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主持公道

    ,

    本站 0zw,最快更新训妻有方,大叔别爱我最新章节!

    李漾年二十九回来的。冰#火*中文wWW.BhzW.Cc

    慕烟找了个借口出去了,去高铁站接他。

    这么多天没见,思念就像是洪水猛兽,将她吞噬的只剩下残骸碎骨。

    大老远看着他背着双肩包在人群里向她走来,慕烟没安耐住,冲上去,跳到了他身上!

    “我想死你了!”

    李漾笑着,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颈间,他何尝不是?

    小小的她,像是一个树懒,抱着一棵大树,舍不得下来、分开。

    思念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慕烟从没想过自己会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浮夸的动作,这也许对于普通情侣来很正常,但是,她是慕烟啊!

    那个人前乖巧、安静、温和的慕烟,不应该这么不顾形象的。

    “来,我看看痘痘!”

    好不容易扒拉下来,李漾就特别不解风情来了这么一句。

    其实已经快没了,慕烟还是下意识地挡了下:“没什么好看的,不能看!”

    他却是捉住她的手,放在嘴边,吻住。

    成片成片的落地玻璃,挡不住外面那灿烂迷人的阳光!

    无数道光线,折射在那玻璃上,印染出一个个细小明亮的光圈,落在他和她的身上。

    年轻真好!

    旁边经过的行人们,无一不艳羡。

    慕烟红了脸,低着头甜蜜嘟囔道:“人很多哎,你干嘛!”

    “刚刚那个抱着我不放的人是谁?是谁?”他故意装作无知地望了望周边,直到女孩被他逗弄地‘咯咯’直笑。

    “好啦~快回去,好多人看!”

    慕烟拉着他的手,一路往外小跑着,似乎想掩饰自己小鹿乱撞的心跳,和逃避路人暧昧的审视......

    说好的,李漾回来带她去见他奶奶。

    他们出来坐上公交,城际公交,环绕了半个城市,他们终于在接近终点站的地方下了车。

    这里是一片看上去要被荒废的小区,低矮的房屋,和有些杂乱的街道。

    触目可见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一些穿着朴素的小孩子!

    李漾握着她的手紧了紧,邪邪地勾了勾嘴角:“是不是很意外?”

    慕烟看着他,眼神坚定地摇摇头。

    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被这样的一幅景象惊讶住了!

    她的世界里,没有这些。

    从来都是成排成排的价格不菲的衣服、鞋子,送到她面前。

    她不用去做选择,享受着仲叔赠予她的一切!

    她的印象里,从来都是高楼大厦、富丽堂皇。

    慕烟去过水乡小镇,但那再原始、再古老,始终都还是个景区。

    在她生活的这座城市里,经济发展迅猛,gdp全国第一,人们生活富足,她想不到的是,这座发达城市的角落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李漾带着她穿过了几条弄堂,转了几个弯,来到了一户人家门前。

    他推开两扇木质的、有些摇摇晃晃的门。

    门发出‘吱呀’的声响。

    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沙哑老朽的声音:“是谁啊~~”

    李漾冲她抬了抬下巴,然后又对着里面应道:“是我!”

    “呀~臭小子回来了?!”

    一个蹒跚的身影,行动稍有不便地从里屋迎出来。

    看的出来,她很开心,皱纹横生的脸上,能够感受到那份激动和喜悦!

    老奶奶满头白发,牙齿也掉了几颗,说话不是很利索:

    “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

    “奶奶!”

    李漾对于自己奶奶在别人面前这么称呼自己,觉得稍稍没面儿。

    不过老奶奶才不管,她一边埋怨,一边又忍不住上去摸着他的手,上下打量唠叨着:“最近又不学好了吧?是不是没吃饭?”

    “咦~这是哪家闺女?”

    数落一阵后,老太太才看到自己乖孙儿旁边,还站着一女孩儿!

    “奶奶好!”慕烟甜甜的叫了一声。

    “这是......”

    李漾没解释,只是一手牵着慕烟,一只手臂扶着奶奶,慢悠悠地往里走。

    满院子里弥漫着一种香味,李漾嗅了嗅,低头看慕烟:“爱吃饺子吗?”

