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荡平妖氛

    这时,岳小龙、凌杏仙已经双双朝岳夫人奔了过去,跪到地上,哭拜下去。

    岳夫人含泪道:

    “孩子,娘已经听楚姑娘说过,你们已经成了亲,快去拜见你生身之母。”

    岳小龙、凌杏仙双双站起,又朝彩带仙子跪了下去。

    岳小龙一把抱住仙子膝下,痛哭失声道:

    “娘,孩儿总算见到你老人家了。”

    彩带仙子日含泪水,笑道:

    “好孩子,你们总算没有辜负为娘一片苦心,统率武林门各派,破了无名岛。”接着又朝岳小龙道:

    “你如今身为武林盟主,又不是小孩子,别再啼啼哭哭,快起来吧!”

    岳小龙、凌杏仙站起身子。

    少林大通大师、武当天宁子、谢无量、欧阳磐石、柏长青、恶鬼车敖等人,也纷纷围了上来,向岳夫人、彩带仙子叙话。

    龙珠珠叫了声:

    “娘。”一下扑入韩仙子怀里,姬真真、何嘉嘉跟着拜见师傅。

    武当天鹤子也向师兄天宁子行礼。

    诸葛丹、癞痢道人两人也和狗肉道士风三、过天星公孙让叙起旧来。接着那十五个“毒人”,也都是武林中的知名之士,由萧不二替武林盟主岳小龙—一引见。

    大厅上正在乱哄哄的各自叙旧之际,突然东首一堵石壁,响起一阵“隆隆”之声。

    大家急忙回头过去.但见石壁间裂开一道门户,当先一人正是小鲁班司马长弘!

    他人还未跨出,突见一条人影,抢先飞奔而出,口中呷呷笑道:

    “少门主……”

    喊声未落,接着目光一瞥。惊喜的道:

    “啊!仙子、齐天宸夫妇都解决了么,老婆子迟来一步,这都怪楚姑娘,她不通知老婆子一书,又遇上小鲁班慢吞吞的,说什么这里是他先人的大手笔,要仔细看看……”

    彩带仙子轻叱道;

    “虎嬷嬷,你嚷些什么,这大年纪也不看看厅上有些什么人?”

    虎嬷嬷原是乔装金嬷嬷,和楚云娘乔装申惜娇、梁秀芬乔装边玉瑛、全守信乔装秦少林.一起混入无名岛来的。

    虎嬷嬷老脸一红,嗫嚅的道:

    “老婆子听说少门主已经率领武林各大门派,攻入来衣官来,喜昏了头。”

    小鲁班司马长弘、南宫珏、丁灵、梁秀芬、全守信等人,跟着鱼贯走出。

    萧不二朝司马长弘埋怨道:

    “小鲁,你带着两个小兄弟,去钻海滩,直到此时才来,差点叫咱们大批人马,困死在这座山腹之中,你简直岂有此理。”

    司马长弘陪笑道:

    “萧老哥,你别埋怨兄弟了,当时不知无名岛潜伏何处,只有兄弟冒险深入,再由丁小兄弟放出金蛇,向殷岛主报讯,没想到双方发动得那么快,兄弟和二位小兄弟刚找到了一条秘道,正想设法通知岳盟主,恰好遇到黑衣堂主陆寒生败退下来,慌慌忙忙的遁入秘道,兄弟设法把他诱人一处石室,才赶来。”

    萧不二道;

    “陆寒生人在哪里?”

    小鲁班笑道:

    “兄弟已把两处门户的启开机关倒转来了。兄弟看到秘道上几处关卡,门户大开,守护秘道的武士,悉已死去,想来岳盟主已经先来了,兄弟就从另一秘道,进入朱衣宫地下,发现此处竟有不少石室,兄弟就费了些手脚,把每一石室的门户,都倒转了过来,后来就遇上了虎嬷嬷和梁姑娘二位……”

    虎嬷嬷三角眼一瞪,哼道:

    “要不是梁姑娘出声招呼,连老婆子都差点被你关到石室里去了”

    萧不二迫问道:

    “下面有多少人?”

    小鲁班道:

    “大概是朱衣教的门徒,人数兄弟也不大清楚。”

    全守信道:

    “除了当值的男女门人,共为十人,其余留在地下石室的,是七十二地煞,统归齐少宸率领。”

    楚云娘接口道:

    “不错,我听赤身教主说过,这七十二煞,好像也练有特殊武功,详细情形,我当时不敢多问,也不大详细。”

    萧不二笑道:

    “就算他们练有特殊武功,小鲁班把他们关在地底下,他们还出得来?”

    小鲁班道:

    “兄弟想到这些人该由岳盟主发落,因此只是倒转门户,并没有把石室封死。”

    齐天宸道:

    “司马兄请仔细看看,这座山腹之中,是否另有秘道?”

    萧不二一怔道:

    “总护法可是认为那幕后主使之人,就匿居在这里么?””

