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十九章 对兄弟们的交代

    https://

    “兄弟们。冰@火#中%文WWW.BhzW.Cc”楚垣夕在酒会上举起杯意思意思,“待会我陪兄弟们喝好,但是现在我先说一下流程。因为之前已经和阿里把法律上的事都沟通清楚了,所以spa签的比较快,明天签约,然后阿里打第一笔钱。

    钱到位咱们这边先给兄弟们分钱,规则咱们都说过了,换言之也没几天,各位耐心等待。分完钱之后就交割,各位兄弟们都尽量配合一下,交割的那几天最好别请假,对方也有一些轮询,但是都很简单,如实回答足矣。”

    顺利交割完成之后打第二笔钱,然后对方进行内审,内审之后打最后一笔,所以后面两笔钱的到位也和这批员工顺利过渡过去有点关系呢。不过这就不用细说了。

    楚垣夕要说的是:“在这里我想托付的是什么呢?是各位万万不要产生懈怠的想法,特别是在灵犀干不好了还可以回巴人集团。这种想法非常危险,切切不要产生,因为你要这么想就不是我兄弟了。”

    下面顿时一片哈哈大笑。

    “别笑,真别笑。负责媒体的兄弟还好,大概还能站在鄙视链上游,灵犀还得仰仗你们,但是工作中也得谨慎。

    关键是程序猿兄弟,阿里是国内最好的企业之一,攻城狮是阿里的脊梁,要的都是最好的。你们在巴人干的不错,这里有以前跟我一起在鹏飞工作的老同事,有果实网络转岗过来的朋友,还有很多后来招聘的精英,咱们人才济济。但是阿里也是人才济济,而且更挤,你们进入阿里体系之后得有思想准备换个活法。”

    “不都是加班嘛?”下面有胆大的员工笑着说,顿时又是一片哈哈哈哈。楚垣夕一看,这不是孙立么,tcg手游的项目经理,鹏飞的老前端。实际上楚垣夕有点对不住他们,因为当初说的是《乱世出山》之后的赚钱项目让他们项目组来开发,结果连锅端,现在只能食言背信了,形势所致也没什么办法。

    “唉,加班跟加班可不一样,咱们公司气氛还算好的,不鼓励磨洋工式的加班。但是你们进了大厂肯定得更新自己的业务常识,尽快适应灵犀的流程和模式,人家那边讲规矩的,未必有我这么好说话。

    先说好了,你们可是顶着前巴人集团员工的名头过去的,做出的产品也很好,结果去了被人刷下来,人家跟我说话可就难听了,我脸上挂不住。而且你们有一半期权转到巴人游戏了,还得努力争取才能拿全啊。”

    楚垣夕说的是一套一套的,但是其实内心还是有一些愧疚。抛开能力不谈,只说关系,tcg组的员工大部分是老同事,跟他关系更近,更任劳任怨,结果就被分配了性价比最低的任务,做的产品只是用来给公司兜底用的,等到拳头产品爆发之后立刻变得无足轻重。

    而且比较悲催的是,他们都是“老”程序,老程序意味着经验足,但是技术动作都已经定型,提升的空间非常低,换言之,天花板比较低。这也是他们没有被委以重任开发《乱世出山》的直接原因,果实转岗的程序猿确实是技术平均值要更高一些。

    因此如果灵犀那边比较严格的话,他们很可能会被率先优化下来,特别是tcg项目本身价值并不高,换言之转到巴人游戏的期权他们未必拿的全。还好其中不少人已经转到小程序-ip计划里,这是赵杰这半年以来一直在推动的事情。所谓“赵杰团队”其实里面大部分是原先tcg组的成员。

    所以楚垣夕私下做了个决定,也告诉了作为巴人唯一投资人代表的袁苜,要是他们被刷下来的话,巴人这边肯定要给他们一定的补偿,不然这组员工本来捞到的期权就不如《乱世出山》组,再被铲掉就亏大了。这算是楚垣夕给自己定义下的兄弟们的一次临别礼物。

    这也就相当于预留一部分资金预算,其实没多少钱,也不能算什么大事,但是万万不能提前说,否则就要出事了,这是比较尴尬的一点。

    做出这个决定倒不是因为善良,而是因为,他们水平高低楚垣夕心知肚明,而当初也是楚垣夕主动招募他们进巴人的。不说功劳还是苦劳,兄弟们挣到一点本来也不多的期权,在楚垣夕给出的“选择”面前还被肢解了,虽然给了选择,但实际上就是强迫。

    如果被强迫之后仍然能够全额拿到本来应该拿到的,那么倒是无伤大雅,但是如果两手空空被刷下来,楚垣夕今后难免落一个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评价。甚至会不会有人说他把兄弟们出卖了都不一定。

    这个决定遭到袁苜的强烈反对,倒不是心疼钱,而是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么处理容易惹麻烦,比如说《乱世出山》组或者媒体组也有人被刷下来怎么办?给不给?

