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永生不死(三)

    墨婵一间一间地找,最终在阁楼的窗外看到了少年在风中摇晃的一袂衣角。冰$火#中文wWw.BHZw.cc

    “喂,”墨婵朝他喊道,“你怎么在这儿?”

    陆启明笑道:“我就是在这儿啊。”

    墨婵小小吃了一惊,她从没听过他用这种语气说话。

    “那我能上去吗?”墨婵问。

    她等了片刻没听见回应,就大着胆子权当陆启明默认了,然后也学着他去爬窗户外面的檐角。

    陆启明看墨婵根本不知道往哪里使力,摇了摇头,伸手把给她捞了上来。

    墨婵尴尬地理着头发,又往下压了压裙角,拿眼睛去瞧他是如何坐得那样轻松惬意的。

    “你怎么看着这么熟练?”墨婵面露狐疑之色。

    “这很正常吧,”陆启明理所当然地说道,“谁小时候没干过。”

    墨婵忍笑想了一会儿,还是摇头道:“我真的想象不出。”

    陆启明只笑不语。

    墨婵终于找到了一个安稳的位置放好手脚,与少年并肩注视着无限远处。

    她之前一路跑得气喘,到现在身上的汗才微微落下。墨婵从来不是什么安生的性子,但她在余光里看到了少年唇角的笑容,就忽然被一种莫名的情绪所感染,心里平息下来。

    连此刻的黑夜都令她觉得踏实安稳。

    墨婵又忍不住瞥了他一眼,这回注意到他穿得单薄。

    “这大半夜的,”墨婵道,“你也不嫌冷。”

    陆启明道:“再冷也比那冰棺里头暖和。”

    “……那倒是。”墨婵一时无话可说。

    她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少年语气里竟有几分抱怨之意。

    墨婵都给气笑了,道:“你嫌冷也不早说!”

    “只要有用就行。”陆启明无所谓地道,“反正也没几天。”

    墨婵用力砸给他了一件厚厚的披风。

    陆启明忍俊不禁地抬手拉了一把,省得衣服飘到楼下。

    “不行,”墨婵摇摇晃晃往他身边爬,恶狠狠道:“你给我穿好!”

    陆启明又笑。

    他往后退了些,给她让了点位置。

    墨婵扬手抖开披风,非要给他系在脖子上不可。

    陆启明叹了口气。

    “墨婵。”

    女子的动作顿住,用鼻音问他,“嗯?”

    “终于可以结束了。”

    发出这句叹息的时候,少年的神情温柔得不可思议。

    墨婵甚至能透过他的眼睛看到他心中微弱涌动的幸福感。

    陆启明放松身体,向后仰躺在屋顶,睁着眼睛望向整座天幕。透过微微扭曲的界幕,他能够看到外面真实的星光,像流淌下来的水一样。

    “我好累。”陆启明抬了抬手,又放下。他低声道:“怎么办,剩下的我一直学不会。”

    墨婵惊讶于他说话时的神色,就像任何一个寻常的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样。

    于是她也不由自主地把声音放得轻柔,笑着问他:“你原来也有学不会的东西?”

    一如真正的闲聊一般,陆启明自然而然地回答了她。

    “我没有剑道了,所以学不会顾之扬那个神通是正常的,我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他的神情透出不解,“为什么我一直学不会起源?看了就忘,这就太奇怪了。”

    “那就算了,”墨婵安慰道:“人无完人,你已经很厉害了。”

    她以前从不可能用这种哄孩子一样的语气与陆启明说话,但此刻她也自然而然地这样去做了。

    陆启明不再说这件事。

    他闭上眼睛安静了很久,久到令墨婵几乎以为他已经睡着的时候。

    “要是我做不到就好了。”

    陆启明近乎微不可闻地说。

    墨婵就坐在他身边听见了,心里突然涌出说不出的难过。

    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犹如受到蛊惑一样用双手撑在少年身侧,出神地凝望着他。然后俯身下去,将脸颊轻轻贴在他的胸口,张开双臂搂住他。

    这是一个温柔而平静的拥抱。

    墨婵其实什么也没有想。她只是在那一刻觉得陆启明好像身上很冷,所以下意识想要去温暖他,试图驱散那股根深蒂固的寒意。

    ——就好像如果不这么做,眼睛就要立刻掉下泪来。

    墨婵自己也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

    陆启明没有回应她,但也没有阻止。

    他一直注视着那道将真实世界隔绝在外的屏障,目光有些向往。

    很多人想要得到与他一样的力量,想要成为他。可他们却不知道他从未有一刻自由过。

    他只是一个囚徒。

    被关在这道界幕之下,被关在幻境的玻璃笼子里,以及这个残破的躯壳。他身上总是困着一重又一重的枷锁,无论如何费力去斩断也还是看不到尽头。

    陆启明平缓地呼吸着,过了很久才自语说,“……算了。”

    墨婵见不了他这样。

    她宁肯看到他像平常一样令人畏惧,也无法忍受他忽然露出这样不设防备的神情。

    “走,咱们回去。”墨婵对他说道,“什么都不要管了,咱们回去,好好休息。”

    陆启明问:“回哪儿去?”