    齐天宸道:

    “以赤身教主的情形,此人就在山腹中,也是极有可能的事。”

    小鲁班目光流动,脸露难色,说道:

    “据兄弟一路察看所得,这座山腹石室、是先父晚年设计,先父晚年设计愈趋精密,好像练武之人,到了某一上乘境界,通神入化,这机关消息之学,也是如此,一旦入化,就如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明明就在眼前,也无法找到。”

    他说到此处,微微一叹,又道:

    “兄弟虽说继承先父之学,但得到的是师祖的手抄本,和先父断断续续的指点了些消息之学,先父晚年的成就,兄弟可说一点也没有得到。”

    齐天宸道:

    “令尊建造这处地底石室,最少得化上一二十年工夫。”

    小鲁班道:

    “是的,先父晚年经常外出,一去四五年不返,最后一次,回家不久,就过去了。”

    齐天宸道:

    “他完成这座山腹密室,赤身教主岂会轻易放过了他?”

    小鲁班吃惊道:

    “总护法是说先父被赤身教主毒死的?”

    齐天宸道:

    “赤身教主善于使蛊,她蛊可任由令尊回家,但到了她预定时日,就非死不可。”

    小鲁班切齿道:

    “这妖妇真是死有余辜。”

    齐天宸道:

    “司马兄最好仔细看看,如能找出朱衣教幕后主使的人来,一举消灭,就可永绝后患,否则再过一二十年,江湖上仍然会有第二个无名岛主出现,也许变本加厉,流毒之深,更甚于今日。”

    小鲁班惊然道:

    “会有这么厉害么?”

    齐天宸喟然长叹道:

    “二十年前,老夫早有预感,这威胁利诱老夫的人,定有极大阴谋,江湖武林,可能遭遇到一场惨痛的浩劫;但老夫能力有限,终于被这魔头暗使手脚,囚禁桃花官石室,几乎达十余年之久,如今咱们纠合天下武林同道,齐集于此,无名岛已破,岂能再让他逃脱?更不能让这惨痛历史,在二十年后重演。”

    小鲁班点点头道:

    “总护法说的是。””

    齐天宸道:

    “也许这魔头并不在这里,但咱们总不能不加以仔细搜索。”

    小鲁班道:

    “兄弟省得,总护法放心,兄弟自当尽我心力而为,只要他隐匿在这山腹之中。兄弟定会把他找出来的。”

    齐天高道:

    “如此就好,一切仰仗司马见了。””

    小鲁班连说“不敢”。

    萧不二耸耸肩,笑道:

    “小鲁,走,现在看你的了,兄弟已经仔细找过,连一点眉目也没有。”

    小鲁班道:

    “萧老哥说的是,铜沙岛地下石室,兄弟认得出来,那是师叔黄衫客的作品,但到了这里,竟是先父后明遗作,设计之精密,真可说是巧夺天工,兄弟能不能找出头绪,目前还很难说,这就要萧老哥帮忙了、”

    萧不二摇摇头道:

    “你小鲁是一脉相传的消息世家,兄弟只不过从你被窝里把那本破烂本子偷出来瞧了一遍,能有多大用处,小规模的机关布置,我还弄得出名堂来,像这样的大手笔,兄弟还摸得着头绪?”

    小鲁班笑道:

    “三个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咱们两个臭皮匠,抵不上诸葛亮,抵个姜维,总够了吧?”

    萧不二耸耸肩道:

    “好吧,兄弟只能给你当个助手,一切还是要看你小鲁的。”

    两人开始在大殿上仔细进行搜索,小鲁班沿着西首的石壁,缓缓而行,双手不住的在壁上摩裟,口中也不住的“啧”“啧”作声。

    萧不二一双鼠目瞪得滚圆,全神贯注,盯着小鲁班的双手,不耐烦的道:

    “小鲁,你看也好,摸也好,口中还啧啧的响个屁?”

    小鲁班正容道:

    “兄弟越看越觉得先父建造这座大殿,真是了不起,你也看得出来,这堵石壁,足有十几丈开阔,竟然找不出一点痕迹。”

    萧不二道:

    “这有什么稀奇?大山之中,整块都是天生成的大石壁。”

    小鲁班摇摇头道:

    “不,照咱们祖师的常规,这左右两堵石壁,最少都该有一道门户,东首那个门户,是兄弟从里面开启出来的,西首也总该有一道门户才对,但此刻咱们连一丝缝隙都找不到。”

    萧不二眼睛一亮,道:

    “你说门户就在这堵石壁上了?”

    小鲁班道:

    “这是一般的规矩,建造偌大一座大殿,这东西两壁,应该不止一道门户。”

    萧不二道:

    “照你说该有多少?”

    小鲁班道:

    “少说也该有六道或八道门户。”

    萧不二道:

    “但你只从东首开出一道门户来。”

    小鲁班道:

    “这就有问题,只是兄弟却连一道影子都看不出来。”

    两人一面站起。一面又俯下身去。但找完整座西壁、依然一无所获。

    小鲁班又仔细察看了殿上矗着的每一根石柱,然后纵身跃起,像猢狲般骑在梁上,一寸一寸的摩娑。

    这正是山腹中的一座大石室,但它建造之时,完全模仿宫殿式样,离地三丈来高,有正梁,也有横梁!