    这就体现出两个人理念上的不同,袁苜的倾向是合乎规则,规则要能服众,让人挑不出来毛病,而楚垣夕的倾向是圆满,符合自身的道德诉求。

    所以楚垣夕给出一个简单的答案:其他人不给,因为负责为公司兜底的项目组本来就应该有优待,即使没有巴人游戏被收购这一出也应该有优待。人家工作中本身就吃亏了,已经付出牺牲了。

    所谓的优待,比如说员工离职多给补偿,比较讲究的初创企业都有类似的政策,最不讲究的也要发公开信感谢项目组的牺牲。因此区别对待很正常。

    此时,大概把后续事宜交代一番,楚垣夕开始挨个桌敬酒,杨健纲跟他们厮混的时间更长,也开始敬酒。敬到廖星星这桌的时候,廖星星借着酒劲问:“老楚,你跟兄弟说个实话,你为啥让老杜带地推安保团队,你是不是信不过我?”

    “跟信不信的过有什么关系啊?铲事儿这个工作就不应该由你做。”楚垣夕喝的都是啤酒所以还没上头,“你们地推是和气生财的。但是咱们要赚钱就要侵犯很多人的利益,挤压他们生存空间,对吧?好说话的就等死,不好说话的就使小动作或者大动作……”

    “哎呀你不用跟我说大道理,你就说是不是觉得我不行吧?”

    “那要不你带安保团队,让杜恤带地推?反正专职团队肯定要组建,而且和地推团队分开,你们俩的工作黑白分明,一个人只能负责一边。”楚垣夕故意冷笑一声,“我跟你说,老杜做地图肯定没问题。”

    廖星星一想可不是么?人家隔空指导他儿子干的还不错呢,自己小胳膊小腿儿的又不会打架……

    很快轮到王乐那桌,楚垣夕举杯,发现王乐的状态是振奋中带着忐忑。不是楚垣夕让他忐忑,但其实也是,因为是楚垣夕把赵杰抽调走了以后向阿里举荐他做巴人游戏的经理。后来老樊给了个私下里的反馈,所透露的信息中,王乐的初步头衔是高级总监。

    虽然不知道灵犀会怎么处理,是空降一个副总裁过来,还是把巴人游戏的产品和业务拆散了重组,之后和灵犀原有的产品线融合?但总之王乐肯定要当一段时间的一把手,时间可长可短。这对他来说肯定是有压力的,而且估计不小。

    所以这段时间楚垣夕是提前把赵杰抽出来,让王乐适应新角色,但是还是临阵磨枪的感觉。

    “王乐,其实我是最想跟你单独聊一下的,但是吧,又有可能让你感觉我对你不尊重了。”

    “唉,不尊重,我也没买脑瓜崩神器……”王乐吐了个小糟,但是猜不透楚垣夕到底想说什么。

    “这么说吧,我把赵杰抽出来,是很自私的,不是对我也不是对赵杰,而是对你们。因为赵杰虽然也很菜,但是现在好歹还有点气场。你们一整个团队到了新公司之后会不会受排挤?会不会被公平对待?利益能不能得到保证?这事吧,老樊跟我保证了,一定保障你们的利益,但是职场上吧,很多事很容易就说不清楚,这种保证没价值。”

    “是是是,我也担心……”

    “你的心态不能是担心,担心就要命了。”楚垣夕把酒杯放下,“这么说吧,首先你个人的目标,应该是灵犀的副总裁,而且越快越好。你必须要有当仁不让的觉悟和担当,而且也应该有足够的信心,《乱世出山》这个产品,现在你已经可以当成自己的信心了。

    对你个人比较有利的是,巴人游戏这个结构,不是一个清晰的结构,大制作、小游戏和媒体三个模块是混在一起的,相辅相成,想要拆散很难保证不出现事故。如果我是阿里的负责人我不会追求拆你,而是学习和消化,可以让你们手把手的教,快速复刻,把机能都给吸收掉,我觉得这是最正确的姿势。所以你的位子应该非常稳。

    反正灵犀只要不傻的话,就不会瞎折腾,至少短时间内不会。不过这话也难说,你看他们把我蛙儿子弄的……”

    王乐连接这个话茬的心思都没有,只恨喝过酒的脑子转不过来,楚垣夕的话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一字千金的感觉,但是到底有道理在哪呢?

    “灵犀副总的目标应该是可以的,甚至总裁也可以想象一下。你看看头条系吸收之后,的alex现在已经历任过抖音和tiktok的负责人了,也就两年的时间。”楚垣夕随手举了个业界最牛逼的例子当成对王乐的期许,相当于用全厂效率最高的纺织女工作为标准要求所有工人一样。然后他话锋一转:“但是我还是担心你。”

    “嗝抱歉抱歉,您担心我什么?”