    慕烟困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还是点点头:“吃的。”

    午饭,三个人吃了个抱,一锅的饺子,被她们解决了个精光。

    李漾打了个嗝,往后仰着靠坐在门槛上,嘲笑吃的圆滚滚的慕烟:“还是一如既往的能吃!”

    还没等慕烟说什么了,奶奶插话进来了:“能吃是福,臭小子会不会说话?!”

    李漾撇撇嘴,自己变成不是亲生的了!

    慕烟很得奶奶开心,老太太一直拉着她叨家常。

    “小漾很小的时候爸妈就分开了,他是我带大的,这孩子孝顺,心眼儿实,别人对他好,他就百倍千倍的对别人好!”

    慕烟连连点头认同:“我知道的,奶奶!”

    “以前在学校里没让老师省心,说他经常跟别的同学惹冲突,但是我知道他的,如果别人不惹他,他是不会去招惹别人的!”

    慕烟动容,抬眼去看他。

    阳光下,他闭着眼一脸享受,长长的睫毛,微微的翕动。

    他的头发,变成了淡淡的金色,他的耳廓上有一颗蓝色的耳钉,往里面凹着,不仔细看,不容易看到,阳光下,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映衬的更加通透!

    她突然好想去捏捏他的脸,那么好的肤质,捏着一定很舒服。

    这么想着的时候,慕烟已经小心翼翼伸出了‘魔爪’——

    “啊!”

    就在刚要触碰到他脸颊的时候,他的手,准确无误地擒住了她的柔荑!

    慕烟吓的叫出了声,不大,但异常醒耳。

    老太太笑了笑,起身,掸掸身上的灰尘,往屋子里走,留给他们年轻人闹去!

    “快点松开!”

    看着奶奶回屋的背影,慕烟红着脸嗔道。

    “不松。”

    “你松不松?”

    李漾微微睁开了眼,只留了一条眯眯小的缝:“我不松你拿我怎样?”

    他坏起来的样子,真的是十分耐看。

    慕烟觉得自己没救了,差点就要沦陷在他琥珀色的瞳孔里。

    “我...”

    叩叩......

    慕烟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外响了两声敲门声。

    李漾闲散起身,一把拉过她贴在自己身上,然后俯身,在她额头印下一个轻轻的吻,眼神宠溺不忘警告她:“先放过你!”

    然后便走去开门。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真的是特别容易心悸。

    慕烟抿着嘴,嘴角的蜜意,几乎能酝酿出一个春天来。

    这边,木质的门被打开。

    李漾望着外面站着的一帮人,为首的男人,一身深色系的大衣,五官立体,轮廓刚毅,隔着一米的距离,足以能感受到他由内而外散发着的矜贵的气场。

    这个人,与这个地方显得格格不入。

    “你是?”  慕烟见他开个门好半天没回来。

    “怎么啦?开门开这么久——”

    她兴冲冲地跟上去。

    然后,慕烟的步子,似乎被定格住了,整个人动弹不得。

    门外的人...

    像是有一股深潭里冰冻了千年的泉水,自头顶往下,将她浇了个彻底。

    慕烟听到自己的心跳在喉骨处叫嚣!

    “仲、仲叔.....”

    那种如死亡般的沉寂,让原本的艳阳满天,顿时乌云密布、雷电交加,所有的花草都失去了生气!

    她的那张小脸,瞬间失去血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

    李漾好像这才明白外面站着的人,意味着什么。

    仲厉诚墨眸轻敛,倨傲的神情在看到她出现在后面的时刻,又阴郁了几分。

    不过他还是朝她伸出手。

    薄唇抿着。

    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着她。

    脚下的步子有千斤重,她移不前,也退不了。

    嗓子也像是哑住了,发不出声音。

    &n

    bsp;李漾低着头轻笑一声,拉过背后站着的慕烟站到他旁边,低声嘱咐:

    “家人来接你了,快回去吧!”

    慕烟看看他,又看着门外站着的仲厉诚,粉嫩的指头快被她不长的指甲掐出血丝来。

    这一次,仲厉诚没有再给她时间做决定,而是径自拉起她的手,一言不发地转身往回走。

    再一会儿,就是几辆宾利绝尘而去的背影,只留下一地的尘嚣。

    穿过排排低矮破陋的房屋,车子很快开刀了宽敞的大道上,速度也较之前快不少。

    车上的气压很低,就算暖气开着,但还是让人觉得冰凉刺骨!