    雕梁画栋,云彩藻绘,点染得金碧辉煌,色彩夺目。安装机关消息的人,既是构思新奇.设计精密,找寻起来,自然更茫无头绪。

    何况在雕梁上,比起方才在石壁上,更是困难得多,石壁光秃秃的一堵,你可以一目了然,尚且毫无眉目,这雕梁之上,都有精细雕刻,每一寸都可能触发埋伏。

    触发埋伏,不一定就是找到门户的枢纽,也许在刹那之间,飞射出某种厉害暗器,可以把厅上众人,悉数置之死地,自然也大有可能。

    这就使得两人半爬半蹲,在雕梁上不得不格外小心,兢兢业业的摸索试探,但又不能放过一寸半寸。

    譬如像雕刻着的一条龙吧,你从龙角、龙眼、龙舌,一直到龙尾,一鲜半爪,都不能忽略过去。

    小鲁班、萧不二连蹲带爬在梁上东摸西摸,找的满头大汗,他们找完正梁,爬上横梁。

    横梁左右各一,雕刻得恰好是两条五爪金龙。

    小鲁班骑在龙头,突然眼睛一亮,急急回头说道:

    “萧兄快到对面横梁上去。”

    萧兄原是跟在他身后,闻言问道:

    “去做什么?”

    小鲁班道:

    “你过去之后,也跟兄弟一样,骑在龙背上,双手抱住龙头……”

    萧不二道:

    “抱住龙头做什么?”

    小鲁班道:

    “兄弟还不敢十分确定,因此要萧兄过去试试。”

    萧不二道:

    “听你的口气,好像找到了机关。”

    小鲁班道:

    “只能说有了一些端倪。”

    萧不二笑道:

    “有端倪就好,小鲁,你快说,我要抱住龙头做什么?”

    小鲁班道:

    “抱住龙头,就可伸手握到龙舌,听兄弟由一数到三,再和兄弟同时扳动。”

    萧不二道:

    “这还用说,你叫‘三’的时候,大家一起用力扳就是了。”

    说完,双脚一点,身子凌空朝右首横梁平飞过去。

    他外号“雪上无影”,轻功之佳,独步武林,这两根横梁相距足有五丈来远,萧不二这一手空中飞人,身法委实轻灵美妙!

    厅上群雄大家本来就都在仰头瞧着两人.此刻忽见萧不二从左首横梁,飞向右首横梁.大家不由纷纷喝起采来。

    萧不二等到飞近横梁,右脚一跨,便已骑上龙背,身子往前一扑,抱住龙头,右手朝龙口伸去,五指抓着龙舌,就侧着头大声叫道:

    “小鲁,我准备好了。”

    小鲁班也伸出左手,握住龙舌,大声叫道;

    “一、二、三……”

    大家虽然知道两人此举,必有发现,却没想到刚听到小鲁班“三”字出口,整座大厅,同时响起一阵隆隆巨震,缓缓往下沉去!

    就在此时,但听小鲁班大叫一章,从横梁上一个倒栽葱翻跌下去!

    齐天宸就站在中间,睹状不由大吃一惊,急急飞身迎了上去,双手一托,接住小鲁班身子。只见他左手手掌被利刀削断,流出黑血,浓如墨汁,分明是巨毒兵刃所削,急叫道:

    “谷护法,快过来瞧瞧。”

    小鲁班双目紧闭,有气无力的道:

    “完了,这下地底石室囚禁的人.全放出来了。”

    原来两人用力扳转龙舌,那本来张开的龙嘴、突然合了拢来!

    萧不二对机关消息,虽不如小鲁班司马长弘;但他是减祖宗,何等机警,发觉不对,立时右手一缩,迅速的缩了回来。

    他纵然见机的快,但手背上还是被龙嘴利齿,刮破了皮,耳中听到小鲁班大叫一声,翻跌下去,暗暗叫了一声:

    “糟糕,小鲁准是被他老子咬了一口。”急急飞身落地,问道:

    “小鲁怎么了?”

    这时谷灵子和葛无求也已闻声赶了过来,只见小鲁头脸渐渐发暗,身子弓曲,已然不能说话。

    齐天宸道:

    “谷兄,他还有救么?”

    谷灵子望了望葛无求,双眉微拢,黯然道:

    “这是管蛊子独门奇毒,见血封喉,他已毒攻心络,就是神仙也救不了。”

    萧不二和小鲁班数十年交情,眼看着大厅上有两位用毒能手(谷灵子、黑石岛主),两个举世闻名的神医,(葛无求、诸葛丹)还是救不活他。两眶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口中喃喃说道:

    “真是绝子绝孙的机关,小鲁,你哪里知道,这是你死去的老子害死了你,差点连我也送了老命……”

    他手背也在流黑血,但他服过谷灵子的“毒灵丹”,全身都是毒血,自然就不怕剧毒。

    赛鲁班当年设计这座山腹宫殿,自然想不到破他机关的会是他亲生的儿子,更想不到他精密设计的机关,却杀死了继承他衣钵的儿子!

    厅上群雄,看着小鲁班全身乌黑的尸体,大家心头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慨叹!

    小鲁班是为了消灭武林祸患而牺牲的,他虽然死了,但死得比他老子光采,也更有价值。

    小鲁班死了,整座大厅,还在继续缓慢下沉,大家心头都感到惴惴不安!

