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大内的亏空

    弘昼表面上应承着,可是荣安公主迟迟不能康复,他始终放不下心。冰#火@中文www.bhZW.cc没有荣安公主一起玩,永琰最近也闷闷的,不闹腾了,只是自己摆弄自己的玩具。一天,天气很晴朗,虽然有点干冷,弘昼还是拉着永琰去看荣安公主。

    弘昼对屋里的丫鬟说:“要是娘娘回来,你们应该知道该怎么说。”弘昼见丫鬟们不说话,就拉着永琰的手出去了。不过走了几步路,弘昼被风噎了一下,就咳了几声。

    去看过荣安公主之后,弘昼回来,经一冷,屋里有一暖,咳得更重了。瓜尔佳福晋从宝利回来,知道弘昼咳嗽起来了,赶紧让人请白晋先生来。白晋先生来看了,说:“千万不能妄动了。我开些药,吃了药,好好静养!”

    弘昼问:“这病不会传染吧?”白晋说:“不会。有小少爷陪在这里,给和亲王解闷,挺好!”瓜尔佳福晋送白晋先生出来,问:“永琰在这里闹,会不会让和亲王劳心?”

    白晋说:“和亲王是骑马打仗的军人,又要强,现在得了这个病,连走路都得小心翼翼,心里的苦可想而知。让小少爷陪陪他,他开心些,不会劳神的!”瓜尔佳福晋说:“荣安公主这一病,拖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是好不了了?”

    白晋说:“大小姐体质弱,年纪还这么小,得了病就只能慢慢养,娘娘别心急!”瓜尔佳福晋听到白晋说弘昼心里有苦,也有几分动容,弘昼有多要强,她最清楚了。虽然弘昼嘴里什么都不说,可是他越不说,瓜尔佳福晋就越担心。

    这天,瓜尔佳福晋到弘历府上去找魏绵奕。魏绵奕问:“听说荣安公主病了,现在怎么样了?”瓜尔佳福晋说:“荣安公主体质弱,白晋先生说要好好养一段时间。我来是想请你去看看和亲王。”魏绵奕问:“和亲王,病得很重吗?”

    瓜尔佳福晋说:“是病的不轻,可是更严重的是心病。和亲王受伤以后,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可是他心里呢?”魏绵奕沉默了。瓜尔佳福晋说:“你去和和亲王说说话,看看他心里究竟怎么样!”

    魏绵奕来看弘昼,见永琰在一边玩,永琰本来好好安安静静地玩,一见额娘就哇哇的哭。魏绵奕赶紧把他抱起来。永琰缠着额娘要吃奶。弘昼说:“在这里从来没有吃过奶,一见了额娘就要吃奶!”

    魏绵奕抱着永琰说:“和亲王,瓜尔佳福晋很担心你!”弘昼说:“生死有命,担心什么?”魏绵奕说:“和亲王心里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瓜尔佳福晋啊!”弘昼说:“你们四个都出去吧,站在台阶下,别让人进来。”

    弘昼说:“我是有话一定要说,我怕再不说就没机会了。兰常在,我……爱你。谢谢你给了我荣安公主和永琰。到现在才感觉到什么建功立业,都是假的,家人亲情才是真的。”

    魏绵奕说:“好好的,说这些干嘛?”弘昼说:“与其说是嫂子,倒不如说一直把你看做我妹妹。你知道你刚嫁进来的时候有多爱胡闹吗?可是,总是掩盖不了你身上的那种忧郁的气质,和额娘很像。我总是有种错觉,好像你身上的香味就是额娘身上的香味!”

    魏绵奕说:“和亲王……”弘昼说:“我哥哥也是这样吧!在你嫁进紫禁城之前,我哥哥一直不愿意和他的妃嫔一起睡。只是对你不同,他说‘想好好把你养在身边,看你长大成人’。”

    魏绵奕说:“我听二婶说过,我是有几分像你们的额娘……”弘昼说:“有七八分的神似。容貌并不相像,你的容貌有几分像异域女子。一直到那次你吻了我,我才有几分惧怕了。额娘和皇考的事,我是知道的。”

    魏绵奕说:“我现在……”弘昼突然打断她:“在那之前,我一直觉得我和你的感情是美好的,不掺杂一点杂质的。可是,你吻我的时候,我对你动了不好的心思,可我并不觉得那是爱。直到那天,你送永琰来,临走的时候那一回头。”