    “启明,”女子声音低柔地念着他的名字,道:“没关系的。做不到的话,不要去就好了,没有人会怪你。他们也没有根本资格。”

    陆启明道:“那承渊不死怎么办?“

    墨婵温柔地说:“那就让世界毁灭吧。”

    陆启明笑了出来,道:“有人说过同样的话。”

    “煞风景。”墨婵立刻目露警惕,道,“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想别的女人。”

    陆启明缓缓收起笑容。

    “小气,”墨婵道:“这就生气了?”

    “墨婵,”陆启明低声道,“我真的不想再做下去了。我特别累,真的。”

    墨婵应道:“那就不做。“

    陆启明沉默。

    良久他重复道,“要是做不到就好了。“

    墨婵定住,忽然伸手去解他的衣襟。

    她垂眸看向少年的心口。

    在他心脉周围的每一处大穴,都深深钉着一枚银针。这些银针封存着这具身体里的最后一口热气,将他的时间短暂凝停于此。

    墨婵用颤抖的指尖逐一抚过那些几乎完全没入皮肤的冰凉针尾,然后发泄般地用力一按。

    陆启明目光温和地看着她,没有任何反应。

    墨婵冷笑:“你真是不嫌疼。”

    陆启明答道:“早就不疼了。”

    “陆启明,”墨婵道:“你根本做不到。”

    “不,”他道:“我做得到。”

    少年笑了起来,眼角眉梢柔和地弯起,眼神明亮。

    “明天,”他说,“我就能彻底杀死他了。”

    墨婵冷笑道:“那你可真了不起。”

    “本来就是。”陆启明低低笑道,“我居然真的做到了,太了不起了。”

    墨婵胡乱拉上他的衣服,没好气道:“有本事这句话你明天晚上再来给我说!”

    陆启明笑着叹气,“墨婵。”

    墨婵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陆启明,你就是个心黑的。”她恨恨道,“你明知道我在想什么,却非要现在来撩拨我。你未免也太自私了。”

    “对,”陆启明坦然承认道:“我就是故意的,又怎么样。”

    墨婵冷漠地坐直,淡淡道:“我可是见识很广的人,你这一套根本对我没用。何况,我自己心里知道,我知道……”她忽然有些说不下去,“你根本就没有对我……”

    “……对不起,”陆启明笑意转淡,道:“我知道这样不好。”

    墨婵捶了一下他胸口,恨道:“你根本就看不上我是不是!”

    陆启明道:“……也不算吧。”

    墨婵简直要被他气死了:“什么叫也不算!!这种时候——你直接回答‘不是’就行了!”

    陆启明轻笑出声。

    然后某一刻他忽而道:“墨婵。”

    墨婵扭过头不去理他。

    “你说,到很久以后的某一天,”

    他出神地望着漫天星海,道,“还会有人记得我的名字吗?”

    墨婵双眸瞬间睁大。

    她耳畔轰然一阵嗡鸣,脑海全是空白。

    “陆启明,”

    很久,墨婵才一字字道,“你给我闭上你的乌鸦嘴。”

    “你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人生,有的连我都看不清尽头。几个月,几年,甚至十几年的相处,在你们生命中也无非只是很短暂的一个片段。”陆启明平静叙道:“这才是常理。”

    墨婵绷紧身体,一语不发。

    “但你应该会记得稍微久点。”陆启明问她,“会吗?”

    墨婵道:“不会。”

    “不要这样说。”陆启明笑着道:“墨婵,墨姑娘——阿婵?”

    墨婵瞳孔陡然一颤,眼底闪过水光。她浑身僵硬地背对着他,指甲都掐进了掌心。

    她道:“我都说了不会!”

    陆启明道:“但我还是希望你会。”

    “别说笑话了。”墨婵冰冷至极地笑了一声,“你以为我还不知道你?你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什么人都入不了你的眼。陆启明,你根本谁都看不上,只会闲着没事戏弄人玩。”

    “好吧。”陆启明笑了笑,道,“你说对了。”

    他慢慢支坐起身,把被女子弄乱的衣服理正。

    “可以了。”少年轻声道,“已经很晚了,回去睡吧。”

    “……”

    墨婵再也忍无可忍地猛然转身,发着狠用力撞了过去,在少年下唇咬出一个小小的牙印。

    “行了吧!”她痛恨至极地说,“我倒了大霉了!你现在满意了吧?”