    大厅下沉虽然缓慢,但经过这一阵工夫,差不多已沉下十五六丈。整座大厅下沉,当然所有门户,也全封死了,因此没有一个人能夺门而出_正因下沉得缓慢,大家本来全都变了脸色,但这一回也已完全镇定下来!

    为害武林的无名岛总算消灭了,被人利用的赤身教主也已死了,大家就算永埋山腹,江湖武林,至少也有二十年可以平静。

    江山代有人才出,纵使二十年之后,仍有第二个赤身教主或是铜沙岛主出现,焉知没有收拾他们的人?

    大厅还在继续下沉,岳小龙、凌杏仙这一对盟主夫妇,互握着双手,在这生死未卜之际,依然镇静如恒.两人脸上,都流露出湛然神光,毫无惧色。

    只有领袖群伦的英雄人物,才有百折不挠,临危不惧的大无畏精神!

    大厅下沉到二十丈的时候,猛然起了一阵大震、武功稍差之士,几乎站立不住,但经过这一阵巨大震动之后、下沉之势,便告停止;但见正面一堵石壁.缓缓从中间裂开朝左右移去,里面又出现了一间石室!

    不,呈现在大家眼前的是一道银色轻纱的帐慢,里面灯光色呈暗绿,从纱帐外望去,依然一片幽黯。

    隐约可以看到那间石室,似是极为宽敞,还有几个苗条人影,绰约走动。这时只听从纱帐之中,传出一个重浊而又低沉的声音、问道;“什么人找到这里来了,你们还不打起帘子来,让我瞧瞧!”

    接着有人娇声应“是”,两个苗条人影俏生生走进纱幔,皓腕轻舒,拉动绳子,于是那一层银色纱慢,缓缓像帘幕般朝左右拉开。

    这下,大家都看清楚了!

    室内悬挂着五盏绿色昏暗宫灯,灯光幽黑暗得十分低迷;正中间是一张紫檀楼刻,镶嵌着象牙的锦榻,榻上半靠半卧坐着一个长发披肩,面颊枯瘦的银袍老人。

    说他老,他那枯瘦的脸上又并无皱纹,说他年轻,他应该是个老头。

    你既可以把他看作四十出头,也可以把他看成七八十岁,你虽然看不出他真实的年龄,但你一眼就可以看出他一身邪恶!

    这长发老人身上披一件银色大氅,敞开着胸膛,露出婴孩似的嫩红皮肤!胸膛以下,覆盖着一条银色薄被,面前一张小几上,放着七八个精致瓷碟,碟中装的尽是些桃脯、杏干、蜜枣、渍梅、蜜饯的甜东西。

    长发老人左右一共有四个星眸桃鳃,面目姣好,秀发披肩,身上仅披一层粉红轻纱的侍姬,在幽暗灯光之下,曲线玲珑,峰峦毕露,只是有些朦胧!

    有的手捧金杯,站在边上伺候,有的站在背后,替他轻松着肩上筋骨,有的侧身而坐。

    棉花般的粉拳替他拴着大腿.有的半跪半蹲,替他捏着脚丫叉。

    这四个佳丽,莫不以争取老人的舒适为荣。她们或站、或立、或坐、或蹲,莫不姿态优美,活色生香,好一幅香艳图画!

    银色纱幔拉开来了,长发老人伸出两个指头,从磁碟中取了一颗蜜渍青梅,缓缓放入嘴中,然后用嘴唇**着两个指头,发出“啧”“啧’两家轻响。

    然后缓缓抬起头来,翻起眼睛.朝大厅上的群雄望了一眼,一面嚼着青梅,“哈”了一声,吐出重浊沙哑的声音,说道:

    “居然来了这许多人,难得,难得!”

    齐天宸骤睹此人,不觉一怔道:

    “血影人魔!”

    长发老人脸上似怒非怒,似笑非笑的道:

    “齐道兄想不到吧?”

    齐天宸怒哼道:

    “我早该想到是你了。”

    石驼子哼道:

    “好个魔崽子,你四十年前原来只是假死。”

    血影人魔大笑道:

    “兄弟四十年前若是不装死.哪能活得到现在?哪能亲眼看到诸位的死亡……”

    话声未落,突听大厅上响起狗肉道士风三的声音大喝道:

    “大家小心头上!”

    原来这座大厅上,画栋雕梁,并没有动,只是整个地面,下沉了二十来大,朝上望去,就像人在井底,那二十丈以上,原来大厅的位置,此刻四壁大开。

    就在血影人魔“亡”字出口,陡见二十丈处,忽然飞射下数十道光芒,像缨络下垂,朝众人头上直泻而下!

