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9章 推演剑诀

    余笙望着被山水遮挡的天际,湛长风的身影刚刚消失,她迟疑地挪了一步,想追上去,后边伸来一只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冰%火*中文www.Bhzw.cC

    “你要安慰,还不如来安慰我,可怜我辛苦积攒的信仰力一朝耗尽,连个面也露不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商愚闲散地整了整衣袖,“幸好我信徒不少,重聚也不是难事。”

    ......余笙第一次看见跟本体那么计较的分身,真是夸她不是,安慰她也不是。

    “玄诚.准圣,仙道是无意插手这里面的,还是另有所图?”

    “天下哪有平白无故的事。”商愚递给她一件兵服,“是时候准备逃回丘央了,本体要清兵了。”

    寿阳城

    吴曲的神通将领们,尚未知晓副帅佐鳌在内的灵鉴被湛长风拿圣宝收了,甚者还以为湛长风已经让那神秘黑衣人收拾了。

    太一将士的闭守,更是助长了他们嚣张的气焰,致使他们持续不断地攻着城外结界。

    城外喧嚣,城内依旧盈满了诵经声。

    巫非鱼集愿力施展肉白骨的巫术,凌未初的躯体正在以几不可见的速度修复,敛微的灵体也慢慢地凝实起来。

    但她本身修为不高,施此术有点费力,要将他们治好,得需一段时间。

    她最担忧的是外面的情况,才想到这里,余光便见湛长风的身影出现在了祭坛下。

    湛长风的目光划过凌未初和敛微,随后向巫非鱼点了下头,示意她安心施术。

    在旁守卫的花间辞小声问,“解决那人了?”

    “是玄诚,被仙道的人救走了,你让诸将继续听她安排,外面我去挡。”

    “要帮忙吗?”

    “先不用。”

    湛长风跟花间辞交谈了会儿,独身登上城楼。

    攻城的吴曲兵将陡然看到那身穿冕服的人,小小骚乱了一下,攻城的势头不止。

    “杀,副帅他们马上就过来了!”一名神通将领看到结界上裂开了一个口子,眼迸精光,指挥人往里冲。

    湛长风手一拉,从虚无里拽出了一根锁链,上面拴着一串魂魄,细看,正是佐鳌.何耀.黔灵一众天君。

    被拉出来的只是他们的一魄,待他们看清眼前状况,恼怒喝问,“你使了什么手段!”

    “速放我们离去!”

    湛长风将锁链一端打入城墙,冷睨着他们,“我给你们一场战役的时间考虑何去何从。”

    吴曲大军的进攻也缓慢了下来,因为他们看到了城墙上的景象,副帅等人被抓了?!

    “我看未必,定是她弄出来的假象,哄骗我们不战而退!”

    “太一哪来的实力捉天君,一定是搞错了!”

    “将军,快快传讯给天君们,问问他们在哪里。”

    “特么,救出副帅,重振军威!”

    吴曲的士兵在叫嚣,将官们却神色各异,做不出决定。

    这时湛长风开口了,声递四野,“吴曲再三攻我太一,不可宽恕,今日我便以这些灵鉴的性命跟尔等赌一赌,我一人战你大军,你们若在一个时辰内杀不了我,我便杀你们一天君,两个时辰内杀不了我,我便再杀两天君,如此而推,直到全部杀完。”

    佐鳌怒目,“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拿我们做要挟,算什么玩意儿!”

    “副帅!”何耀不赞同地斜了眼佐鳌,吴曲有百万大军呢,耗也耗得死她,这分明是对他们有利的,何耀眼神充满打量,沉声跟湛长风道,“凛爻王竟是如此张狂的人,但要战,就战个公平,不能向对我们一样,用宝物设计。”

    “宝物?宝物?什么宝物能把天君抓起来?”

    “这怎么是好?”

    “太卑鄙了,居然设计了副帅他们,要是堂堂正正来,太一早被我们踏平了。”

    吴曲诸将听到何耀的话,瞬间起了警惕,基本能肯定她有什么制得住灵鉴的手段了。

    何耀说这话,暗里是让吴曲的人防备着点,但他没想到,湛长风竟痛快答应了。

    “此战,我不会用对付你们的宝物。”

    说罢,她纵身跃下城墙,随手抽出许久不用的重剑,使出了许久不用的没有名称的一剑。

    一剑由意志化出,专破人心境.元神.灵魂,抹杀其意识。她此前,说到底是意与天地共鸣,也许可以借这一剑找到契机。

    遮天剑意分千百影,横扫千军,其人重则心神魂皆破,意识湮灭,当即死亡,轻则神魂尚存,意识泯然,成活死人之状,又或混沌若疯。

    吴曲的百万大军在先前的战役中,折损了二成,但剩下的七八十万里,仅神通就有一成之多,一人一拳都能把一名灵鉴殴死,还怕她?

    “不要怕,接着上,太一已无人,诛灭这敌首,胜利在望!”吴曲兵将们在一番思想斗争后,果断选择了跟她死战。

    七八十万还不敢应她一人的战,说出去,得被人笑掉大牙!

    神通们冲在最前面,俱都拿出了看家本事,神通秘术层出不穷,战技宝具轮番而上。

    湛长风执剑迎敌,身形常飘忽,剑势总雷霆,叫他们进不得,躲不过。

    可她难以再找不到那种共鸣。

    她不是钻牛角的人,既然找不到,不妨先专注到眼前的剑上。

    曾经,她想得太简单了,以为王朝或天朝,只要负责维持出一个安定的环境,就能让内中的门派.家族.散修自由发展。

    眼下,却不能不承认,一般的王朝或天朝,都受制于宗派,根源上讲,道脉出身的弟子,都视各道圣地为道之信仰。

    一个王朝要与圣地开战,估计有大半子民会袖手旁观,甚至挥刃相向。

    除非这个王朝内的子民,修炼的功法或道,都与仙魔人妖佛不相干。但这样的王朝,犹如圈地自怜,难登大雅。

    那么,只能自己传下道统,或者减少圣地在界内的影响。就如崂荒帝君治理的界域内,修炼法术.武功.佛法的修士,都尊崂荒帝君为最高祖师。

    她令山海内的修士将道籍挂在太一名下,便是增强太一威望,削弱圣地影响的第一步。

    但她现在觉得,凭此还不够,她没那些门派底蕴深厚,但可以开设学府,为资质差的生灵提供一条修炼之路,可以开放一些秘境灵矿,让散修多一份机遇。

    总而言之,便是要将太一二字,深入人心,贯穿他们的修炼生涯。

    此外,她最好传下一道普世的功法,让其成为太一子民身上的标签。

    就传一套剑诀吧。

    湛长风剑势稍微滞,演化起心中剑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帝神通鉴》,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