    慕烟不说话,缩在后排的角落里,她与仲厉诚的距离保持着足足可以容纳两个人坐下的空间。

    王姐在家做晚饭,听到外面又开门的声音,忙迎出来:

    “一起回来了?!正好我饭也做的差不多了,等等就能吃了!”

    她似乎对于两人之间冰冷紧张的关系,尚不知情。

    慕烟缩手缩脚地在门口站着,仲厉诚换了鞋进了屋,她这才开始脱外套换鞋,动作迟缓,每一下都需要花上几分钟的时间......

    “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借你钱的同学?”

    他已经走到沙发边坐下,脸上没什么表情,口气也是淡淡的。

    慕烟点点头,但很快发现他是侧对着她的,视线也不在自己身上,又低声‘嗯’了一下。

    “一个大学吗?”

    慕烟摇头:“不是。”

    “是因为他,才想去杭州的吗?”

    慕烟愣了一下,又继续摇头:“不是。”

    王姐这时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往客厅里看了眼:“仲先生、慕慕小姐,可以吃饭了!”

    她如临大赦,尽管现在肚子还饱着,一点吃不下。

    饭桌上,仲厉诚也是一声不吭地吃着饭,慕烟不饿,但还是撑着往嘴里塞。

    “不想吃不要勉强。”

    他看不下去,看不下去她怕自己怕成这样。

    慕烟咽下嘴里一口饭,不知道为什么,眼泪水都要出来了!

    “他不适合你。”仲厉诚淡淡告知。

    慕烟早已猜到他要说的话,这也让他莫名有了点勇气:“...你不了解他。”

    “你了解?”

    慕烟被反驳地红了脸,眼神闪烁不安,她知道无法用自己的感觉去跟任何一个人去解释这样的一个事情,可是,眼前这个人是她仲叔!

    “仲叔...我喜欢他,他很孝顺,很善良,对我很好......”

    慕烟试图可以以此来打动他。

    但是她错了,仲厉诚从来不是个容易感动情绪化的人,不然他不会年纪轻轻就掌握着整个凌市的经济命脉。

    “比如说,打架?”

    慕烟激烈摇头:“不,那不是他,他从不会主动去招惹是非,是外面那些人......”

    “你也不去主动招惹是非,外面那些人来找你打架了吗?”

    慕烟怔了怔,红了眼。

    大颗大颗的泪珠子,就这么无声地掉下来。

    她突然觉得委屈,为李漾觉得委屈。

    果然外面这些人,总是会用有色眼镜去看待他们,不听别人的解释。

    仲厉诚没料到她会哭,她虽然在他面前不爱说太多话,看起来安静害羞,但是却很少哭鼻子,就连她父母去世,她都没哭。

    这让他原本阴郁的心情徒增了一份燥意。

    尤其是他意识到,她竟然是为了其他人在他面前掉眼泪,这更让他觉得可笑。

    “慕烟,你让我很失望。”

    他丢下筷子,丢下吃了一半的饭菜。

    离开,出门。

    仲厉诚觉得胸口很烦闷,扯开领带,扔到副驾驶的位置。

    他觉得自己很奇怪,她不在的这段时间,他觉得生活空洞、乏味,她回来了,跟另外一个男生站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更加烦闷、恼火!

    他觉得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了,仲厉诚不敢细想。

    正好一通电话进来,是谢铉。

    “在哪?”

    “二十分钟后见。”

    他油门踩到底,疾驰而去。

    这个点,酒吧还没开始正式营业,但这是谢老板名下的酒吧,就不存在什么营不营业的问题了,老板开口,大白天也得接客。

    旁边的男人,一身的戾气,从坐下来开始,话也不说一句,只顾闷着头喝酒。

    “啧,这不像你啊,这是怎么了?”

    仲厉诚没搭理,又加了点冰块,继续倒着已经快见底的威士忌。

    谢铉觉着他不对劲,一把抢过他的杯子:“你是疯了吧,这又冰又烈,你这一点没节制的跟灌水似的!”

