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变故生,被软禁

    “什么?这怎么可能?”

    小木匠一脸懵逼,脑子乱得不行,下意识地就喊出了声来。冰@火#中文wwW.Bhzw.cC

    大姑的脸色原本就不是很好看,瞧见小木匠也如此焦急,好歹也将情绪收拾起来,对他说道“你小叔刚才叫人过来通知的,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让你跟着我过去呢,走吧。”

    她领着小木匠往外走,小木匠满心慌乱,想着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感觉还是有些捋不清楚。

    这时秦如龙走了出来,喊道“你们不吃饭了么?”

    大姑回头,很凶地说道“吃什么吃?都什么时候了?你快去把你妹妹和堂弟叫回家来待着,哪儿也别去,听到没?”

    按照她以及甘堡主传递出来的说法,甘堡主入魔,如果此事为真,那么事情可能就真的很严重了,搞不好整个甘家堡都要闹上一阵子,这个时候还在外面晃荡的话,是很容易出事的。

    大姑并没有跟秦如龙讲解原因,不过平日里和蔼的她此刻表现出这样的态度来,秦如龙也不敢多说什么,赶忙应下。

    小木匠感觉今天的大姑,以及秦如龙都有些不太对劲儿,跟着走到院子里,下意识地回头望去,却已经不见了秦如龙的去向。

    大姑问他“怎么了?”

    小木匠摇了摇头,说没事。

    门口站着两个背着双刀的黑衣男子,其中一个小木匠瞧着眼熟,看着好像经常出现在甘堡主的身边,是甘青华贴身的伴当。

    这人眯眼打量了一下小木匠,然后说道“快点吧,大家都在等着呢。”

    几人朝着水池那边走去,等到了地方,小木匠瞧见这原本算是僻静的假山水池边上戒备森严,到处都是火把,然后场中许多黑衣守备——这些人都是甘家堡最核心的一群精锐,由甘家堡掌事人的本家,以及旁边一些分支高手组成。

    他们大部分都是亲戚,无论是忠诚,还是实力,都是不容小觑的,统归堡主直辖指挥。

    那洞口处站着几人,小木匠瞧见领头的那人,却是大统制麻贵平。

    他瞧见几人过来,走上前来打招呼,说赶紧下去吧。

    麻贵平朝身后挥手,让人小木匠他们几个下去,而他本人却并没有跟着。

    很显然,这个地方十分机密,就算大统制的身份,也没办法下去。

    小木匠瞧见麻贵平并没有跟过来,心中有些紧张,知晓自己接下来可能要受到很严厉的拷问了。

    毕竟在此之前,老堡主曾经通过“托梦”和“密语”的手段,与他联系过,甚至还告诉小木匠,他父母的,也与此事有关系……

    对于这个,小木匠将信将疑,毕竟老堡主此刻的模样实在是太吓人了,如同邪祟一般,一点儿都不像是正常人的样子。

    他虽然什么也没有做,但隐瞒不报,也是很麻烦的。

    小木匠硬着头皮往下走,这地下洞穴与先前不同,到处都亮起了灯火来,当来到水牢的时候,在那甬道里,他就听到了一向温和亲切的甘堡主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骂声。

    那吼声在狭窄的空间里回荡着,让小木匠心惊肉跳,琢磨着该怎么应付当前局面。

    等他来到水牢里,瞧见那水池之中那原本方方正正的铁笼子里面空空荡荡,并且呈现出一种古怪的造型,就仿佛被顽童捏过的面团一般,扭曲中又带着几分荒诞,如同一个苦瓜的纺锤形状。

    小木匠知晓,那铁笼子,以及锁住它的十几根铁索,不但材质坚硬,而且上面还有龙虎山法师布下的诸般禁咒。

    正因如此,老堡主即便走火入魔,宛如邪祟一般,都没有半点儿脾气。

    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将那铁笼子弄成这般模样呢?

    他心中诧异,又看向旁边,瞧见池子里浮现出不少死去的鳄鱼,这些水中凶兽此时此刻没有一点儿气息,仿佛一节节树木那般。

    就在他打量周遭的时候,正在训斥人的甘堡主抬起头来,瞧见了台阶上的小木匠和甘紫薇,脸色有些缓和,不过语气依旧僵硬,冷冷说道“你们来了?”

    大姑领着小木匠往下走,然后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小木匠瞧见水池旁边站着十来人,本家的几个叔叔、姑姑和姑父都在,另外还有几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一辈,甘文芳在,但甘文明不见踪影。

    还有几个老头,看模样,应该也是甘家的元老人物。

    他走下来,担心甘堡主会找自己麻烦,却不曾想甘堡主先是劈头盖脸地问大姑“大姐,你的玉匙呢?在哪里?

