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荡除妖魔

    广场正面关帝庙大门敞开,门内连续响起九声金钟,钟声还在悠扬的响看,从大门中,已经有人排成了两行,面情肃穆的迎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是二十四名一身青衣劲装,手握连鞘长剑的武士。

    稍后则是七名一身灰衣,面目森冷的老者,他们正是北岭七凶。

    接着是春雨、秋霜也一身劲装,腰横长剑,两婢之后是一身青衫的管练霞,她已改扮成书生模样,腰间也挂了一支长剑。

    这情形,极明显北岭七凶已归她统率。北岭七凶是三灵门护法,管练霞现在是总护法的身份了。

    最后才是三灵门三位门主天狐、地龙、癞虾蟆。

    这时九毒门的人,也刚登上了山岭。昊天、阳天、赤天、朱天、成天、幽天、玄天、鸾天八门门主,已在广场对面面向牌楼,分左右雁翅般列队。

    最后是一辆双金辇,快到牌楼前面,便自停住,前面的两匹马已由两名驾车驾士牵着退下。金辇杏黄帐门开处,里面端坐着浓眉如雪、鹤发童颜的九毒尊者。

    他边上侍立的则是和九毒尊者名虽师徒,实同璧人,妖娆多姿的九毒观音秦妙香。

    双方主脑人物出场,时间配合得恰到好处,天狐、地龙、癞虾蟆罢跨出大门,金辇上帐门也适时卷起!

    天狐一手捻须,发出朗朗大笑道:“尊者重出江湖,重立九毒门,和咱们兄弟创立三灵门,应该井水不犯河水,尊者今日居然倾巢出动,仗着奇毒,连闯三关,毒毙本门弟子三四十人之多,那是存心和本门为敌了。”

    “哈哈!”

    九毒尊者端坐金辇,仰首打了个哈哈,才道:“咱们本来确实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二十年前追杀南山十戾的是七大门派,和本门毫无怨隙可言,贵门创立,老夫也以为你们应该向七大门派下手,但贵门崛起江湖之后,对七大门派毫无动静,反而处心积虑,起了先对付本门的企图,这点,只要看你们搜寻辟毒珠,和重金向药王门搜购『百草经』二事,已是司马昭之心,尽人皆知了,老夫还一再隐忍,不想和贵门开衅,但贵门却变本加厉,擒来了老夫师弟,九毒门到了此种情况之下,能不前来向贵门讨个公道么?”

    天抓颔首道:“不错,江湖虽大,难容二虎,看来咱们令日之事,已是无法善了的了。”

    九毒尊者道:“老夫先要请问一声,贵门把老夫师弟怎样了?”

    管练霞缓步走出,说道:“毕逢春自号八毒书生,平日不喜用毒,八毒者,不毒也,这外号,就隐然有着不满你毒害武林之意,在下看他作孽不多,所以虽然把他擒来,还可饶他不死……”

    九毒尊者双目精光暴射,厉声喝道:“尔是何人?”

    管练霞微微一笑道:“在下是三灵门总护法伏毒天使管清毒是也。”

    九毒观音秦妙香叫道:“师父,她是女的,叫做管练霞。”

    九毒尊者怒笑道:“你们什么人先给老夫把此女拿下了。”

    九毒观音娇声道:“师父,弟子和她动过手,弟子先去会会她。”

    九毒尊者颔首道:“好,你只管出手,格杀勿论。”

    九毒观音翩然飞出金辇,一抬手,掣出长剑,娇声喝道:“管练霞,你过来。”

    管练霞回身朝天狐一拱手道:“这是第一场,属下先出手了。”

    一面以『传音入密』说道:“属下三招之内,必可劈了毒女,但也必然会激怒九毒尊者,大门主只要敌住九毒老魔,门主、三门主,和属下分别出手,攻他八个门主,九毒门可以一鼓而下了。”

    天狐微微颔首,表示支持她的意见。

    管练霞呛的一声,掣剑在手,目注九毒观音,喝道:“毒女,过来领死。”

    九主母观音听得大怒,娇喝道:“你才领死。”