    仲厉诚看着被他抢走的杯子,皱着眉,深深叹了口气。

    “慕慕谈恋爱了。”

    “谈...什么?!”

    谢铉突然从高脚凳上跳下来,怒目圆睁。

    “是谁?大学同学吗?”

    “你还记得初三那天,你和默然我们一帮人去我那儿去的路上,那天我看到慕慕跟一个男生在一起,站在街边,就是那个男孩。”

    “你怎么没叫我看?”谢铉拧着眉,“不是,发生这么大的事,你怎么才告诉我?”

    “我也是刚知道。”

    两个男人,像是一对学生家长,在发现自己孩子早恋的时候那种焦灼、不安,和慌乱!

    可他们似乎还没醒悟过来,慕烟已经不是孩子,而是一个已经上大学的成年人了。

    “那...现在你问慕慕了吗?”

    “问什么?”

    谢铉又急又气:“当然是问她跟那个男生啊?!问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那个男生怎么样?!家庭背景人品等等这些当然是都需要问的!当然最好的是,让她现在不要谈恋爱了,还是以学习为主!”

    仲厉诚冷笑着睨了他一眼,又伸手拿过一个新的杯子,倒上了酒。

    “她哭了,印象里,她好像没在我面前哭过,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出来了!”

    他感到可笑的是,竟然会有让他仲厉诚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事。

    谢铉也很难过,毕竟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比自己亲妹妹还要亲,这么突然听说她跟其他男孩子开始谈恋爱了,自然有种自己辛辛苦苦种下的大白菜,长的又白又嫩的,却被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野猪给拱了!

    看着仲厉诚面无表情喝着酒,突然就有了惺惺相惜的兄弟之情。

    他也不阻止他了,不但不阻止,自己又让酒保拿来了两瓶。

    “今天酒吧在我们走之前都不要营业!”

    酒保毕恭毕敬地颔首:“是,谢总!”

    慕烟抱着抱枕,坐在飘窗处,一个人发呆。

    仲叔还没回来,耳边都是他临走之前那句:你太让我失望了!

    仲叔养了她十多年,从里到外,给她最好的一切、最富裕的生活,而她竟然因为自己的自私,让他失望了...

    而他临走时脸上的表情,也时不时浮在她面前,每次一触及就是一阵绞痛。

    夜已深,漆黑的苍穹之中,星辰三两。

    耳边静寂地只剩自己浅若无声的气息声,她有点困了,却仍想确认他是否、何时能回来。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仲厉诚终于踏进了自己家的门。

    经过她房门口的时候,从下面的门缝中,看到里面的灯光还亮着,他顿了顿,抬手准备敲门,但是抬至一半的时候停住了,转而转动手把推开了门。

    床上没有人。

    放眼望去,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仲厉诚微微侧目。

    飘窗处,一个曼妙的身姿,蜷缩着睡着了。

    她只穿了睡衣,胳膊小腿都露在外面,深夜里的屋子格外的冷,她蜷缩着抱着一只小熊抱枕,似乎这样能给她一点温度。

    仲厉诚放轻了步子,走过去。

    温暖的灯光下,她的肌肤似乎是透明的,能看到细细的经脉。

    慕烟睡的很熟,对于梦意外发生的事浑然不知。

    仲厉诚俯身,小心翼翼两只手臂穿过她后颈和腿弯处,将她抱起。

    然后再小心翼翼转身,将她小小的身体放平在床上,盖好被子。

    等到他关上灯出来的时候,后背已经微湿。

    慕烟是个极度敏感的女孩子,这点他知道。

    所以他也知道,之前自己说的那些话,然后头也不回地出去,对于她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推荐阅读: 最佳女婿 杀神叶欢 贴心萌宝荒唐爹 天帝传飞天鱼 梦归处余生安暖免费阅读 唐思雨邢烈寒 和你诉说爱情 最佳女婿林栩小说 顾轻舟司少帅免费
圣怪医手叶皓轩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初夏若雨等花开 最佳女婿小说全本免费 秦越简然全文免费阅读 相思随你入心间 爱过才懂情浓 唐思雨 唐悠悠季枭寒 满城东风许佳人