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二章 虫将醒

    带着狐灵儿跟虫母小家伙奔逃那是最坏的打算,如果有可能,叶拙自然愿意维持现状,一切都留在百年之约之后再做打算,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继续将虎皮大旗的威风气势抖起来,让其他人尤其是那几位元婴大能不生出别样心思。冰(火中文www.bhZw.Cc

    对于这一点,其实叶拙也是有几分信心的,若非如此,就不会决定留在这里,而是直接回去离云岛或者南荒境再对付识海之后五道天道威严的最后残余了,毕竟随着自己的境界实力提升,随着对五重天道威严的点点感受越发深刻,叶拙也越发清楚元婴大能的可怕之处,即便自己如今的实力尤其是借着金丹道纹之力催发灵宝级别风雷翅风行万里之威,可能已经站在了金丹境界的巅峰,却也不会比那几位元婴大能更高,真要夺命逃路,自己更多指望的是出其不意,瞬间闪遁,一旦被有所纠缠,哪怕只是一点羁绊,都可能让自己一行两人一虫再没有遁逃的机会。

    叶拙的信心来由,一个是当年给他们留下的深刻印象,尤其是灭杀太姥老妪那一幕,叶拙绝对相信,即便过了这么些年,那几位元婴大能也肯定还记忆犹新或许还有几分惴惴之意,若不然,这几年里自己就不可能会有这么安稳的日子过,他们就不会只是派几个至少在他们眼里都是小鱼小虾的小辈儿郎过来周围窥伺了。

    或许如今因为不似当初轮回大阵时候那么直接震撼,或许各自回去修炼之余他们之中某个甚至某几个心中都生出了别的什么猜测,但叶拙相信,只要自己不露出破绽,他们几个就不会有哪个生出动手的心思。相比于相熟碰过面的几个,叶拙更担心的是太姥老妪出身的苍海离南岛另一位元婴大能人物乌海蝉,虽然这位这几年也没有来找自己的麻烦,但他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叶拙却是不好揣测,或许也因为太姥老妪的死而心生惧意,也可能是正忙于修炼还无暇顾及,但同出一门并且同为元婴老祖的太姥老妪之死,叶拙相信这件事情对方肯定不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即便两人之间有什么间隙,即便乌海蝉自己未必有那么强的心思,终有一天,他会肯定跟自己对上,无他,他需要给他自己,给苍海离南岛乌家一众人,也需要给修真世界其他人一个交代,一个态度。

    对于这个潜在的威胁,叶拙能做的并不多,不过有跟那几位打交道的经验,以及从狐灵儿这里听来还算靠谱的说法,叶拙对于元婴大能人物也不再如当年时候那样看法,说是将他们视作高高在上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一流也差不多少。

    就像普通眼中的筑基境界金丹境界修士其实也是普通人,只不过实力更强大,有了凡人不能理解的种种手段罢了,论及人心本性却是一脉相承并没有本质的不同,筑基、金丹如此,元婴也不例外,或

    许追求的具体目标有所不同,但比如对自己掌控之外的东西有所惧,比如对于寿元的看重,对于危险的忌惮,却是没什么两样,甚至论及生死之事,这些活了数千年的人比许多心思豁达的凡人更加不如。

    不清楚乌海蝉这几年没有过来找自己的具体理由,但只从他没有第一时间找上门来,叶拙大概能够确定一件事情,至少为太姥老妪讨还公道这件事情并不是他最重要的事情,将来哪一天真的碰到面对时候,自己未必就没有机会蒙混,或者说,这样的机会还不小,也会做甚至觉得只要自己能够稍微撑一撑,这位乌海蝉比那几位还要更好对付些。若是扯虎皮张大旗没能彻底震慑住对方的话,自己再加上点忽悠利诱,比如轮回之力,比如生死无间世界的种种,叶拙不信他会不动心,这一点从其他五个人以及死去的太姥老妪那里早已有过证明。

    不过叶拙也很清楚,这些都是小道,都是一时的得意,想要真正的有底气,还要靠自己。打铁终须自身硬,只有自己的实力足够强,才能真正从容面对他们,而不再是千方百计投机取巧还得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未必一定到元婴境界,只要自己有了能够威胁到他们的手段实力,不需要是灭杀太姥老妪那样的霸道之法,只要搏命之下能威胁到他们,让他们有损伤的可能就足够。论及拼命之心,叶拙可不觉得那些个元婴大能会比自己这个离云岛罪民更强的。