    刷的一剑朝管练霞急刺过来。

    管练霞长创直竖,一动没动,直待对方剑势快到胸口,剑尖朝前轻轻一拨,这一拨,看去极轻,但九毒观音一支长剑,却“叮”的一声,和管练霞的长剑黏在了一起,往外拨开。

    九毒观音要待撤剑,长剑竟似被对方胶住了一般,心头一急上时大喜过望。

    因为两支剑都拨开了,胶着了,两人的门户,同样大开。

    同样门户大开,各人还剩下一只左手,就可以派上用场,别人最多发拳、发掌、发指,但九毒观音还可以发毒,有这机会,她岂是肯放过,尖尖十指一并,一只软绵的柔荑闪电般朝管练霞当胸拍去。

    管练霞也同样伸出一只绵软柔荑,朝她手掌迎了出来。

    两只玉掌,毫无声息的接触上了。

    大家没听到“拍”的脆响,只听管练霞娇脆的声音道:“去吧!”

    “呃!”

    九毒观音口中发出一声轻哼,一个人陡地平空飞起,摔出去三丈以外,“拍达”落到地上,就再也不动了。

    九毒尊者做梦也想不到爱徒在对方手下只是一招就被人家内力震毙,不由得赫然震怒,大喝一声:“小丫头纳命。”

    一道黄影,由金辇飞起,宛如大鹏凌空,朝管练霞当头扑来。

    管练霞早就防到,她身形一闪,比他还快,一下就从旁闪出,口中叫道:“大门主,咱们立刻发动了。”

    双足一点,化作一道白光,朝昊天门主激射过去。

    天狐左手一挥,朝地龙、癞虾蟆打了个手势,右手凌空一掌,拍向九毒尊者。

    九毒尊者一身功力,何等深厚,他是因爱徒身死,才暴怒出手,却想不到管练霞身法奇快,居然抢在他扑到之前,闪出他凌空下击的范围之外,同时天狐一记沉猛的劈主掌,迎击而来,心头更怒,凌空一掌,击了过去。

    双方掌风乍接,发出蓬然一声大震,九毒尊者趁势泻落。

    那天狐左手一挥,乃是发动攻击的暗号,地龙第五曦、癞虾蟆莫元奇同时抢出,品字形落到九主母尊者的左右两侧。

    这时,北岭七凶也及时发动,站立在两边的二十四名青衣门人,跟着自动散开,八人一组,长剑一抡,分向九毒门八个门主扑去。

    这一来,正好八个人跟随管练霞攻向昊天门主,北岭七凶七个人每人率同八名剑手,扑攻其余的七门门主。(九毒门共有八个门主,每人手下率领九个道人,三灵门管练霞和北岭七凶各率八个剑手,那是每组只有九个人,是以九对十)

    三灵门的人,在九毒门未到之前,管练霞已把驱龙辟毒珠研成细末,出去应战的人每人服下少许,也在鼻中抹了少许,因此每一个人都已不惧剧毒。

    九毒门的人,毒无所施,自然只有靠各人真实武功求胜了。

    云飞白、唐翠娥率领的一行人,虽是一路紧随九毒尊者大队人马之后启程,但他们在路上一直和前面保持了一二十里路的远近。

    从九官山到仙霞岭,可不是短程,这一路上,云飞白已经解去了身上的蛊毒。青字五号(甘禄堂)是负责率领蓝如玉、甘明珠、佟元璋和二十名七色剑阵剑士的人,云飞白早已把解药交给了他,自然也在人不知,鬼不觉的给大家解去了迷心之毒。

    这天,九毒尊者一路无阻抵达仙霞岭关帝庙前,差不多是辰牌时光,云飞白、唐翠娥一行人,赶到岭上,已经迟了一个时辰,这时快是辰末已初了。

    有时候,数年,以至数十年,毫无一点变动,但在这一个时辰里,却发生了极大的变故!

    九毒门纵横江湖,所凭仗的就是毒功,三灵门的人,已在事先服下了辟毒珠,人人不惧剧毒。

    当然,九毒门的人,除了用毒,武功也极为高明;但三灵门的人,在武功上,并不逊于九毒门的人,因此这一场搏杀,极为惨烈匚天狐、地龙、癞虾蟆三人联手,和九毒尊者还只有打个平手。但九毒尊者带来的九毒门下,却不对了!

    管练霞长剑出鞘,化作一道白光,扑向昊天门主,只一招就结果了昊天门主。

    八个三灵门的门人跟着扑上,和昊天门九个道人激战了起来。

    管链霞也没去理会他们,一手仗剑,退到阶上,明是督战,实则暗中监视九毒尊者和南山三戾。

    另一方面使她心焦的是云飞白等人何以还不见影子?