    厅上群谁不是一派掌门,也是武林知名之士,自然看得清楚,那是七十二个汉子,身化长虹,投射而下。每一个人都是头下脚上,掌先人后,飞扑下来。

    只要看他们双掌如血,就可知道这七十二人,都已练成“血影神功”。

    “血影神功”又名“吸血**”,是邪门武功中最恶毒的功夫,任何人只要被他双手触及,就会把你身上鲜血吸尽。被吸的人,当场血枯而死,而他的“血神神功”也就增进了一倍修为,完全靠吸取敌人的鲜血,来增强本身功力。

    血影人魔当年偷上峨嵋,一夜之间,吸了峨嵋三个长老的血,这三个长老,都是峨嵋掌教党慧上人的师叔,被觉慧上人发现,率领五个师弟,把血影人魔围住,但终于还是被他突围而去。

    血影人魔吸了三个武功高强的人血,功力大进,扬言还要上少林寺去吸几个老和尚的血,滋补滋补,一时使得少林寺人人自危,每个和尚都身佩戒刀而行,夜晚在寺中走去,两人相遇,必先通名。

    恰好峨嵋派传檄江湖,邀约各大门派,尽出高手,围剿血影人魔,结果连续被他害死多人,他也身负重伤,死在一处深林之内,由此可见“血影神功”的厉害了。

    闲言叙述,却说杨公忌骤睹血光。不禁脸色微微变道:

    “血影大阵!”

    血影人魔又取了一颗杏脯,丢入口中,翻着两眼,微哂道:

    “你倒识货!”

    但听石驼子大声喝道:

    “大家身上带着兵刃的,快取兵刃,不可令他们近身。”

    “血影神功”最难对付的一点,是不论你武功有多高,只要被他双手碰上,你就倒霉。

    这七十二个血煞飞扑而下,大厅上纵然高手如云,也无法一下把他们全数消灭,那就有不少人会遭他们的毒手。

    厅上群雄已经纷纷掣出兵刃,准备应变。

    陡听头顶正梁上,有人呵呵笑道:

    “老朽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

    这话是从二十丈以上飘下来的。话胄方出,但见从梁上撤下一大蓬黑点。闪电般投入七十二道血影交织的一片血光之中!

    这真是说时迟,那时快,但听惨叫乍起,半空中血雨飞洒,七十二个血煞,刹那间生气全无,纷纷跌堕下来。

    谷灵子大声叫道:

    “大家小心闪避,不可让他沾到身上。”

    大家早已撤出兵刃,准备应敌,此时听了谷灵子的警告,纷纷闪避。

    只见七十二血煞跌堕地上,每人身上都在冒着袅袅黄烟,发出“吱”“吱”轻响,一个高大的身躯,逐渐化去,最后地上只剩下七十二颗胡桃大的骷髅!

    大家认识,这七十二颗骷髅,正是崆峒三仙柳仙子颈上之物,七十二颗骷髅项链。

    不知是什么人用柳仙子的七十二颗骷髅,消灭了七十二血煞,因为柳仙子在每颗骷髅之内,都藏有“化血丹”,打中人身,毒粉从七孔中洒出,化骨消形,毛发无存。

    血影人魔却是连瞧也没有向大厅上瞧过一眼。他全剧精神,只是贯注在面前几个瓷碟上,右手悬空,两个指头,一会夹蜜枣,一会取杏脯,不住的往口中直送,也不住的**着指头,发出“啧”“啧”之声,好像七十二血煞一起被消灭,和他丝毫无关系,。

    过了半晌,才抬起眼来,发出重浊沙哑的声音,说道:

    “乐老头,铜沙岛把你尊为供奉,待若上宾,你从哪里去弄来这些歹毒的东西,把七十二条性命,毁得神形俱灭,尸骨不存。”

    只听二十丈以上的大梁,有人呵呵笑道:

    “好个魔崽子,你双手血腥,多少人死在你手里,你不想想自己要练血影魔功吸过多少人血?倒说起老夫来了,七十二血影子,都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人,光是他们练成这手。

    ‘血影神功’,就不知害死了多少人,落个神形俱灭,也是他们报应临头,死有余辜,老夫一向主张碰上就吃,杀个精光,你老魔惠子要是不眼气,老夫就来领教你的‘血影魔功’。”

    话声甫落,但见一团人影从二十丈高空,直滚下来,这人双手抱头,烧曲着身子,直像一个肉球,直到离地三尺才双足一伸,落到地上,正好站稳身子。

    那是一个穿着一套灰衣裤的矮胖老头,生成一对豆眼,站在石室门口,笑嘻嘻的望着血影人魔。

    岳小龙一眼认出此人正是专下臭棋,连抢带吃的奕仙乐天民,心中不禁大喜,急忙迎了上去,叫道:

    “乐老人家。”

    奕仙乐天民左手一摇,说道;

    “你现在是武林盟主了,快别过来,要和我下棋,也得等一等。”

    血影人魔依然半靠半坐,斜躺在锦榻之上,口中冷冷一晒道:

    “姓乐的,你要跟我动手.还差着一点儿。”

    “扑”的一声,从口中吐出一颗蜜枣核,闪电般朝乐天民咽喉射来。

    乐天民倒也不敢大意,右手伸出三个指头,朝射来的枣核撮去。

    这是他吃棋子的手法,三个指头,一下撮住枣核,手臂微微一震,连他矮胖身子都晃动了一下,嘿然道:

    “好家伙,你血喝多了,力气倒是不小。””

    血影人魔枯瘦脸上微现得意之色,打了个呵欠,挥挥手道;“去把帘子放下,这些人,我懒得理他们。”

    两名侍姬娇“哟”一声,伸手拉动绳子,两道银色的轻纱,又像帘幕般阔了起来。

    跛侠欧阳磐石大喝一声道:

    “血影人魔,你一生残害生灵.作恶多端,今日是你恶贯满盈之日了。”人随声发.一拐朝纱幔捣去。

    齐天宸道:

    “欧阳大侠快请住手。”

    他喊声出旧,已经迟了!