    陆启明有些吃惊地道,“……这倒不至于。”

    “你给我闭嘴啊!!”

    墨婵尴尬地大喊一声,然后局促地闭上眼,微显紧张地亲了上去。

    陆启明低笑一声。

    他用手指抚摸女子颈侧脉博,绕过冰凉长发,然后轻轻揽住她温热的后颈。

    “……陆启明,”墨婵含糊不清地气愤道:“你果然会得很……”

    陆启明回道:“这就叫无师自通。”

    墨婵道:“我信你个鬼!……啊,你别碰。”

    陆启明捏了捏她莹白的耳垂,一笑道,“你怎么忽然这么可爱。”

    墨婵身子发着软,就给他轻而易举地翻了个个儿,被人拘在下面。

    她脸颊涨得通红,憋道:“你干嘛啊!”

    “没事,”陆启明随意笑道,“就抱抱你。”

    “……你肯定以前就整天勾三搭四,怎么这么会装可怜!”墨婵生气地道:“看你刚刚半死不活的,也不耽误你干坏事!”

    “你还想干什么,”陆启明询问她的意见,问:“就在这儿吗,不太好吧?”

    “陆启明!!!!”

    墨婵大喊一声,连脖子都红透了。

    “好了,”陆启明在她身边躺下来,忍笑道:“不逗你了。”

    两个人闹了一通,然后并肩躺在屋顶,面对面看着彼此。

    “你再喊我一声。”墨婵忽道。

    陆启明漫不经心地用手指玩着她的发丝,道:“墨婵?”

    “不是,”墨婵摇头道,“换一个。”

    “换什么?”陆启明轻笑,“墨姑娘?墨女侠?……嗯,墨少谷主?”

    墨婵掰起来一个瓦片就朝他砸了过去。

    陆启明笑着避开。

    他凑近了点,注视着她很久,然后道。

    “阿婵。”

    墨婵心脏一颤,眨了眨眼,半晌没出声。

    陆启明久久望着她,目光温柔至极。

    墨婵在他的视线下慢慢把身子蜷成一团,低低埋下头,不去看他。

    陆启明无奈道:“这又是怎么了?”

    墨婵不说话。

    “嗯?”少年半坐起身,微拂女子的鬓发,低声问她:“阿婵?”

    墨婵身体压抑地颤动着,低声道:“陆启明,你太狠心了。”

    陆启明手指微顿。

    “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墨婵道,“你若是喜欢我,就不会这样对我。”

    陆启明没有说话,只平静地看着她。

    墨婵抬起头,一把抓住他的手,“你看看你自己——”

    这只手比玉石还要雪白,比夜晚的瓦片还要冰凉,瘦骨嶙峋,毫无生命力,就连很久很久以前的伤口也无法愈合。

    “你只是受不了孤单,忽然需要这样一个人罢了。“墨婵的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来,冷冷道:“这个人可以是我,也可以不是我。只要你想,你就可以让任何人满足你的一时兴起,却根本不在乎这个人今后又会如何。”

    陆启明微一挣想要把手收回,墨婵却已经先一步狠狠摔开了他的手腕。

    少年扯动衣角,将双手拢入袖中。

    “我看得到你的命运。”他低声道:“墨婵,你会一直过得很好,很顺利的。”

    “不会了。”墨婵冷漠地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了。”

    陆启明清清楚楚地从她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憎恨。

    良久,他却突然笑了一声。

    “没错。那又怎样?”

    陆启明再次俯下身来,指腹缓缓摩擦女子脸颊的泪水,神色平静得近乎冷酷。

    “我现在想要你,你就只能属于我。”

    墨婵陡然剧烈地挣扎起来。

    陆启明温柔地捧住女子的脸,与她耳语道:“被我需要是你的荣幸,你又有什么资格拒绝呢?”

    在被少年的指尖触及眉心的一瞬间,墨婵瞳孔蓦然放大。

    她识海脆弱的防御被轻而易举地破开,魂魄出窍,被人直接拨弄到了心神深处最柔嫩敏感的地方。

    别……

    但墨婵连一个字音都发不出声。

    她无法自控的向后仰起头,纤细的脖颈绷成一道脆弱至极的弧度,脑海烟花炸开,眼前尽是一片虚幻的惊涛骇浪电闪雷鸣。

    直到被他放过很久,墨婵还是失神地蜷在原地动弹不得。

    “……陆启明!”她近乎脱力地喃喃道:“你就是个混蛋……”

    “怎么了,”陆启明低笑问她,“不好玩吗?”

