九成以上,你们两人联手,也未必伤得了她,这一击千万小心!”

    果然不出托塔天王所料,桃花女手仗古剑,看到岳振南,叶蕴如两人挟着两道剑光凌空击来,她似乎对叶蕴如的“驭剑术”稍微动容,右手长剑及时向右挥出。这时岳振南的一道剑光,已经一化为七,剑光进发,威势之盛,还在叶蕴如“驭剑术”之上(至少外人的看法如此)桃花女嘴角微噙冷笑,左腕抬处,一只柔若无骨的白嫩玉手,忽然扬起,五根纤纤玉指舒展如兰,朝七道剑光连挥。

    这一下就可看出桃花女果然武功通玄,右手长剑挥出,就响起“铮”的一声轻响,把叶蕴如连剑带人震飞出去一丈开外,左手五指连挥,发出七股阴柔劲力,撞上七道剑光,岳振南奋力发剑之际,但觉剑身起了一阵轻震,七道剑光倏然而灭!

    桃花女脸含煞气,左手一抬,厉笑道:“小子,你……呃……”

    从她手势和语气不难看出她要施展杀手——“天毒针”

    了,但她手指还未点出,刚说到“你”字,就发出一声低“呃”,向后倒去。

    这一着,看得台下众人大感意外,但却全在托塔天王预计之中!

    原来托塔天王早已料到桃花女“太阴真气”已练到九成以上,就算她不还手,岳振南纵有神物利器的巨阙剑,也只能破去她四到五成真气,就算加上叶蕴如的“驭剑术”,因姑娘家内力尚浅,以三成火候的“驭剑术”,也只能破去她三成真气,如在平时,两人联手合击,也未必放在桃花女眼里,但今天情形不同,强敌环伺,如果在两人联手一击之际,再有强敌出手,就会接应不暇,因此她对岳振南、叶蕴如两人非一招却敌不可。叶蕴如使出“驭剑术”,她当然认得出之于梵净山,她不敢得罪神尼,只是一剑把她震出,岳振南一再和自己为敌,就起了杀机。

    但她怎知托塔天王就是要她速战速决,“一招却敌”。因此台前的左夫人,稳坐在软轿之中,其实她早巳把两支“天绝箭’’安排好了,岳振南和叶蕴如的联手一击,只是在于扰乱她的心神而已。她要一下破解“驭剑术”,震退叶蕴如,右手剑上,至少要使出七八成力道。要一下震退岳振南七道剑光,也要施展出五成以上的“九转掌”,这一下,她事前岂不是门户大开?同样道理,三眼金童逗得闭目僵尸怒恼无比,两人一再换位,就是要他背朝台下,才吐出五颗果核,使他微一分心,左夫人才能乘机出手。

    这是丝丝相扣,半点也失误不得的事,左夫人引弓待发,天绝箭万劫不复,两支“天绝箭”,果然一举就歼灭了两个作恶多端的凶人。

    现在另一幕紧张的场面,也已展开!

    读者总还记得,桃花女眼看本来高手如云的桃花源,刹那之间变得无可用之人,她双手向天,凄厉叫了声:“大师兄……师傅……”

    大师兄就是闭目僵尸,那么师傅呢?前文已经说过,闭目僵尸,在台上现身之际,高台正中间的一片黄绫帷幕,突然齐中裂开,原来黄幔里面,是四面围着黄幔的一个小间,上首和右首各放着一把太师椅,闭目僵尸裂帷而出,右首一张太师椅已经空着,中间太师椅上却巍然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白眉下垂,白发及腹,紧闭着双目的布袍老道。

    这老道脸色腊黄,瘦得只有一层黄皮包着骷髅,这时正在缓缓站起身来。就在此时,裂开的黄幔前面微风飒然,忽然间多出一个人来,面对白眉老道凛然而立,这人头戴道帽,身穿灰布道袍,正是自称洪山道士的托塔天王王公直。

    托塔天王突然在台上出现,和三眼金童几乎是同一时候的事,三眼金童这时已和闭目僵尸动上了手,两人正在缓缓移动。岳振南和叶蕴如也在此时联手合击,八道灿若银虹的耀眼剑光笼罩了一丈方圆,尽是逼人寒芒,因此使人忽略了托塔天王。

    白眉老道瘦高身子堪堪站起,他紧闭的双目也在此时缓缓睁开:两道冷电似的逼人金芒一下盯注到托塔天王脸上,口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啸声,双手缓缓抬了起来!

    他这声低啸,就不像是从人的口中发出来的!尤其他双手正在缓缓抬起之际,就有一大片奇寒澈骨的阴森之气,应手而出,越来越盛!