    北岭七凶是三灵门的护法,管练霞担任了三灵门的总护法,他们都成了管练霞的属下。

    他们是被三灵门的药物迷失了本性,三灵门的迷药,自然和九毒门不同,但那里知道驱龙辟毒珠专解天下各种奇毒,九毒门的毒药能解,三灵门的迷药也能解,因此管练霞给他们服下辟毒珠粉之后,北岭七凶迷失的神志顿时恢复清明。

    只是北岭七凶乃是多年老江湖了,当时并未讯问原委,各人依然装作若无其事一般,一点不露声色上时双方动上了手,厉天君也仍然率同六凶,遵照管练霞的指挥,分别扑向阳天、赤天、朱天、成天、幽天、玄天、鸾天七门门主。

    北岭七凶成名多年,各人都有一身独特的武功,阳天、赤天等七个门主,和他们比起来,自然还要逊上一筹,因此双方激战乍起,北岭七凶就已稳占了上风,只是一时之间,要想击败对方,却也不是易事。

    云飞白、唐翠娥一行人,就是在这时候赶到岭上。

    唐翠娥道:“白大哥,师尊和八门门主全已动上手了,我们快去接应。”

    云飞白早已看到管练霞和春雨、秋霜三人站在庙一刖石阶之上,这就含笑道:“不错,我们该去接应,但你只要在这里站着就好。”

    唐翠娥只当他关心自己,嫣然道:“为什么?”

    她希望听的,就是从他口里说出来的体己话。

    但云飞白已经伸出一根指头,轻轻点了她身后一处穴道,低声道:“你待会就会明白。”

    话声一落,刷的一声,右手展开一柄铁骨摺扇,口中大喝一声道:“大家准备动手。”

    他摺扇一展,正是动手的暗号,蓝如玉、甘明珠、佟元璋、甘禄堂等人都一齐掣出了兵刃,剑光一挥,血光乍现,几声惨嗥声乍起,青字一号、二号、四号是九毒观音的心腹,三人同时饮剑倒了下去。

    青字三号是开碑手任天寿,只是被九毒门毒迷心经的人,也已服下了解药。

    另外是双掌开天路东华、和玉女双娇樊月娇、宋玉娇,原是三灵门的人,被九毒观音毒迷心经。云飞白对他们并不清楚,究竟是被三灵门迷了神志,还是三灵门的爪牙?因此并未给他们解药。

    云飞白嘱咐甘禄堂,仍由他出命令,要三人守在原地,保护唐翠娥。

    蓝如玉回眸笑道:“云大哥,你真是多情种子。”

    云飞白脸上一红,还没说话,甘明珠道:“二姐,凭良心说,我们真还幸亏有她作护身符呢,保护她也是应该的了。”

    “好吧!”

    蓝如玉道:“我们也该上去了吧?”

    云飞白道:“现在我们该听二妹调度了。”

    蓝如玉道:“不,你是我们大哥,这一路上,都是你领头的,还是你领头的好。”

    云飞白道:“那就快些上去了。”

    话刚说到这里,只见管链霞的长剑向空一挥,高声叫道:“大家加紧扑灭九毒门的人!”

    云飞白回头道:“三妹已经在发号施令了!”

    这一来,大家同时纵身掠起,分别投入战场!

    铁掌佟元璋率领二十名剑手,各自掣出七色剑,却远远包围了上去。

    蓝如玉身若飞燕,一下接到义父身边,那阳天门主独战厉山君,正在落尽下风,只当蓝如玉是自己这边的援手,精神方自一振,冷不防蓝如玉抖手一剑,穿心而过,人就扑倒下去。

    厉山君道:“如玉,你来得正好,你没被九毒门毒迷心经?”

    蓝如玉惊喜的道:“义父,你老人家也恢复了么?”

    厉山君道:“为父是服了管姑娘的辟毒珠,你六个叔叔,都己恢复神志了。”

    蓝如玉喜道:“她是女儿的三妹。”

    厉山君攒攒眉,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蓝如玉道:“此事说来话长,且等把九毒门、三灵门这两个邪恶门派消灭了,女儿再详细禀报。”

    厉山君大笑道:“好,好,咱们那就大干他一场。”

    北岭七凶和九毒门七个门主动手,本来已占尽上风,此时再加了云飞白、甘明珠等一干生力军,情势立时急转直下。

    蓝如玉杀了阳天门主,厉山君手持七逆剑,两人又分头扑起,去支援久战不下的人,不消一阵工夫,九毒门剩下的六门门主,也一齐授首。

    只有九毒门下和三灵门下的人人在舍生忘死的激战未休!

