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四章 暗中较劲

    这一瞬间在段恒毅心中有过数道念头浮起,甚至他有些怀疑,顾清临是不是早就已经与那幕后黑手联合在一处了?

    若没有人襄助,仅凭着顾清临的一己之力,万万做不到如此的避人耳目……

    且在他身边除却亲近之人,知道他身份的人便唯有顾清临。冰(火中文www.bhZw.Cc

    当时他选择给顾清临吃下秘药,而不是对其痛下杀手,不仅仅是因为顾清临本就是无辜之人,杀了他虽能免去后患,但却实在有违他本心。

    更因为在他听完顾清临心中那些深藏的秘密后,有些动了恻隐之心,和一丝丝不忍……

    他不忍一个才华横溢且胸怀抱负之人,却因为碍于父亲和长兄,便自敛锋芒近八年之久。

    这样一个极富恒心和毅力之人,若是有朝一日能将其满腹的才华都施展出来,不怕成就不了一番大事业……

    致果校尉已经走远,且这会那两名守营帐的的羽林卫被他派出去也还没有回来,整个营帐方圆十丈以内就只有他一个人。

    但他的心还是有些止不住的慌乱……

    从他知道顾清临失踪的那一刻起,他便一直命人明里暗里的追查顾清临的下落,可近月余,都是半点消息也无。

    如今顾清临安然无恙地回到金陵,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种威胁,更是一种来自于顾清临对他的挑衅。

    顾清临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但却从来都没有向外吐露过,否则不会乐得他在金陵、在顾家逍遥。

    因为不管有关“前大将军的独子还存活于世,且就在金陵”的传言是出自何人之口,但只要这个消息能传进金陵里,就会有人想要来了结了他的命。

    毕竟那件事没算完全的结束,一旦有人知道他还活着,便必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然顾清临却一直守口如瓶,他可以以顾清临的身份去揣测旁人的心思,却猜不透顾清临本人的心思。

    他不知道心中揣着他最大秘密的顾清临,究竟作何想,又做了什么样的打算。

    但他知道这件事上,他不能落了下风,否则他便不足以拥有与顾清临坐下来相谈的底气和身份。

    这个底气和身份,无关出身和地位,只与手腕、心智、谋略有着切身的关联。

    这是只属于他们二人之间的较量和博弈。

    他相信,如果这次他能在谋略上完全赢得顾清临,便有足够的把握,去说服顾清临去彻底的放弃现在的身份。

    至于顾清临,想必他早就不会在乎顾家二少爷这个身份了,若不是有顾家老夫人和夫人的缘故,顾府这一方小小的天地,早就不能够成为让顾清临心甘情愿蛰伏的地方。

    只怕也只有到了那时,跃出顾府这一块束手束脚的天地,他顾清临才能成为击长空的雄鹰。

    在这种带着“又爱又恨”颇为复杂的思绪中,段恒毅渐渐地冷静下来,仍旧带着顾清临面皮的他有条不紊地穿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锦衣华服,眉眼间带着淡然的神色,依然是那副翩翩贵公子傲然矜贵的做派。

    静下来的段恒毅,这会才有心琢磨致果校尉口中所说的那人究竟是什么人。

    致果校尉的武功已经在他之上,致果校尉在听到鸽子叫声后,从河堤处赶过来恰好察觉到另有人在,便直接追了过去。

    可身在营帐中的他,仅仅只是听到了几声信鸽的鸣叫和拍打翅膀的声音。

    致果校尉从抓住信鸽到追出去,始终未惊动他分毫,可见意图不明的来人,功夫定然在致果校尉之上了。

    且不知为何,他竟然隐隐觉得,来人的目的,似乎并没有打算要了他的命。

    从河堤到营帐间的距离,不过是短短数十丈,致果校尉若是用轻功,也不过是几个起伏便可抵达,关键在于这段路程虽短,但中间却隔着枝叶的林子,且林间又有杂草灌木一类丛生。

    倘若来人的功夫当真在致果校尉之上,那么这期间,足以让来人对他动手,

    既然不是要他的命,却又在这虚晃了一下,那么便有试探之意在其中,又有一探虚实之意。

    试探他周身的防范是否到了密不透风的地步,更想试探一下他驻扎在城南范家庄办案,到底是徒有其表还是心怀磐石。

    这么一看,段恒毅心中便又忍不住有些失望起来。

    可见,来人十有不是那幕后之人派来的,否则以那幕后之人的行事手段,至少也要弄个刺杀来唬一唬自己!

    对,他现在就是感觉城南范家庄的幕后正主,与婉儿巷中遇袭、回金陵途中名为遇刺实为栽赃的幕后黑手都是同一人。

    且他也感觉,这个人就是父亲那件事的背后之人。

    下了这么大一盘棋,这人的手腕和谋略除却诡谲无常以外,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他倒是也品出些不同寻常的意味来……

    “清临兄!清临兄!你在不在里面,快出来……咳咳咳……可累死兄弟我了!”

    帐外突然传来的大呼小叫声音,不过瞬间便打破了冥思苦想的段恒毅。

    轻轻拧了拧眉,“顾清临”脸上升起些许的疑惑来,他前两日已经给刘知远送了帖子,约好过几日闲暇时小聚,且也嘱咐他们明日清晨在城西门外候着,怎的这会便找了过来?

    不过是这帮混小子一听要与陛下同游,便都打起退堂鼓了吧?

    “在呢,刘二你大呼小叫做什么?险些扰了爷的清梦!”

    故作哈欠连天睡眼朦胧的模样,“顾清临”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歪歪垮垮的走出了营帐。

    刘知远和蔡三一见到顾清临走出营帐,便连跑带跳地跑到顾清临面前,根本顾不得平日里礼尚往来那般的繁文缛节,直接上前几步拽住了顾清临的衣袖。

    “哎呀清临兄,你在这还真是清闲得很,你知不知道外面都已经险些乱套了?”

    “可不是嘛清临兄,你还不快回去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

    “顾清临”听到刘知远和蔡三这样说,当下便明白过来他们说的乱套到底是什么事,且对顾清临所做之事也有了几分猜测。

    顾清临定然是不死心,回到金陵后不仅没有先回顾家,反而先联络了这几位他的狐朋狗友。

    只是没想到的是,他的这几位狐朋狗友不仅没认出来他,还跑来这通风报信……

    哈哈哈,明明是十分紧张的时候,不知怎的,段恒毅却十分的想笑。

    他顾清临不曾对人付诸真心,如今总算是尝到了自己种下的恶果。

    “我倒是让你们说的一头雾水,什么事慌成了这个德性!府里着火了?”

    。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