    托塔天王脸色凝重,在这一瞬间,左掌及时缓缓下压,右手同时极其缓慢的朝上托去……“老檀樾快请住手!”

    话声入耳,一个枯瘦清癯的缁衣老尼,双手合十当胸,一下挡在托塔天王面前,口中低诵一声:“阿弥陀佛”。

    托塔天王眼看伽因神尼及时赶到,心头不觉松了口气,慌忙向旁退开了一步。

    这时闭目僵尸和桃花女均已被“天绝箭”穿心倒了下去,岳振南、叶蕴如眼看师傅和白眉老道即将动手,正待朝自己师傅身边行去。

    三眼金童立即以“传音入密”朝两人道:“此人就是通天教主阴古虚,你们二人不可上去。”、在他说话声中,人影连闪,黑风婆、左夫人、病师太三人连翩跃上台来,托塔天王在右,三眼金童居左,上台的三人,也各自闪开,围成了半环形,病师太招呼岳振南、叶蕴如和她站在一起。

    这一瞬间,台上台下同时摒息凝目,谁也不敢出声,几乎静寂得堕针可闻!

    白眉老道——昔年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通天教主阴古虚,在伽因神尼一下挡在托塔天王面前的同时,他一双鸟爪似的手掌,已经缓慢的提到胸前,两颗金光熠熠的眼珠,盯着伽因神尼,射出两道冷电般的金光。

    伽因神尼双手合十当胸,双目微阖,一动不动。站在神尼两旁的托塔天王、三眼金童、黑风婆、左夫人、病师太等人,自然看得出伽因神尼正在施展佛门无上神功降魔宝幢,但每人依然神情凝重,暗暗蓄势,那是因为通天教主阴古虚实在太厉害了,在五六十年以前,已经号称无人能敌。

    伽因神尼合十如故,阴古虚双手提胸,也依然如故,两人就像两尊石膏像一般,谁也没有动过一下。

    台上台下的人,也同样摒息凝神的继续观望下去,时间在静寂中一点一滴的过去,现在快有一顿饭的工夫了!

    阴古虚一双射出熠熠金光的眼神,渐渐隐去,双目又渐渐阖起,当胸双手也及时缓缓下垂!

    就在此时,托塔天王耳边听到伽因神尼“传音入密”的声音说道:“王大侠速作准备,能解除阴古虚的禁制最好……”

    她这话是说阴古虚已被桃花女“秘魔**”所迷,能解除禁制最好,否则只有把他除去了,但下面的一句话,却没有说出口来。

    托塔天王那还怠慢,身形一下闪到了阴古虚身后,就在此时,阴古虚似已感觉到有人闪到他身后,眼皮微微抬动了一下,但托塔天王早已功运右腕,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连点了阴古虚后脑三处穴道,左手随着一下拍在他“玉枕穴”上,口中喝道:“xx道兄清醒了吧?”

    阴古虚经他这一掌拍得双目乍睁,看到面前站着六七个人,其中自己认得的只有伽因神尼和三眼金童二人,口中不觉咦了一声,奇道:“神尼,乐老哥,这是怎么一回事?”

    “哈哈!”托塔天王大笑一声,从他背后转了出来,说道:“xx道兄总算清醒了,可喜可贺2”

    阴古虚目光一动,只觉面前这个灰衣道人自己并不认识,但听他口气似乎又是熟人,这就注目问道:“道兄……”

    三眼金童笑道:“他就是千面老妖王公直,现在穿了这身道装,自号洪山道士,道兄自然不认得了。”

    他称托塔天王千面老妖,是说他精擅易容术,很少有人见过他真面目也。

    阴古虚口中噢了一声道:“原来是托塔天王王道兄,今天你们几位约齐了在这里集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托塔天王呵呵一笑,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转眼之间,洪山道士一张极其普通的脸上,顿时变成紫脸浓眉的老者,只见他气度雍容,和蔼之中另有一股慑人威仪,含笑道:“今天要是没有神尼莅临,先把xx道兄稳住了,兄弟也无能为力,给xx道兄解除秘魔**的禁制了。”

    阴古虚听得更奇,忍不住问道:“老夫给谁下了秘魔**的禁制?”

    三眼金童道:“自然是你的宝贝徒弟了。”

    阴古虚奇道:“老夫的徒弟?老夫从未收过门人。”

    三眼金童道:“这么说你不认识桃花女成碧君了?”