    云飞白、蓝如玉、甘明珠、甘禄堂、任天寿和北岭七凶等人,因九毒门八个门主已死,就不再出手,他们得到管练霞手势的暗示,一齐朝阶前正在拼搏的九毒尊者和南山三戾战场上围了过去。

    这时仙霞岭西北,西南两处,同时出现了两行人影。西北首是由两个手持禅杖的黄衣老僧为首,身后紧随的十八名灰袖和尚,一式手持镇铁禅杖,腰悬戒刀。

    这两个黄衣老僧,正是少林寺达摩院住持大通禅师,和罗汉堂主持大智大师,十八个灰袖僧人则是罗汉堂的十八名护法弟子。

    西南首是由一个花白头发的青衣老道为首,他身后是两个青衣中年道人,两个俗家装束的老者,十六名一式蓝袍背剑道人。

    那花白头发的青衣老道,是武当派长老灵虚道长,两个中年道人是他师弟,清虚子、玉虚子,十六个蓝袍道人则是武当门人第二代弟子。

    两个俗家装束的老者,则是云飞白的父亲云薄天和甘明珠的父亲甘春霖,他们是在路上和武当派的人相遇,一同来的。

    少林、武当两派,正是管练霞手持玫瑰剑令,亲自上少林、武当,面见两派掌门人,请来的后援。

    他们登上仙霞岭,少林寺十八名护法弟子和武当派十六名道人已经在广场西南、西北两处散开,截断了下山的路径。

    大通禅师、大智大师、和灵虚道长、清虚、玉虚二子,云薄天、甘春霖等人,却一齐朝中间行来,和云飞白等人会合。

    管练霞眼看少林、武当两派的人,及时赶到,就提高声音,大声说道:“九毒门、三灵门的门下弟子听着,少林、武当两派的人均已赶到,你们外面,也已布下了『七色剑阵』,大家只要赶快放下刀剑,既往不究,可以从新做人,若图顽抗,那就格杀勿论了。”

    她这番话,是以内功送出,因此场中数十个人刀剑交击声中,听来还是十分清晰。

    九毒门和三灵门的弟子经过这场拼搏,早已伤亡累累,听了此话,回眼看去,庙前广场四周,果然已列下了三座『七色剑阵』,和一座少林寺『罗汉阵』,两座武当派』、『太极剑阵』,这几乎比天罗地网还要紧密,任何人休想插翅飞得出去。

    到了此时,双方的人,斗志全消,纷纷弃下兵刃,完全投降。

    佟元璋、甘禄堂、任天寿三人监视着他们鱼贯穿阵而出,在各人身上,点了穴道,命他们依次排列着席地坐下。

    九毒尊者和南山三戾这时当然也已住手。

    九毒尊者目射金光,环视了众人一眼,厉笑一声道:“好,好,原来是大通、灵虚你们一僧一道和咱们作对,哈哈!”

    他仰首洪笑一声,喝道:“天狐、地龙、癞虾蟆,咱们四人联手,大概对付这些人还不成问题吧?”

    天狐也大笑道:“成,江湖黑道,剩下的也只有一主母三戾了,联手杀敌,这些和尚道士,未必能栏得住咱们。”

    管练霞冷笑一声道:“一毒三戾,恶迹久着,二十年前,容你们漏网,令天要想闯得出去,只怕比登天还难了呢?”

    天狐目射金往,厉声喝道:“小丫头,你究是何人?”

    管练霞缓缓从怀中取出一支尺许长银色短剑,银色护手中间,嵌着一朵用红宝石镶成的玫瑰花,她举创在手,目光一抬,说道:“四位可认识此剑吗?”

    “玫瑰剑!”九毒尊者目光一怵,凛然道:“你是玫瑰剑圣因老尼的什么人?”

    管练霞道:“家师,就因为武林中还有你们几个魔头存在,家师心愿未了。”

    “哈哈!”

    天狐大笑道:“这么说,少林、武当这些和尚道士,都是你召来的了?很好,老夫今天先劈了你!”

    身形乍起,首先发难,挥手一掌,朝蓝如玉当头劈落!