    “我担心你抗压能力行不行,毕竟一直也没有对你进行这方面的历练,也没机会知道行不行,枪栓会不会拉都不知道我就把你送上前线了。”

    楚垣夕说着看了眼这一桌,杨健纲也坐这一桌,但是出去敬酒去了,很好。

    “杨健纲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虽然干嘛嘛不灵,捅娄子第一名,但是抗压能力还可以,我给他的压力都没把他压垮,扛不住的就想歪点子扛。我不鼓励这种行为但是精神上还是很强硬的。”

    王乐笑的比哭还难看,心说您可太会夸人了!我就是被赶上架的鸭子,我真的不行啊……

    结果楚垣夕还给他继续加压,凝重的说:“你的抗压能力在今后这段时间尤为重要,因为抗的不是你一个人的压,而是整个公司,所有兄弟。巴人游戏和灵犀之间,你肯定是一个重要的输入输出通道,如果你扛不住,兄弟们都会难受,你明白吗?而你,必须时刻记住你和兄弟们是一体的,你们是一个团队,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当你们是团队的时候力量就会很强大。”

    王乐的脸色很白,他不知道楚垣夕到底指的是哪方面,可能是很多个方面,资源、待遇、公平对待等等等等,但是经楚垣夕这么一说,他知道未来可能会出现的最头疼的问题就是公司内斗了,这恰恰是在巴人的一年时间里所缺乏的,相当于住了很长时间温室,现在要出门面对疾风。

    其实楚垣夕最害怕的事情没法说,害怕的是王乐到了新公司之后面对新的上司后退后退再后退,乃至于“出卖”兄弟们的利益来妥协。用出卖来形容不太好,但这个情形也确实很难启齿,主要是如果真的这么说了,万一传出去,就变成楚垣夕挑逗别人公司内斗,这事儿就说不清了。

    所以只能用抗压能力来提示。好在公司内斗这种事情,当产经的都应该有经验,除非一个公司只有一个产品,否则肯定是要抢资源的。楚垣夕自己就是产经,王乐是他招的,本身就是很优质的产经,应该不至于太菜……吧?

    其它巴人游戏的同事楚垣夕也尽量托付了几句,关键是酒喝到位,今天来的人很多,有好多集团员工并不跟着走的也来蹭一顿饭,包括赵杰那边新招的《无道昏君》新项目组成员,那个美女产经还跟王乐那桌喝了好几杯。

    看见这个酒量楚垣夕感觉赵杰招人招的还行,产经并不需要抛头露面去喝酒,那是商务的工作,但是产经需要一点豪气,一点理想主义,按部就班谨小慎微一点担当都没有是难以成为优质产经的。

    这也是楚垣夕举荐王乐做巴人游戏新的一把手的原因,如果单纯从关系远近以及职级来说,其实tcg的项目经理,就是一开始打岔的孙立,立哥,也是可以的。但是立哥这人太稳当了,都是鹏飞的老同事楚垣夕很了解他,王乐怎么说还是有点理想有点豪气的,所以在那个特殊的时刻楚垣夕才举荐了王乐。

    这顿酒喝的相当欢畅,难得楚垣夕喝完之后还没有烂醉如泥。如果是在明尼苏达的话这时候就该吃点日料了,但楚垣夕还是习惯性的不忘看微信,看看有没什么紧急的消息。结果打开手机一看当时就愣了,因为发现遭到陆羽的信息轰炸,有好几十条未读信息。

    “陆羽是有毛病吧?有急事打电话啊?”楚垣夕一边打酒嗝一边打开微信,结果当时就清醒了!

    “卧槽卧槽卧槽!”楚垣夕连续发出很多声代表着没文化的呻吟,原来是陆羽向他汇报今晚《焦点访谈》的情况。

    这一天是11月18号周一,焦点访谈集火区块链,第一枪就崩了“趣步”借区块链之名行圈钱、诈骗之实,将区块链当成取钱链。

    (本书之前揭露趣步资金盘好几回,特别是715章说的很清楚,不过写的都是“曲步”。现在官方定调,终于可以打出正确的名字了。)

    紧接着,国内币圈三大交易平台之一的okex突然宕机,联想到必安和超级波长的微博日前同时被封,联想到魔都刚刚发出的《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币圈投资者顿时陷入大面积恐慌。

    实际上就在今天还有一记重拳,有关部门向各省市处非办发函,提示防范假借区块链名义非法集资的风险。

    这么密集的信息,看得楚垣夕差点笑出猪叫声。币圈向来是个食利者沆瀣一气的圈子,对骗子和资金盘的大规模集中整治是清除腐肉,对真正的区块链行业是莫大的利好,只是这个圈子里的腐肉和食腐秃鹫实在太多了一点。

    陆羽这串集中轰炸还是很有料的,给楚垣夕节约了很多时间,比如说连有关部门的调性都摸索出来了,主要打击的目标是没有实际技术开发同时还是金融属性的所谓区块链项目。这么一看,小康完全在岸上嘛,好的很!

    在楚垣夕弹冠相庆的时候,房诗菱正开着直播,不过她已经狼狈到好几次示意下播的地步。实际上她的水平这大半个月以来已经有了明显的进步,但今天晚上直播间里已经炸了……

    推本书,灵气复苏流的,《我仙走一步啦》,美女作者写男频还是比较稀罕的,我问为什么写男频,人家说女频破事太多……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