    “……好玩你个头!”墨婵虚弱地抓住他的手,艰难道:“这不公平!你给我过来,我也要这样——”

    “哪样,”陆启明随手碰着她的眉心,一下又一下,饶有兴趣地观察着她的反应,“就像这样吗?”

    墨婵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你要是想让我死,”她一脸生无可恋地道,“你就继续吧。”

    陆启明道:“没那么夸张吧。”

    “你说呢!!”墨婵狠狠用他的指头磨着牙,又强撑起力气去推他,恼恨道:“不行,你也得给我试试!快让我来!”

    陆启明好笑地看着她张牙舞爪,幽幽道:“你还野心不小。”

    “不行,”墨婵好不容易把他给按了下去,恶狠狠地瞪着他,“我咽不下这口气!”

    “好好修炼吧,”陆启明纵容了她的动作,一笑道:“否则我就是允了你,你也做不到。”

    “你这是故作大方,”墨婵冷笑道:“谁还能修炼得比你强。”

    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朝少年伸出手时,却只是用指尖轻轻地碰了碰他眉心的那道刻痕。

    “怎么到现在还在啊。”墨婵轻轻地说道,“是承渊,对不对。”

    陆启明拂开她的手。

    “来,”他把女子拉下来,低声道:“陪我静一会儿。”

    墨婵闭上眼睛,道。

    “多久都行。”

    夜风偶尔拂面吹过,清冷而又柔和。星月寂静地照看着他们,银光流泻,仿佛就要轻轻飘荡起来。

    墨婵似睡非睡地躺在他的身边,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已经远去了。

    而他们将永恒如此。

    直到极遥远的天边闪过一线迷幻的灰白,令她骤然惊醒。

    天就要亮了。

    墨婵感觉到心脏窒息着缩紧了,双手发软,无法呼吸。

    “不用害怕。”陆启明温柔地安抚着她,笑道:“承渊没什么好怕的。”

    墨婵发着抖抓紧他的衣袖,祈求地望向他。

    “刚刚夜里没睡好吧,”陆启明将她的一缕碎发别到耳后,轻轻拍了拍她的额头,“待会儿回屋里再补一觉。”

    “我要你答应我,”墨婵一字字道:“你已经对我做了这样的事,我这辈子就赖定你了。陆启明,你必须对我负责。”

    “抱歉,”陆启明笑道:“请容我拒绝。”

    墨婵面色渐渐苍白,双眸却像烧着了火。

    “你不能这样,”她说。

    陆启明淡道:“我可以。”

    “……以前你懒得理我,一个眼神就让我不敢说话。而你想让我动心,却只需要随便勾勾手指。我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能让我如此。”

    墨婵怨恨地看着他,道:“陆启明,你真的太自私了。”

    陆启明只一笑,道:“其实你自己也很清楚,不是吗?”

    墨婵咬牙。

    “阿婵,你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儿。”陆启明温声道:“在这些剩下的人里我最喜欢你。虽然也没那么喜欢,但已经足够了。”

    墨婵绝望一笑,道:“陆启明,你想做就做了,你可有一丝在乎过我什么感受?”

    “你会觉得痛苦吧,”陆启明目光温和又平静,道:“但我还是需要有一个合适的人留在这里,再陪陪我。”

    墨婵说不出话来。

    “我看得到你的真心,”陆启明用手指描摹着她的眼睛,平静说道:“你想要我一直留下,觉得不舍,甚至恨我,但这都没什么。无论多么强烈的情绪,都会很快随着时间淡去。”

    “我不相信。”墨婵几乎把下唇咬出了血,道:“你现在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陆启明笑了,道:“你以为我是怕你难过,故意如此?”

    墨婵固执地盯着他,反问:“难道不是吗?”

    “不是。”陆启明叹了口气,道:“真的不是。”

    墨婵道:“我不信!”

    “今夜我与你讲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陆启明抬眼看向远处泛白的天际,平淡道:“你应当明白,唯独今日,我不会再有丝毫违心。”

    他的目光寂静至此,就像一片再也生不起波澜的漆黑死海;这样的寂静令墨婵知道她心中翻涌的一切终是全部落到了空处,徒劳无用。

    “陆启明,”墨婵的泪水蓦地涌落下来,道:“你怎么还不去死。”

    陆启明闻言回过头来,怅然一笑。

    “放心。”他说道,“我将永生不死。”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