    管练霞目中精光电射,心中暗道:“先除了这老贼也好。”

    一念及此,顿时娇叱一声,右手玫瑰剑直竖,双足一点,连人带剑化作一道耀目银虹,朝天狐虹射过去。

    九毒尊者失声道:“驭剑术!”

    天狐没想到管练霞年纪极轻,竟然练成了『驭剑术』,这种人剑合一的『驭剑术』,乃是剑术中的至高境界,剑光所至,无坚不摧,心头不禁大为凛骇,急急身形一偏,斜退数尺。

    但他怎知管练霞既然使出了『驭剑术』,岂肯一击就罢,天狐身形塔堪闪出,夭娇剑光也跟着追击而来。

    天狐身形就地一滚,双掌猛击而出。他这一下是运起全身功力,拼命一击,双掌发出的力道,何殊石破天惊,管练霞的剑光,竟然被他掌力撞得停了一停,『驭剑术』是驭剑飞击,快同电闪,中途这一停顿。自然只好飞身落地。

    天狐眼看她『驭剑术』居然被自己掌力震落,精神不由大振,身子从地上一跃而起,口中大笑一声,双掌似斧,又朝管练霞猛力劈到。

    管练霞也动了杀机,脚尖刚一落地,又身剑合一,纵身扑起,一道耀目银光,宛如匹练般激射过去。

    天狐掌风虽强,怎敌得『驭剑术』的锐利,雪亮银虹,一贯而下,天狐闷哼一声,一个人立被剑光劈了两爿,鲜血洒满了一地。

    管练霞虽然一剑劈了天狐令狐楚,但剑光敛处,落到地上,也因两次驭剑,消耗了很大的体力,一张粉脸,不禁露出了倦容,胸头起伏不停。

    地龙第五曦看到她这般景像,岂止目错过机会?因为这些人中,无疑是管练霞的武功最高了,把她除去,就等于减去了一半强敌。

    他口中一声不作,身子一晃,快得如同闪电一般,一下欺近,抡手就是一掌,朝管练霞北同后击去。

    九毒尊者当然了不肯放过这一机会,趁第五曦突袭管练霞的同时,突然双足一点,一道人影腾空飞起!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厉山君怒吼一声,身形跟踪飞起,七逆剑飞射起七道创光,倒卷上人。

    北岭七凶其馀六人一看老大出手,也纷纷腾空跃起,拦击上去。

    云飞白挥动摺扇,“刷”的一声,扇面打开,朝前一扇,正好接下了第五曦偷袭到的一掌。

    第五曦一怔,心想:“这小子功力居然又精进了许多,摺扇一煸,就能接得下自己一掌!”

    突然左手翻上,一掌朝云飞白胸腹印到。云飞白摺扇出手,左手一横,『多罗叶掌』也随着出手。

    这回他对这一记佛门神掌,早已演练纯熟,和当日初学乍练,大大的不同,双方掌势甫交,云飞白内力突吐,第五曦但觉身躯陡然一震,脚下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一瞬间,但觉背后七处大穴同时一麻。

    原来蓝如玉在他后退之际,双手一抖,打出七支『七色剑』,一齐钉入了第五曦背后七处要穴。

    她这七柄七色小剑上都淬过剧毒,第五曦感到背后一麻之后,就再也没有感觉了,一个身子随着前往扑倒。

    癞虾蟆莫元奇眼看天狐、地龙俱已毕命,心头一紧,此时再不逃走,就会凶多吉少,他口中发出“咕”的一声大叫,双手扑地,双足一蹬,一个人活像一只大虾蟆,跳起三丈多高,凌空越过众人头上,横掠过去。

    云飞白大喝一声:“那里走?”