    魏绵奕只是默默听着,永琰在额娘怀里,一直对着额娘笑。弘昼说:“人说,回眸一笑百媚生,可是你回眸时候的满脸的泪痕……让我想起,也是一场大雪后,额娘丢下我,自己在前面走,雪地上的脚印,额娘回头时候脸上的泪痕。”

    魏绵奕哭了。弘昼说:“我知道,额娘很痛苦,就像我知道,当你喜欢上了我,面对我哥哥的时候也很痛苦一样。可是,我却帮不了她,她走远了,我只在原地站着,两个时辰以后,有人发现她投湖了。”

    魏绵奕说:“紫禁城流传的投湖的女人……”弘昼说:“就是我额娘。有时候我在想,额娘爱的是谁呢?我更像是皇考金戈铁马,马革裹尸;弘历更像是阿玛勾心斗角,步步经营。你心里的答案是什么?”

    八月份都过去了,永琰已经十一个月了,已经开始自己学走路了。弘历下朝之后,常会拉着永琰的小胳膊在花园里教他走路。

    魏绵奕看着弘历拉着永琰慢慢走远的背影,弘历是那么高,永琰是那么小,魏绵奕真担心弘历这么直着站着会把永琰的胳膊拉长。娟子来给魏绵奕说:“娘娘,晚饭准备好了。”

    魏绵奕朝弘历喊:“回家吧,吃饭了。”弘历对永琰说:“永琰,来,拐弯,你额娘叫咱们回家吃饭吃饭呢!”永琰一直吃魏绵奕的奶,本来魏绵奕还担心他被抱到弘昼府上适应不来,现在永琰快一周岁了,魏绵奕开始给永琰断奶了。

    魏绵奕开始给永琰添加辅食,米粉,牛奶,鸡蛋羹。花一个时辰的时间喂,也许也喂不进几口,即使吃进去,没一会也就吐出来了。

    永琰饿得直哭,弘历叫奶娘给永琰喂奶。永琰才吃了一口就不吃了。魏绵奕说:“没用的,这孩子一直是我喂的,不吃别人的奶,只能给他断奶。”永琰一个劲地哭闹,要吃奶,魏绵奕只是抱着他,哄他,并不喂奶。

    永琰在额娘怀里,渐渐不哭了,弘历端起鸡蛋羹,拿起汤匙喂他。永琰吃了一小口,又一口,弘历和魏绵奕相视一笑。以前永琰几乎从来没有半夜醒来,这段时间白天总是吃不饱,总是半夜饿醒。

    弘历和魏绵奕都醒了。魏绵奕哭了:“弘历,你去看看永琰吧!我真是快要忍不住了,永琰已经好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了。当初真的不该非要自己喂他。”弘历说:“你别过来了,我去看。”

    弘历让奶娘去煮了一碗米粉,哄永琰吃了几口,永琰睡下了。永琰虽然吃了一点鸡蛋羹,永琰还是要吃奶。魏绵奕不再喂他母乳了,魏绵奕抱着永琰,让弘历喂永琰牛奶。

    开始时,永琰是能喝下去,喝多少吐多少。之前总是魏绵奕一个人哄永琰睡觉,现在弘历总是陪魏绵奕一起哄永琰睡觉。永琰一直哭闹,弘历就开始讲故事。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一直讲了两个时辰,永琰终于睡着了。

    魏绵奕给弘历按摩肩膀:“我从来都不知道弘历居然那么会讲故事。这些故事从哪里听来的?”弘历说:“是以前喂养我的阿嬷讲给我的。我也吃奶吃到五岁才断奶的,永琰太可怜了!脸都瘦了一圈!”