    “暂时我的实力肯定还不能真正威胁到那些元婴大能,就是不知道等着几重天道威严都处理掉,然后两枚金丹双双突破之后,是不是就能有一拼之力了。”

    最终,所有的问题都落到一点上,只是叶拙因为境界眼光所限,却是没有答案可言,唯一能做的就是做着最差的打算,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以最积极的态度去面对,去迎接可能会到来的一切,绝不可能因为担心就放缓自己的提升步伐,比如放任识海之中还被那五重天道威严残存继续留着的,这根本是掩耳盗铃,一天不除掉这份即影响自己神魂修炼,还会被人随时确定自己所在的东西除去,自己都一天不能彻底放开去修炼,就算拖到百年之约时候都没有被人看破,于自己的理想愿望也没有半点用,人可以欺,天却不可欺,自己能够扯起虎皮大旗震慑那些个元婴大能,却没可能靠着虚假实力去破开自家离云岛上祖祖辈辈笼罩其中的天之诅咒禁制的。

    一边继续观探着自己识海之中五重天道威严残存,叶拙一边思量、推衍着自己可能会面对的种种情形,当然,最重要的工作叶拙并没怠慢分毫,那就是警戒四方替虫母小家伙护法。

    一天,两天转眼已经过去了十天时间,虫母小家伙依旧还定在那里一动不动,若不是心神相连,若是一个不知情的外人看

    到,或许会以为虫母小家伙冬眠睡着了也不一定。叶拙却知道,虫母小家伙正好着呢,每每掠过虫母小家伙静静的身形,又或者感受到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欢喜之情时候,叶拙嘴角都会不自觉的微微翘起。

    不知道虫母小家伙究竟悟到什么灵光忽然陷入了入定状态之中,但叶拙绝对相信,这一次的入定于虫母小家伙的好处极大,不仅仅因为时间足够长,入定虽然不能以时间长短论,短者便是只有一时半刻甚至一个刹那也不是没有过,但时间也肯定是很重要的参照无疑,虫母小家伙一连十天都还未结束,已经足够说明许多,不过叶拙更多的是靠自己跟虫母小家伙之间的心神联系,别的更多变化还要等虫母小家伙结束修炼之后才知道,但一人一虫之间的心神联系的变化却是叶拙从头到尾都能清晰感应到的,自己什么都没做,但这份联系却越发的紧密,这一切显然都是虫母小家伙这些天来的入定修炼的结果。

    “嗯”刚刚又掠了一眼虫母小家伙,看到她依旧一动不动,心神联系之中也没有醒转迹象之后,叶拙正要收回心神注意,却忽然神情一动,继续盯住了虫母小家伙。

    虫母小家伙依旧一动不动正自入定催动妖典修炼,便是叶拙盯着继续看的时候也如此,但叶拙透过心神联系,却能清晰的感受到虫母小家伙身上,从刚刚那个瞬间开始闪出之后便没有再消失的一缕波动。

    不清楚这缕波动意味着什么,代表着什么,叶拙却知道肯定随着这缕波动的出现,虫母小家伙的修炼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不出意外的话,等这缕波动过后,虫母小家伙也就该从入定之中醒转了。

    如此时候,其他一切事情都先放到一旁,叶拙留在外面的神念神识越发警醒,其他的则通通都落在了虫母小家伙身上,以防万一也好,只是关心也罢,叶拙打算就这么等着虫母小家伙结束自己的第一次入定修炼了。

    虽然没有像叶拙一样有心神之间那么紧密的联系,但天生灵体,金丹大道又是灵觉之道的狐灵儿也只是比叶拙落后那么刹那便感觉到了虫母小家伙身上的动静,抬眼过来就看到叶拙的神情举动,再看看虫母小家伙,狐灵儿也明白过来,随即便也悄悄收住了流转的功诀,和叶拙一样将注意力放在了虫母小家伙身上。

    “咦”一阵之后,叶拙狐灵儿双双发出一声轻咦声,声音刚出,两人却又同时急急收声噤声不语,生怕因此而惊动了虫母小家伙,只不过嘴巴闭上,两人眼睛里的惊异惊喜之情却是依旧。

    “这个是小虫”

    “肯定是了,除了小虫还能有谁。”

    “哈哈,哈哈,不枉她入定这么久,就算没有别的收获,单这一点也足够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阅址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