    人随声起,同样凌空而上,迎着截去。癞虾蟆一看云飞白迎面截来,口中又是“咕”的一声,挥手就是一掌。

    云飞白早有准备,左手横掌发出『多罗叶掌』。

    两人在空中互击一掌,发出蓬然一声大震,同时跌堕下来。

    癞虾蟆一下落到了武当派的『太极剑阵』之中,八个蓝袍道人一看癞虾蟆从天空掉了下来,立即发动阵势,八支长剑连挥,一齐朝癞虾蟆身上交叉击到。

    癞虾蟆双手支地,闪着一双红光闪闪的眼睛,口中吐气开声,发出“咕”的一声大叫,身形忽然腾空而起。

    八支长剑砍到他身上,有如砍在皮革一般,被他这声大叫,把八支长剑一齐震得弹了起来,八个蓝袍道人那还站得住椿,霎时东倒西歪,往后连退。

    云飞白也落到了左首一个『太极剑阵』之中,(武当门人列下了两个『太极剑阵』,每阵八人)眼看着癞虾蟆又要腾空跃起,他先发制人,摺扇当前,凌空朝癞虾蟆扑去。

    癞虾蟆堪堪扑起,陡觉头顶劲风飒然,他连头也没抬,挥手一掌朝上拍出。

    云飞白摺扇当前,拍的一声,击在他手臂上,直震得摺扇往上弹起,心头一惊,左手横掌又是一记『多罗叶掌』。

    这下癞虾蟆毫无准备,不,他练的『虾蟆宝』,不惧刀剑,是以直窜而上,毋须防备人家袭击,但听又是“拍”的一声,云飞白左手结结实实击在他秃顶之上!

    这下,癞虾蟆遇上的是佛门神掌,『虾蟆宝』也有些项不住了,但觉头顶如中巨斧,双目金星乱冒,砰然一声,又跌堕下去。

    云飞白跟着他迅快落地,手中摺扇一漾,一点扇头,打在他胸口之上。

    癞虾蟆怒笑道:“小子找死!”

    右手一探,朝云飞白扇上抓来。

    云飞白和他两次交手,已知他一身『虾蟆宝』,就是点上他穴道,也无济于事,左手急忙横掌,又是一记『多罗叶掌』,“拍”的一声,击在他肩上,把癞虾蟆一个肥胖身躯,震退了四五尺远。

    管练霞运了一回功,便已恢复过来。

    蓝如玉道:“二妹,那癞虾蟆一身横练功夫,别人无法伤他,看来只有你出手才行。”

    管练霞点点头,正好云飞白一掌把他震退,癞虾蟆双目尽赤,右手一掌朝云飞白迎面击来。、云飞白大喝一声,左手一横,又是一记『多罗叶掌』,迎击而出。

    佛门神掌果然威力奇强,双掌击实,癞虾蟆又被震退了四工步之多!

    管练霞抖手把玫瑰剑朝他后心掷去。

    癞虾蟆自恃『虾蟆宝』,明知有人偷袭,却连起一口真气,要把对方长剑震飞,但他怎知管练霞掷出的玫瑰剑,乃是一柄斩金截铁的名创,但听“噗”的一声,一柄短剑从后心投入,剑尖从前胸直透出来!

    癞虾蟆低头一看,白胖脸上一阵扭曲,厉声叫道:“这是……什么人……杀了我……”

    砰然一声,倒了下去。

    管练霞走过去,从他北同后抽出创来,剑身上依然精芒耀目,不沾一点鲜血。

    南山三戾先后伏诛,云飞白、管练霞、蓝如玉等人一齐朝九毒尊者围了上去。

    北岭七凶,不但个个都有一身绝艺,而且也精通联手合搏之术,『七色剑阵』就是他们七人合搏术中变化而来,但如令七个人围攻九毒尊者一个,却丝毫没有占得上风,七人中还有四个负了伤,只是他们依然英勇剽悍,缠住了九毒尊者,几乎是舍命相搏!

    管练霞、蓝如玉等人正待上前接替北岭七凶!

    九毒尊者呼呼劈出两掌,把七人中最厉害的厉山君七逆剑震退,口中大喝一声:“住手!”

    这声大喝,声若洪钟,武功稍差的人,耳朵几乎被震得嗡嗡作响!

    “阿弥陀佛!”

    少林达摩院大通禅师手拄禅杖,合掌道:“尊者有何话说?”

    北岭七凶虽已住手,但七人依然各依北斗方位,严阵以待。

    武当灵虚道长打了个稽首道:“七位施主且请后退休息。”

    北岭七凶眼看少林、武当的人士已围上来了,果然悄然退下。

    九毒尊者凛然站在中间,洪笑一声道:“老夫三个死对头,已经伏诛,尔等大概志在老夫了?”

    他一双巨目之中,金芒如电,扫除众人,点点头,徐徐说道:“老夫一生纵横武林,落到今日这个收场,大概是一生用毒之报,天限已届,老夫会自己了断,不用尔等动手。”

    话声一落,脸上顿时现出一片浓重的黑气!

    管练霞叫道:“大家小心!”