    魏绵奕说:“在我们身边断奶,总比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断奶强啊!还好永琰身体健康。”弘历说:“魏绵奕,你有没有发现,你生了永琰以后,身体好像比以前好多了。之前喂养回雪的时候也是身体突然好了很多。”

    魏绵奕说:“要是身体太差,也不敢给孩子喝自己的奶水啊!”弘历说:“果然用心调理,会好起来的。只有永琰一个太孤单了,永琰需要一个妹妹。”弘历看到魏绵奕有些羞涩的笑了,知道她不反对。

    为了让永琰接受米饭,魏绵奕在米粉里加了蜂蜜,永琰只吃了几次又厌倦了。永琰在辛苦的断奶,他的哥哥们还在安心吃着母乳。傅庆已经快三岁了,溪月才来没有想过给他断奶,一直都是自己喂傅庆。

    弘历和魏绵奕吃饭的时候,常一边吃饭,一边喂永琰。永琰有时候开心,也拿起小碗,闹个不停,弘历趁机喂他几口。永琰渐渐地能喝进牛奶了,吃米粉吃的也多起来。

    渐渐的永琰睡觉都是弘历一个人哄,永琰也能睡着了。一天,永琰睡觉前没怎么闹,自己乖乖躺下了,半夜里也不醒了。弘历和魏绵奕说:“永琰是不是已经断奶了?”魏绵奕说:“嗯,不然呢?”

    已经是十月中旬了,弘昼右肩的伤渐渐好了,他却再也不能打仗了,成了个只能在家里呆着的废人。弘昼不肯说话,也不愿意见任何人,吃的饭也很少。弘昼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却觉得活的特别憋屈,总是要酒喝。

    瓜尔佳福晋看着弘昼这么痛苦,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荣安公主见阿玛一直发火,不敢亲近阿玛。瓜尔佳福晋来到弘历府说,和弘历说:“我想接永琰过去住两天,弘昼见见孩子也许心情好些。”

    魏绵奕听说白晋先生一直叮嘱弘昼,不能猛然用力,不能生气,不然可能会发生气胸,窒息而死。魏绵奕和弘历说:“万一永琰惹弘昼生气,弘昼的病发作,要有个三长两短,瓜尔佳福晋怪的永琰身上怎么办?”

    协理后宫受委屈

    弘昼说:“这里是我皇考当年跟随你外祖父多尔衮入关以后,获得的圈地。皇考最好建筑材料,用了六年时间建了这座庄园。后来,有圈的,有买的,到我阿玛当家时,紫禁城在京城和直隶已经有五百亩地了。这还不包括京城里的宅子。

    魏绵奕有点诧异:“平时很少听到你谈论家事。”弘昼说:“一个大家族只需要一个男人做主,但是我哥哥需要你这个女人帮他。你也是个聪明人,这就是为什么他对你和对别人不同的原因。”

    弘昼转过身望着的农田和农田后面的林场,突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不容易啊。”弘昼让人取出他的巨型乌龟风筝,有一米宽,两米长。魏绵奕说:“干嘛用乌龟图案啊?”弘昼很任性:“我喜欢。”

    魏绵奕说:“我要把自己的苦恼事写在纸上,扎在风筝上,让它随着风筝一去不复返。”弘昼张开双臂,护住自己的风筝:“你少来,只能看着,不许你放。这是我的宝贝,跟了我好多年了。”

    魏绵奕跑到左边想绕过他,绕不过,又跑到右边,两个人围着风筝闹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老鹰抓风筝。不过一天功夫,两个人就回来了。过了正月十七,弘历又要回京畿去了。

    京畿商人凭借地理上和交通的优势,通过走私贩运盐、米、布、草料等物品到察哈尔,占据了的蒙汉私市贸易和马市贸易的大部分市场。但是毕竟是非法的。弘历想建立一个民市,官市结束后,允许牧民与商人、百姓和士兵等互相贸易于是就有了一个丰台很有名网的大商为民请命。

    弘历每天和官员们在议事厅开会。每天到弘历府上送礼的人也不计其数。有些被还回去了,有些被收下了。商人们都巴不得趁这次机会,自己的商号获得特许经营权。弘历一回来就找来了府里的管家。

    弘历说:“你是我们紫禁城的老佣人,我对你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他们送来的礼都好好收着,只是对京城家里先别走了风声。要是老娘娘问起了你,你知道怎么回答的。你好好料理,我不会亏待你的!”老管家刚走没要会,弘昼就进来了,说:“哥,这下可发了。京城铺里的亏空可以堵上了。”

    弘历端起一杯茶,笑着说:“你哥已经当了两年布政使了。你可别忘了整个京畿的钱都得过我一道手,补亏空的钱早就够了。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 杨潇唐沐雪小说 神级狂婿岳风 秋风瑟瑟解我意免费阅读 首席继承人 一世豪婿 至尊人生 温情一生只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