    欧阳磐石连人带拐,已经冲到石屋门口。

    奕仙乐天民也没回头,伸手一措,便把欧阳磐石的铁拐捞住,口中说道:“真是轻举妄动,这道轻纱,若是这般容易被你一拐捣得开,我乐老人早就动手。”

    一道轻纱,微风就可以吹得起来,他居然说得这般郑重。

    跛欧阳磐石方自一怔!

    恶鬼车熬厉声道:“咱们既然找到了正主儿,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齐天宸道:“车见不可躁进,咱们还是从长计议……”

    恶鬼车敖厉声道:“你们都是四十年前就被血影老魔吓破了胆,连一道轻纱门帘,都不敢动,难道眼睁睁的看他逃走?”

    银纱中传出血影人魔重浊的声音,说道:“我为什么要逃?”

    恶鬼车敖眼看大厅上这许多成名高手,竟然没有一个人敢闯进去,心头更是怒不可遏,厉喝道:“车大先生偏不信邪。”

    猛地双掌一挥,飞身朝石室闯了进去。齐天宸虽已看出那道银色轻纱,必有埋伏,但也说不出道理来,要待劝阻,恶鬼车敖又是生性刚复,不听劝阻的人,不但未能把薄如蝉翼的轻纱冲开,他一个人恰似飞蝇撞上了蛛网,一下默在上面,丝毫动弹不得。

    不,就在他黏在轻纱之时,身上登时冒起一阵清烟,只不过眨眼工夫,一个人竟然渐渐化去,消失不见,轻纱依然是一层轻纱,好像根本就没有这回事一般。

    这下直看得厅上群雄,个个脸色大变,谁也想不通这层轻盈银纱,竟会有这般厉害!

    岳夫人双掌当胸,平推而出,她这一记使的是“七步推云”,一股内家潜力,撞上轻纱,依然纹风不动。

    黑石岛主脸色凝重,缓缓走了过来、低声说道。

    “这道轻纱。极似文蛛丝织成,文蛛天生奇毒,夫人不可造次。”

    他两声未落,那边终南二老的南宫左道:

    “老二,这道轻纱有些古怪,咱们联手试它一杖,你看如何外南宫右点头道:

    “老夫说得是、咱们终南二老。若是连一道轻纱也破不了,干脆地撞上去算了。””

    天山归雪翁接口道:

    “二位要上,兄弟也算一份。””

    武当天宁子锵的一声,掣出长剑,大声道:

    “三位老前辈且慢,不管这层轻纱如何厉害,还是由咱们武当派先打个头阵、”他长剑一挥,天鹤子和五个法师,同时锵锵剑鸣,一齐列成了一个“五行剑阵”、正待朝前冲去。

    岳小龙大声道:

    “道长请留步。”

    天宁子听到岳小龙出声,立即停住身子,打了个稽首道:

    “盟主有何吩咐?”

    岳小龙道:

    “岳某蒙武林同道抬举,忝膺重任、血影人魔原是穷凶极恶之徒,造孽江湖,作恶武林,正该由岳某夫妇亲手加以诛戮,道长请退。

    他身为武林盟主,说出来的话,自然极具份量。

    天宁子呆的一呆,稽首道:

    “盟主领袖武林,岂可轻身涉险?”

    岳小龙说话之时,已经掣出盘龙剑,朗笑一声道:

    “道长言重,岳某夫妇北岳学艺,为的就是扫荡群魔,诛杀凶邪,若不能为世除害,岳某岂不愧对在座的武林前辈,务派同道?也辜负了两位老神仙授艺之恩?”说到这里,回头朝凌杏仙道:

    “妹子,咱们出手。”

    凌杏仙在丈夫掣剑之时,也已撤出青霓剑,应道:

    “大哥说得是。”

    两人并肩朝轻纱走去,齐天宸同样掣剑在手,说道:

    “老夫助盟主一臂之力。”

    就在此时,南宫廷、谷灵子、黑石岛主也一齐跟了上来。岳夫人、彩带仙子两人眼看爱子夫妇涉险,心头一急,也不约而同的疾快掠了过来。

    岳小龙倏地止步,回身抱抱拳道:

    “总护法请替在下夫妇掠阵。”

    齐天宸自然听得出岳小龙言外之意,人数多了,怕施展不开剑法,当下含笑道:

    “盟主贤伉俪请。”

    岳小龙也不多说,手持盘龙剑,和凌杏仙并肩走上三步,这时距离那层银纱,不过数尺距离,两人一齐站定,目注剑光,凝立不动。

    这一瞬间,但见两人双目神光,愈来愈见明朗,宛如四道寒电,注射向银色轻纱之上。

    就在此时,蓦听岳小龙大喝一声,一道跃目银虹,飞射而出,凌杏仙同时挥手一剑,一道青光,跟着腾蛟而起!