    阴古虚忽然唔了一声,好像记起什么来了,点头道:“三十年前老夫忽然异想开天,思以太阴玄功追求仙道,闭关修炼,此后有一二十年,似乎稍有进展,也往往一坐就是十天半月,有一次正在静坐之际,忽觉‘百会’至‘玉枕’之间奇冷澈骨,直到此时才清醒过来……”

    接着又连晤了两声,续道:“对了,老夫耳边时常听到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叫老夫师傅,老夫又好像对她极为宠信,她说的都是对的,如今想来,真如梦境一般,大概就是着了此女的道了。”说到这里,朝伽因神尼、托塔天王、三眼金童等人连连拱手道:“老夫多蒙神尼、王道兄、乐老哥,诸位道友救助,得以解除秘魔禁制,老夫至为感纫,谨在此致谢,恕老夫要先走一步了。”

    伽因神尼合十道:“老檀樾,只管请。”

    阴古虚口中发出一声苍龙般的长啸,一道人影随着啸声冲天而起,啸声遥曳,划空而逝!

    三眼金童笑道:“这老魔头一生自视甚高,不料学仙不成,反受成碧君秘魔**禁制,心中不无自惭,故而急于离去,活了上百年纪,还勘不透一个名字!”

    托塔天王朝伽因神尼拱拱手道:“方才要不是神尼及时赶到,施展佛门无上神功,这位xx道兄真还不好对付呢!”

    伽因神尼慌忙还礼道:“王大侠太谦了,有王大侠、乐老檀樾、睡师太、黑老施主、左夫人诸位在此,一样可以应付裕如,只是要多一番手脚罢了!”说到这里,朝西棚千毒谷主司无忌合十道:“司老檀樾请了,多年不见,老檀樾丰神如昔。”

    司无忌急忙站起,大笑一声,连连拱手道:“神尼好说,老朽荆山民,只是代司谷主前来参加此会的。”

    说到这里,伸手从脸上揭下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恢复了他本来面目。

    徭山五毒一见师傅竟然会是荆山毒叟所乔装,不约而同朝他围了上去。

    荆山毒叟没待他们开口,就含笑道:“五位老侄不可误会,司谷主听了托塔天王王大侠的劝告,已经先行回转千毒谷去了,并由老朽假扮他前来赴会,要你们此间事了,立即回去,五位如若不信,可以问问王大侠,是否如此?”

    托塔天王颔首道:“荆兄说得不错,司谷主已回千毒谷,此事是司谷主同意由荆老哥代他前来赴会的。”

    桃花女一死,岳(振南)、崔(如玉)、卫(劲秋)、薄(一刀)四家不共戴天之仇也共同报雪了。(左夫人是薄一刀的后人)托塔天王、睡师太、黑风婆、左夫人等人陪同伽因神尼、三眼金童回到台下。龙门帮主东海龙王公孙敖,和少林方丈百了大师、武当掌教玉虚子、衡山派掌门人灵钧道人、长白派掌门人雪地神雕张广才、崆峒派掌门人万倬云、终南派掌门人终南老人叶南山、峨嵋派掌门人古月道长等人纷纷迎了上去,自有一番寒暄。

    接着伽因神尼双掌合十,向大家告辞,叶蕴如跟在师傅身后,依依不舍的看了岳振南一眼,正待跟着走去!

    伽因神尼一手拨着念珠,蔼然道:“徒儿,你尘缘未了,为师已把你托付王大侠,一切自有王大侠替你作主,不用随为师去了。”

    叶蕴如听师傅说出“尘缘未了”四字,粉脸蓦地一红,“自有王大侠替你作主”,这句话却教姑娘家芳心一定,垂首应了声“是”。

    三眼金童大笑道:“小兄弟,老哥哥也要走了,你几时请老哥哥喝喜酒,老哥哥一定来。”

    神尼和三眼金童走后,托塔天王朝崔如玉道:“崔姑娘,古桃源太阴宫的善后事宜就交给你了!”

    崔如玉躬身道:“晚辈遵命。”

    公孙敖因各大门派的人远莅湖南,这是百年来未有的盛事,于是邀请全体与会人士前去龙门帮稍作盘桓。

    岳振南望望师傅,问道:“师傅,家母……”

    托塔天王含笑道:“你母和你舅父(宋铁岩)经公孙帮主安排,早已在龙门帮了。”

    本书写到这里,应该结束了;但书中几位青年男女,究竟如何一个结果呢?岳振南和左龙珠原是情投意合的结义兄弟,艾如瑗跟他从桃花源出来,历尽艰辛,叶蕴如同样对他情意绵绵,师傅又把她托付给王大侠,这一情形,自然是三女同归了。另外一对是卫劲秋和陆**,两人早就情意相通,更是顺理成章的结合了。这两件喜事,都将在龙门帮举行。(因为许多读者一定要追问结局如何,这样安排,读者应该满意了吧?)

    (全书完)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