    她还以为九毒尊者要孤注一掷,正在运集毒功;但九毒尊者凛立当中,没有任何动静,渐渐他脸上肌肉消瘦下去了,没有多少时间,已经只剩下了皮包骨的一个骷髅,身上同时冒起丝丝黑烟!包围着他的人,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再定睛看去,九毒尊者的身子正在逐渐的矮了下去,好像他双足已经钻下土中,渐渐及膝、渐渐及腹,不过盏茶光景,已经只剩下一个头,还留在地上,渐渐连头也消失了,地上只馀下一小堆比墨还黑的黑水,渐渐连黑水也没人土中,再也看不到一点痕迹,偌大一个人,居然不到顿舨工夫,完全消失了。

    大家惊凛得几乎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阿弥陀佛!”

    大通禅师合掌当胸,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九毒尊者一生用毒,最后以毒**上也是他应有的报应了。”—

    说完,回身朝管练霞合十道:“管姑娘,两个邪恶门派一起消祢,这是令帅和姑娘为武林立下的大功德,老僧奉召而来,不过稍助声势,现在任务已了,老僧师兄弟告辞了。”

    灵虚道长也打了个稽首道:“管姑娘覆上尊师,替武当派问候,遇到了令尊令堂,也替贫道问好。”

    管练霞连说:“不敢,多蒙老禅师、老道长赐助,小女子谨此致谢。”

    少林、武当的人,就鱼贯下山而去。

    厉山君朝蓝如玉道:“如玉,为父和你六位叔叔,二十年前蒙管姑娘的令尊管逸云管大侠劝化,一直闭门思过,没想到这次能替江湖武林,祢平凶邪,出了些力,如今这里已经没我们的事了,我们也要回山去了,今后江湖,就要你们年轻的一辈来维护正义了。”

    佟元璋道:“老主人回山,属下也想追随老主人……”

    厉山君大笑道:“你年纪还不大,既然你替如玉训练了一批七色剑士,应该再帮助他们,江湖上还有许多事可做呢!”说完也率同六个义弟,一起走了。

    蓝如玉看了投降的九毒门和三灵门三十几个门人,朝管练霞问道:“二妹,你说这些人该怎么办呢?”

    管练霞道:“他们作恶不多,我看废了他们武功,放他们回去好了。”

    蓝如玉道:“佟老,这件事,就麻烦你去办了。”

    佟元璋答应一声,走过去,一一废了他们武功,释放他们下山而去。云飞白也给双掌开天路东华、玉女双娇服了解药,然后又替唐翠娥解开了穴道。

    唐翠娥双目一睁,问道:“白大哥,你为什么点住我穴道呢?”

    她目光一动,发现广场上双方的人,都已不见,忍不住奇道:“咦,师父他们的人呢?”

    云飞白就把九毒门、三灵门为恶武林,如今俱已失败,简扼的说了一遍。

    唐翠娥惊异的望着他,问道:“你到底是那一派的呢?”

    云飞白含笑道:“在下没有门派,只是为江湖除恶,为武林除害,如此而已!”

    唐翠娥道:“现在你……打算如何呢?你……身上蛊毒还没解呢!”

    云飞白没有开口,蓝如玉已经走了过来,接口道:“云大哥的蛊毒,在路上早已解去了。”

    唐翠娥望望云飞白,问道:“是真的?”

    云飞白点头道:“在下在西山别业取到的是一册真正的『百草经』,所以在下身中蛊毒,也得以轻易就解去了。”

    唐翠娥听得粉脸大变,望望管练霞、蓝如玉,突然一言不发,双手掩面,朝山卜疾奔而去。

    云薄天眼看诸事己了,朝甘春霖含笑道:“甘兄损失了一颗辟毒珠,却祢平了一场江湖大风暴,总算还值得欣慰的了。”

    甘春霖大笑道:“兄弟虽损失了一颗宝珠,却得回了三分之一的乘龙快婿,谁说值不得?”

    云薄天一怔,说道:“三分之一,老哥这话怎说?”

    甘春霖又是一声大笑,目光掠过云飞白、和管练霞、蓝如玉三人,低低的道:“你老哥难道这点还看不出来么?”云薄天、甘春霖不觉相对得意的大笑起来。

    本书也正好在两人得意的大笑中圆满结束。

    ——全书完——

    逍遥谷扫描blackingOCR逍遥谷独家连载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