    这两道剑光,乍然一合,登时剑气暴涨,强烈光芒,奇亮无比,几乎使人睁不开眼睛。

    剑光乍发.但听一阵裂帛轻响,银色轻纱.如风卷残雪,四散飘飞!

    岳小龙、凌杏仙双剑合壁,一下破去那层轻纱,胆气顿时一壮,耀目寒光,倏然敛去.两人依然并肩立在原处。

    岳小龙脸上神光湛然,沉声喝道:

    “血影人魔,你还不出来受戮?”

    血影人魔半靠半坐的人,目睹两人破了自己文蛛毒纱,脸上不禁飞过一丝惊凛之色,忽然呵呵笑道:

    “原来你们两小口还是这许多老家伙的头儿,是什么武林盟主,难得!难得!老夫自然要成全你们。”

    话声出口,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但一个身躯已从锦榻上飞跃而起,身化一道淡淡血影,朝两人头顶扑攫而下,他身形才一扑起.一股浓重的血腥气味.登时弥漫全室,中人欲呕!

    岳夫人、彩带仙子、韩仙子、杨公忘、癞痢道人、洞庭里、诸葛丹七人,都是练成“玄冰阴功”的“阴人”,“玄冰阴功”原是“血影神功”唯一的克星。

    岳夫人耽心爱子夫妇涉险,早已知会其他六个“阴人”,在岳小龙夫妇破去文蛛毒纱之后,分由两人左右,抄了上去,准备随时接应。

    此时一见血影人魔跃化一道血影直向岳小龙夫妇当头射来,七人同时一声大喝,扬手一掌,朝血影人魔拦击过去。

    这七人无一不是武林中的顶尖高手,七道寒冰般的内家真力,这一汇成一起,阴寒之气立时大盛,威力之强,无与伦比,但血影人魔果然非同小可,只听他身在半空,哈哈一笑,双手一抖,把技在身上的一件银色大氅,朝七人汇成的掌力上挥来。身躯一沉,低了三尺光景,依然如长虹横空,朝岳小龙夫妇当头扑来。

    就在此时,突见一条细小人影一闪而出,那是南宫珏,他口中叫着:

    “岳叔叔、凌姑姑,我帮你们。”扬手一指,凌空点去,这一记自然是北岳奇学“天罡指”。

    岳小龙、凌杏仙看得大惊,急忙挥动长剑,朝上迎去。双剑飞洒,矫若神龙,迎着血影射去,剑光乍合,幻起一片耀目霞光。

    但听一声凄厉长啸,人影堕地,血影人魔一条右臂。已被齐肩削断。血流如注,急匆匆一下跃登锦榻,似有逃走之意!但他快,岳小龙、凌杏仙也丝毫不慢,剑先人后,两道青莹莹的剑光,同时电射而至!

    “双剑合壁,天下无匹”,双剑交叉而过,已把血影人魔一个瘦高人影拦腰截成两段。

    但血影人魔似是还不知道自己已被腰斩,他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目射凶光,紧盯着榻前两人,左手已经按在枢纽之上,一张锦榻,开始迅快往下沉去。

    岳小龙看得大骇,这魔头居然未死,一时怕被他逃脱,急刀一跃而上,跳登锦榻,随着往下落去。

    凌杏仙一见丈夫跃上锦榻已经下沉数尺,地上露出一个长形窟窿,她不顾一切,纵身跃了下去。

    锦榻下沉极速,地面迅即恢复原状。

    岳小龙、凌杏仙并肩跃登锦榻,好像站在船头上一般,但觉眼前一暗,其实两人练成“太清心法”,这眼前一黑,只是进入另一地穴,他们自然看得清楚。

    但见血影人魔脸露狞笑,左手五指箕张,上身一抬,正待朝岳小龙当胸抓来,但他被上身一抬之际,突然发觉不对,因他已被拦腰斩成两段,只凭着他多年修练之功;暂时不死,自然飞不起来,他低头往下一瞧,不禁脸色变得煞白,厉降道;“我已经死了,我……”

    第二个“我”字,已经说不出来,上身往后一仰,口中缓缓流出鲜血,再也不动。

    这一段话,只是眨眼工夫之事,锦榻下降之势渐缓,落到另一间方形石室当中,两人跃下锦榻,举目瞧去,但见石室前面,有两根圆柱,柱下盘膝坐着两个长发委地,骨瘦如柴的黑衣人。

    他们本来闭目而坐,敢情听到血影人魔凄厉的叫声,不由倏地睁开眼睛来,四道目光一齐朝岳小龙、凌杏仙两人身上投来,流露出诧异之色。

    凌杏仙只觉两人目光如电,分明身怀上乘武功,不觉青霓剑一指,叱道:

    “你们是什么人?”

    右首一人沉声道:

    “你们是什么人?”

    岳小龙道:

    “在下岳小龙。”

    左首那人道:

    “你姓岳?”

    岳小龙还未答话,左首那人接着又道:

    “血影人魔是你们两人杀死的?”