    大姑伸出了右手,竖起了大拇哥,上面带着开启铜门的玉扳指“在这里,怎么了?”

    甘堡主说道“父亲是在有人接应我的情况下出去的,而这个地方的钥匙,除了我与你之外,没有第三份,现如今人跑了,到底怎么回事?”

    大姑听了,非常惊讶,说有人接应?谁?

    甘堡主黑着脸说道“我怎么知道是谁?人已经跑了,从密道出去的,我已经派人去追了……”

    大姑瞧见甘堡主一脸不善地看着自己,顿时就恼了,说老幺,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是在怀疑我,对么?

    甘堡主瞧见自己大姐脸色都变了,知晓她的对抗情绪一上来,啥事儿也说不清楚了,只有叹了一口气,尽量缓和了一下语气,说道“我不是在怀疑你,而是想问问,你是怎么保管那玉扳指的,中途有没有被人给拿走过……”

    大姑听到这话儿,总算是回过神来,说道“你担心有人偷了我的玉扳指,将人给放走了?”

    甘堡主点头,说对。

    大姑犹豫了一下,似乎在回想什么,不过随后摇了摇头,说应该不会。

    甘堡主说道“那就奇怪了,你的不出问题,我的不出问题,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小木匠在旁边忍不住说道“有没有可能,那贼人从水道进来的?”

    甘堡主断然否认,说道“不可能,水道狭小,别说人,就算连一只猫都无法进入,而且当年父亲弄这禁制的时候,请了一位很厉害的龙虎山法师过来布置的,法阵森严,就连下水口处,也有防备的——不管从哪儿,都没办法进入其中……”

    小木匠很是惊讶,说是爷爷请了龙虎山法师弄的这里?

    甘堡主点头,说当然。

    小木匠之所以惊骇,是因为老堡主告诉他,说他之所以被囚禁在这里,是当下的这一批掌权者,勾结龙虎山道士一起,谋害的他。

    结果在甘堡主这儿,又变成了一切都是老堡主当初清醒之时做的布置。

    如果是一个人私底下的话语,那么小木匠未必相信,但在场的,有这么多甘家核心人员,甘堡主还这般确定,那么说明……

    铁笼子里的老堡主当真是走火入魔了,所以才会满口谎言,欺骗他帮忙。

    只不过,很显然他并没有将希望的鸡蛋,只放在小木匠这一个篮子里。

    其他人,捷足先登了。

    这时,一个老头儿站了出来,对甘堡主说道“青华,我觉得应该把他给控制起来……”

    他一边说话,一边指向了小木匠。

    小木匠一愣,而甘堡主则问道“六叔,为什么?”

    老头说道“本来甘家堡过了这么多年,一直平安无事,你父亲虽然情况日益恶化,但终究还算是可控,结果这小子一来,我甘家堡各种各样的事情就都冒出来了,现如今走火入魔的老堡主被人接走,而在此之前,与他有过接触的人,也就紫薇和他,以及你几个……你说说,这里面难道没有什么猫腻么?”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看着年纪不大的男子也站了出来,说道“堡主,对啊,他虽然是昊天叔的儿子,但这么多年来,由谁抚养,由谁教育,这些都很难说——如果他是当年拐走他的那家伙派回我甘家堡的,事情可能就麻烦了。”

    老头立刻接着说道“对,如果是这样,他虽然是我甘家的子弟,但对甘家堡,却没有一点儿归属感,其心可诛啊。”

    又有几人站了出来,纷纷出言。

    他们虽然不是本家的人,但这些话语却还是很有煽动性的,小木匠瞧见旁边几个本家的人,脸上也浮现出了戒备神色来。

    如此说了几句,最先质疑的那老头说道“依我看,将这家伙拿下,严刑拷打一番,不信他不说……”

    好几人附和,说对,对……

    就在这群情汹涌的时候,甘堡主突然喊道“够了。”

    他执掌甘家堡多年,威望足够,一句话语下来,无人胆敢言语,而甘堡主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来,与小木匠说道“你先出去,一会儿我过来,与你单独谈谈。”

    小木匠虽然有满肚子的话要说,但最后却也只是点了点头,说好。

    他被甘堡主的那个伴当带了出去,除了水牢,转到了另外一个石室之中,里面有一把椅子,门口则是厚厚的铁门。

    那伴当领他进来之后,说道“你稍等一下。”

    随后他站起来,守在了门口。

    那人虽然没有将门锁上,但小木匠知道,自己应该是被软禁了。
推荐阅读: 贴心萌宝荒唐爹 重生90甜军嫂 春风一度共缠情第345章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唐悠悠季枭寒免费阅读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楚千千霍司承免费阅读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一如清雨入微泥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