    岳小龙道:

    “正是。”

    右首那人忽然仰首大笑道:

    “痛快,痛快,哈哈,二十年来,从未有过这等痛快之事。”

    说到这里,不觉大笑起来。

    左首那人只是紧盯着岳小龙脸上,不住的打量。

    岳小龙看出两人似是被血影人魔囚禁于此,忍不住问道:

    “两位老前辈……”

    他原想问问两人,是否道血影人魔囚禁于此?但说到这里,觉得这话有损两人自尊,不便直说。

    右首那人忽然站了起来,接口道:

    “咱们两人被囚在这里,已有二十多年了,二位追杀血影人魔,大概已经破了魔窟,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他这一站起,岳小龙已然看到他手脚锁着铁链,最多也走不出离石柱三步。

    这时但听上面传来一阵隆隆轻震,锦榻上首已露出一个窟窿,人影飞闪,当先下来的是岳夫人、彩带仙子两人。

    岳夫人急急问道:

    “龙儿,你们没事吧?”

    岳小龙急急忙答道:

    “娘,孩儿没事,血影人魔已经伏诛了。”

    两句话的工夫,齐天宸、谷灵子、萧不二、杨公忌、韩仙子等人,相继飞落。

    齐天宸目光一注右首那人,突然“咦”了一声,道:

    “你是慕容老哥!”

    岳夫人、彩带仙子也同时扑向左首那人,失声道:

    “凤池,是你,你果然没死!””

    原来右首那人正是昔年仙榜之首慕容青桐.而左首那人却是佛榜之首.岳小龙的生身之父岳凤池。

    岳小龙听到二位母亲齐齐哭叫“凤池”,心头方已一震。”

    杨公忌低喝一声道:

    “岳小兄弟,还不快去拜见你的父亲?”

    岳小龙经他一提,和凌杏仙双双跪倒地上,哭道:

    “爹,不孝孩儿给你老人家叩头。”

    慕容青桐哈哈大笑道:

    “小岳,还是你福气好,二十年幽禁,连儿子都有这么大了。”

    岳凤池含着满眶泪水,心头激动,缓缓说道:

    “淑真,凌云,你们都来了,我和慕容尼二十多年来.已被老魔头折磨得不成人样,这双手双脚.钉的是缅铁链子,此生只怕无法生离此地了。”

    岳小龙道:

    “爹,孩儿手上是削铁如泥的盘龙剑。”

    岳凤池长叹一声道:

    “孩子,盘龙剑是为父昔年之物,焉会不知,它虽能削铁,但却削不断缅铁,否则以为父和慕容兄的功力。普通铁链.岂能困得住咱们两人?”

    凌杏仙朝岳小龙轻声道:

    “大哥,我们合力试试看,用剑气也许削的断。”

    岳小龙点点头,然后抬头道:

    “孩儿想合两人之力,试上一试。”

    彩带仙子含笑道:

    “凤池,你让孩子们试试看。”

    岳小龙、凌杏仙双双后退了两步,并肩站立,长剑当胸直竖.目注剑尖,默默运起“太清剑诀”,但见从两人剑尖射出一缕青芒,朝岳凤池双手,双足间电光般一闪!

    岳夫人惊凛的道:

    “龙儿小心……”她怕剑气伤了丈夫。

    彩带仙子道:

    “大姊只管放心,他们练成‘同心剑’,心神一合,心无伤人之意,就不会伤了他爸!”

    两人说话之间,但听“呛螂”一声,岳凤池手脚上的缅铁锁链,已被剑气绞成寸断,落到地上。

    慕容青桐哈哈大笑道:

    “当年兄弟只学了剑气一些皮毛,就被老魔头囚在此地,苦了二十年,岳兄令郎贤伉俪,居然学成了练剑成丝的上乘剑法,可喜可贺,来,来,现在该轮到我了。”

    岳小龙夫妇沉凝不动,剑指慕容青桐,同样替他斩断了铁链!

    慕容青桐长笑一声道:

    “小岳,咱们出去。”身化一道青烟,只一闪,便已从窟窿中飞了出去。

    大家相继飞出地穴,好在齐天宸早已制住了血影人魔四个侍姬,由她们启动机关,整座大厅又缓缓上升,回复了原位。

    无名岛一干教徒,也经谢无量、欧阳磐石、言凤翥、柏长青等人一齐制住,废去了武功,大家走出石窟,天色已经大亮。

    齐天宸朝萧不二点了点头。

    萧不二面向山腹石门双手一扬,从他手中飞射出两枚鹅卵大小黄澄澄的东西,直向石窟中投射进去。

    那是两枚昔年火神罗值的“霹雳子”,谷灵子、唐绳武在葫芦谷,从向遇春身上搜来的,共有三枚。

    萧不二早已把另一枚放在囚禁慕客青桐和岳凤池的地底石室中,但听“轰”“轰”两声巨响,宛如天摇地动,山腹中地下宫阈,刹时全毁.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那是地室中的一枚也爆炸了。

    清新的海风,吹在人身上,天下武林十五门派群雄,每个人心头都有着说不出的兴奋,这一仗黎庭扫穴,终于消校了武林大患,从此江湖平静了,天下也太平了。

    (全书完)——

    幻想时代扫校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